习近平讲话给香港吃定心丸 重视香港长远发展

进入专题: 香港政改
  占领中环
 

图片 1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张利】国家主席习近平22日会见香港工商界专业界访京团时,强调中央对香港的基本方针不变,将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推进香港民主发展,并维持香港的繁荣稳定。相关讲话内容23日在香港引发热烈讨论,几乎所有香港报纸都在头版文章对此大加解读,有舆论称,习近平的讲话是给香港派发“定心丸”,有助稳定人心;有的港媒则从中读出中央在香港政改问题上的强硬底线。

李风  

2014年8月17日,8月17日,“跑步上中环”活动的参与者们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习近平22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以董建华为团长的香港工商界专业界访京团。习近平表示,中央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中央政府将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坚定不移支持香港依法推进民主发展,坚定不移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大公报》23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习在谈及普选时说,“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着才知道”,香港的普选要符合中国的国情和香港的区情,而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人选必须是得到中央信任的爱国爱港人士,普选要确保均衡参与,有利于维护中央与特区的宪制关系、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香港的繁荣稳定。

图片 2

  针对香港当前存在的政改争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等中央几位主要涉港官员近日密集发表讲话。香港舆论解读,中央态度已经十分明朗:政改方案必须在基本法框架内提出,行政长官候选人必须爱国爱港、不可以对抗国家,这是中央的底线。

  香港工联会立法会议员王国兴称,习近平会见香港工商界代表,展示出中央政府坚持“一国两制”治港方针的重要信息,所谓“一国两制已死”不攻自破,期盼港人珍惜中央对香港的信任,不要自己搞垮自己。无论如何,香港应循序渐进发展民主。

    

  政改争议是政治问题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鉴林表示,现在香港社会被“占领中环”恶劣的气氛笼罩,又加上外国势力企图干预香港普选,所以习近平这番讲话能够稳定人心,明显给予香港市民信心,同时也是给了投资者一枚“定心丸”。

   一、北京对香港2017普选行政长官作出”一锤定音”决定,维护国家安全

  “这次关于香港行政长官普选的争议,比历次争议都激烈。表面上是制度之争、规则之争,而实质上是政治问题。”李飞8月22日在深圳与香港社会各界人士座谈时表示。

  香港专资会创会会长容永祺认为,习近平虽未点名提到“占中”,但他强调,坚决反对任何违反基本法及损害法治的言行,支持特区政府依法处理违法行为,这恰恰反映出中央在普选问题上立场坚定,违法的行为“必定要付出代价”。香港《经济日报》23日分析称,中央拍板普选特首框架后,香港即将爆发“占中”前夕,习近平的一番讲话清楚揭示了中央在香港政改上强硬底线的背后思路。但文章也援引港府高官的话称,习近平表明相信特区政府有能力维护香港的稳定,相当于派定心丸,暗示不会出动解放军。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提交的有关报告,于8月31日就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作出决定,决定2017年开始行政长官可以由普选产生。具体要素包括: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实行普选,提名委员会提名产生二至三名候选人,每名候选须获提名委员会(1200人)半数以上委员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普选产生后由中央政府任命;立法会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的现行规定不做修改。

  如果香港能够顺利拿出政改方案并获通过,2017年就可实行特首普选。但是,香港激进反对派要求特首候选人必须经由“公民提名”,并以违法的“占领中环”胁迫,给政改平添波折。根据香港基本法45条的规定,特首候选人应由提名委员会提名。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则表示,最值得留意的是习近平没有高调谈论到政改,“中央的着眼点已经从政改问题转移到香港的长远发展,以及在长远发展的过程中,中央需要扮演一个积极角色”。

  
这是香港民主发展的历史性时刻,迈出香港政改的关键第二步,后续如能顺利走完香港特区立法会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及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法律程序,将使500多万香港合资格选民第一次实现一人一票直接选举行政长官的权利,从而在回归祖国20年时实现香港民主发展的历史新跨越。

  中央几位涉港官员在讲话中点明了反对派的真正心思。李飞指出,香港反对派提出的政改观点背后,贯穿着一个简单的逻辑,这就是要求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能够通过普选担任行政长官,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规定做不到,就要求在基本法之外另搞一套所谓的普选办法,如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就不是“真普选”、不符合所谓的“国际标准”,就要“占领中环”、搞公民抗命。“天底下哪有这个道理?所以,我们反对这种主张,理直气壮。”

  不过有泛民人士给出悲观解读。《明报》23日报道称,民主党主席刘慧卿表示,中央高调在北京接见富商,是伤害香港人感情。她还质疑称,中央不再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否表明“一国两制”愈退愈后。

  
决定有助于香港社会在新的起点上凝聚共识、息纷止争。依法循序落实行政长官普选目标,将使香港能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发展民主。如果有些政治势力、有些人还是不尊重中央对香港政制发展的决定权,还是想按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国际标准”来另搞一套普选办法,否则就威胁要”占领中环”、在否决普选法案,甚至冲击立法会、冲击特区政府,企图瘫痪国际金融中心和特区政府运作,那么,这种状况一旦出现,香港的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将受到严重影响,全体港人的生活与福祉将受到严重损害,香港将不得安宁。

  香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23日出席香港新一代文化协会40周年会庆典礼时,同样强调摆在香港人面前的不是方案之争,而是香港与中央的互动模式之争。他说,如果真正有国家观念,真正认同“一国为先”的原则,真正认同基本法的规定,真正认同中央对香港的管治权,包括对香港政治体制改革的主导权,政改就不会有这么大的争议。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称,香港本身是经济平衡发展港口,但反对派为自身在香港寻求生存空间,力求将香港打造成“政治港”。现在是政改的关键期,反对派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为社会制造矛盾,“照现在的情况下去,估计混乱情况应该会持续一段时间,所以中央有必要发声,对一些根本政策方向表达正确及正面的意见作平衡”。

    

  冲击中央底线注定徒劳

  《星岛日报》23日的社论称,习近平在会晤香港访京团提出三个“坚定不移”,当中包括坚定不移支持香港推进民主发展,新华社发稿在“推进民主发展”前补充“依法”一词。如果还有港人认为,可以透过违法的公民抗命“占领中环”行动,来推动中央接纳不合基本法的普选特首方案,应该消除幻想。

  
二、香港反对派策动”占中”,企图逼中央政府让步,目的是争夺政府管治权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迺强23日在香港表示,中央一向不会轻易将一件事定性,但现在已多次表明香港普选本质是政治问题,所以“一步都不会退让”。他指出,行政长官候选人必须要爱国爱港、不可以对抗国家,这是中央的底线。中央非常有诚意去落实特首普选,但一定要在这条底线之上去讨论。

  香港《明报》23日发表评论文章称,就在见香港富豪之前,习近平还特意会见了赴京接受任命的澳门当选特首崔世安,这一细节令人想起两个多月前的一幕。7月9日,习近平在北京会见美国国务卿克里之前,特意先接见了到访的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中国传统文化中特别注重“礼”,先见俄使后见美使,当然是为了传递亲疏有别的信息。22日的先澳后港,也很难不令人怀疑有扬澳抑港的用意。文章称,在中央眼中,澳门回归以来,顺利为国安立法,显然是“一国两制”的模范生。

  
九月二十八日深夜,大陆庆祝建国六十五周年之前夕,香港的反对派数万人在香港中环政府总部前非法集会,进行”占中”活动,不仅政府添马公园聚集了大批闹事的人,周边的交通要道也有大批反对派动员的人聚集。警方进行驱离也未果,至次日大批人还在政府总部前闹事,并将占领范围扩大到闹市的铜锣湾、旺角。这些地方交通堵塞,公司不能正常运作,人员不能上班,金融业和市民生活受到岩重影响,反对派还动员罢工、罢市、罢课,香港出现了有史以来少有的政治骚乱。台湾民进党当天对香港占中进行了声援,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等人第二天还组织大批人员到香港驻台经贸办事处抗议,支持香港的占中行动。

  香港特区政府提出政改方案后,须经香港立法会通过。刘迺强指出,若反对派议员一意孤行,中央便会“由得你否决”。若普选由此被耽搁,反对派则需负责任。

  香港《太阳报》23日评论称,过去一年多来,中央对港政策有了新常态,即不再以维护香港繁荣稳定为唯一底线,而是从国家安全与主权的高度审视香港问题。为了能够让香港尽早实现人心回归,不怕出现阵痛,更不怕西方势力和反对派在港的捣乱破坏。

  
之后,占中行动演变香港版颜色革命,外媒称之为”雨伞革命”。反对派占领了金钟、中环、湾仔、旺角、尖沙咀马路,安营扎寨,交通瘫痪,市民生活、香港经济严重受创,他们还包围政府总部及特首办,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边缘。外媒已将这次占中称为”雨伞革命”。

  针对“占中”威胁,李飞直言,“如果因为有些人威胁发动激进违法活动就屈服,只会换来更多、更大的违法活动,香港将会永无宁日”。《香港文汇报》专栏作者黎子珍就此评论,当年撒切尔夫人表示中国取代英国管治“香港就会崩溃”,邓小平针锋相对地回答:“那我们要勇敢地面对这个灾难。”那时的英国吓唬不了中央,今日的“占中灾难论”也绝不可能。政治讹诈最终只是徒劳。而“占中”发起人戴耀廷仍强调扩大“占中”规模可令中央退让的说法,不过是夜行人吹口哨,强作镇定却掩盖不了内心的虚怯。

  来源:环球网

  
发起”占领中环”行动的有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中文大学教授陈健民及香港支联会副主席朱耀民,以及学联、学民思潮等大学生中学生激进组织,还有公民党、民主党、工党等政治组织,他们在香港都以反共反中而闻名。

  评论员刘斯路指出,中央对香港实施“一国两制”的决心是不会动摇的,激进反对派企图通过要挟,逼中央让步,打错了算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