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溧阳市发现距今561年前的明代进士碑 碑文完整字迹清晰

11月29日,这块石碑被运回塘沽博物馆,妥善保管起来。下一步,相关专家将对碑文的具体内容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考证。

大爷名叫戴堂才,今年已是75岁高龄,从事考古工作50余年。“昨天是我女儿拓印的,今天他们把我喊来了。”戴大爷退休前就在考古单位工作了43年,退休后又为成都博物院工作了17年,一两年前才彻底退休在家。成都博物院的许多重要文物拓印都是经戴大爷之手。

通讯员、图片 余琛

“当时我们正在为地下停车厂建设工程进行开槽。”石碑的发现人臧兵告诉记者,工程预计要挖6至7米,在进行到5米时,挖掘机碰到了一块形状奇特的硬物。“我们原本以为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但它的姿势很怪,斜斜地插在土里。自己意识到这东西一定不一般。”于是,这块长1.4米,宽0.8米,厚约0.2米的石碑被整块挖掘上来。

石碑或因地震长埋泥土

得知村里古代出过进士,不少村民跑来看个稀奇,有的家长让自己的孩子摸摸石碑,沾沾“灵气”,图个吉祥,有的家长则表示活了这么大,还不知道自己的村里曾经出过古代的进士。“幸亏当时没破坏,现在才能看到如此完整的一块进士碑。”村里的老人笑着说。

日前,北塘古镇出土一块字迹清晰、雕刻精美的乾隆年间石碑。11月29日,记者跟随塘沽博物馆工作人员一同来到北塘古镇的建设现场,在原关帝庙旧址的西侧,见到了这块石碑,并见证了石碑“落户”塘沽博物馆的全过程。据了解,这是继“北塘不食官盐碑”后,又一块具有很高历史价值的石碑。

昨日,考古人员最后一次对汉碑的正面进行拓印,一位老大爷娴熟的拓印手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石碑:碑文保存完整 字体较为清晰

记者看到,青石质的碑面周边用回形纹饰包围,碑冠上刻有“万古流芳”字样,碑文开头写着“关帝庙重修碑记”。碑文落款处“乾隆五十一年次丙午闰七月”的字样更表明了此碑的年代。“这块石碑能保存得如此完整清晰,实属难得。”塘沽博物馆馆员王利告诉记者,“初步鉴定碑文出自恩科举人王维翰,碑记的出土印证了北塘作为北方文化重地的历史地位。”

疑问>>>

“这块进士碑保存完整,字迹大而清晰,具有较大的历史研究价值,我是先于博物馆之前得知此处有一块明代的进士碑的,此前已经来过几次,对碑文进行过研究,并识别出了大部分文字,但对碑文其中的个别人名、地名翻遍了能查找的文史资料还是找不到介绍,还需要进一步进行拓片研究,希望能完整解读碑文。”史剑新说。

解读:

专家:研究意义较大 建议妥善保管

现场负责人谢涛向记者表示,清理工作刚结束,字迹还有待辨识,今天工作人员将会对碑文进行拓片,之后再进行解读,全面揭开石碑的秘密。

图片 1

东汉末年敦煌太守裴岑

杨小青指着进士碑上面的泥土说,字体凹槽里存在的部分泥土,正是那个时期留下来的,“有村民想把泥土清理掉,让整个墓碑焕然一新,被我给制止了。泥土也是石碑经历的一部分。”

“石碑上多次提到了裴君,应该是表彰此人的纪功碑。”王锦生分析道,“‘巍巍大汉洽皇承度……其辞曰’这两列文字应该都是引言。‘内任公辅外宣藩国’说明他不仅位高权重,并且还有切实的功绩。”

交汇点讯
近日,在溧阳市昆仑街道班竹村里,一块明代天顺二年立的进士碑引起了村民的注意。7月17日,记者跟随溧阳市博物馆工作人员来到村上接收进士碑,在现场发现,这块进士碑保存完整,字体较为清晰,曾因为兴修水利堤坝从原址被迁移出来。文史专家史剑新表示,溧阳市在明清两代曾出现过很多进士,但是完整保存下来的进士碑很少,这块进士碑有较大的历史研究价值。

小碑石料较为粗糙,拓印效果不如大碑,成都博物院还未对小碑进行辨识。但王锦生还是在石碑上发现了许多关键字眼。

交汇点记者 唐颖

成都博物院专家初步识读大碑正面700余字,大致判断出碑文内容。

史剑新表示,进士碑对于研究班竹当地的历史文化具有较大的意义,所以后来他建议村民把这块进士碑捐赠给溧阳博物馆,支持博物馆建设,进行妥善保存,由博物馆专业工作人员对碑文进行研究,进而最大限度地展示它的历史价值。

裴氏家族是中国历史上显赫的名门望族,其子孙有更多的机会直接参与历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因此,较之一般碑刻,裴氏碑刻档案内涵深厚。

村民:兴修水利堤坝 移存得以保留

汉碑“翻身”有悲有喜

时间相隔那么久,那么这块进士碑有着怎样的历史研究价值呢?当天溧阳市博物馆接收进士碑的现场还邀请了溧阳文史专家史剑新到场,他告诉记者,明清两代溧阳出现过进士大约几百个,其中不乏像史贻直、马一龙这样历史上的有名之士,但是保存下来的进士碑很少,能如此完整保存的更是不多见。

天府广场东御街人防工程施工现场发现文物,成都市考古队立即进场发掘。

杨小青告诉记者,这块碑一直立在该村的某处地方,因为年代久远,逐渐被黄土覆盖。“上世纪60年代前后,村里发大水,当时的县委县政府决定兴修水利堤坝,抵御洪水冲击,在修建水渠堤坝的过程中无意中又发现了这块墓碑,后来一直被村民妥善保管,这才避免了被破坏的命运。”杨小青说,这块石碑近1吨重,需要用铲车才能将石碑抬起来的。

新闻花絮>>>

“因为年代久远,目前能得知的消息只有这么多,需要对进士碑进行进一步拓片研究,才能得知关于杨瑛生平更多的事迹介绍。”曹昕运说。

“这个地方被破坏实在太讨厌了。”发掘工作现场负责人谢涛指着刚被清理出的大碑,语气很遗憾。

图片 2

成都发生了什么?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溧阳市昆仑街道班竹村,在村委所在地的大院里,见到了被村民引以为豪的进士碑。这块石碑保存比较完整,带有底座,正面刻有碑文,上书“进士杨公墓表”六个小篆大字。记者观察发现,虽然经过561年的风吹雨打,但是上面的碑文仍然较为清晰,基本可以辨认出来,不过石碑上的花纹有些模糊。溧阳市博物馆工作人员现场对进士碑进行了测量,经测量得知,此碑长约179cm,宽约79cm,厚约19cm,测量完成后,即由村里提前约好的铲车小队将进士碑运回市博物馆。

图片 3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担任过前班竹大队书记的杨小青说,班竹村共有6个比较大的姓氏,而杨姓是其中最大的家族,这块进士碑上的原文为“明永乐戊戌进士杨瑛墓表碑”,立于明代天顺二年,距今已有561年的时间。

“元嘉有二”“本初元年”

溧阳市博物馆副馆长、党支部书记曹昕运告诉记者,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中,通过最后一级中央政府朝廷考试者,称为进士,是古代科举殿试及第者之称。古代开科取士后,进士会题名于碑上,借以显宗耀祖。根据《溧阳县志》记载,这块进士碑的主人杨瑛,字伯玉,戊戌(永乐十六年
公元1418年)李骐榜进士,桐庐教谕,升杭州府教授,大致相当于今天教育局局长的职位,碑是他的子孙在他去世后所立。

2010.11.16

悲的是一块碑文被严重破坏,喜的是另一块字迹清晰,有助于解开碑的年代之谜。

发布时间: 2010/11/22 8:57:34 被阅览数: 次

大碑的上部,一块触目惊心的楔形缺口从边缘切入碑身,最宽处约30厘米,整个碑面被硬生生剥去了一大块。谢涛说,刚被翻过来的是碑的正面,文字有助于解读碑为何而立。“碑文开头被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