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凌家滩遗址考古勘测有突破 恐怕出现人类生活区

勘探

据安徽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朔知介绍,在裕溪河流域已调查的约260平方公里范围内,目前共发现先秦遗址50余处,其中新石器时代遗址20余处,而与凌家滩年代相近的有10余处。在姑溪河流域400余平方公里范围内,目前共发现先秦遗址近百处。在遗址的外围,通过勘探还发现了一条壕沟。

调查

但经钻探发现,凌家滩的地表底下和裕溪河的河床底下还埋藏着许多巨石。其用途可能也与英国等地的“巨石阵”一样,与观察天文、太阳运转有关。凌家滩是迄今发现的中国新石器时代有巨石遗存的唯一遗址,其建筑年代早于英国巨石阵1000年左右。经研究,这些巨石均来自距凌家滩5公里的太湖山,在生产力水平和科技水平都极低下的5000多年前,先民是如何将如此高大笨重的石头开采出来并雕刻成石柱?又如何从5公里以外搬运到凌家滩?

2007年5月,第5次发掘共发现墓葬4座,出土文物400多件。在祭坛近顶部发现一件用玉石雕刻的猪形器,重达88公斤,堪称新石器时代玉器之最。

中科院上海光机所科技考古中心主任李青会表示,他们对凌家滩1987年和1998年部分墓葬发掘出土的玉器,以墓葬为单位、多个批次的近300件玉器通过无损伤测试的方法,运用能量色散型射线荧光分析、激光拉曼光谱分析及X射线衍射分析手段,分析它们的化学成分和物相组成后发现,凌家滩出土玉器的用料非常丰富。它们中有透闪石、蛇纹石、石英石、滑石、迪开石及明矾石。尤其是透闪石几乎占到60%以上,部分墓葬甚至达到80%。

最新进展

——释疑——

社会分化十分明显
通过出土的文物,就能判断出五千年前的社会分化,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专家的研究成果。

吴卫红介绍,在此次钻探中还发现了包围红烧土的壕沟,相当于古代的“护城河”,总共长度达两千多米且宽度不等,壕沟深度在1.1—1.9米,而在沟的钻探中还发现了极其少量的凌家滩时期的陶器。吴卫红说,虽然目前还不能完全确定该壕沟就是凌家滩时期的,但至少说明这条壕沟可能跟凌家滩有关。

凌家滩遗址将原貌重现

但以往所知的仅仅是大型墓地部分,而对整个遗址的面积、功能分区、有无特殊遗迹、是否存在聚落群等诸多问题都缺乏了解。基于这种状况,省考古研究所2008年底开始对遗址周边开展大范围系统调查、勘探工作,以全面了解遗址本体、周边遗址分布等情况。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信息中心、古代文明研究中心研究员朱乃诚昨天表示,凌家滩出土了一千多件玉器,其中一批玉器与后世礼仪用玉器有着密切的联系,可以说凌家滩是我国第一个玉礼器中心。朱乃诚还提出,凌家滩也开启了我国古代厚葬之风,是“玉殓葬”的前身。

“护城河”是否属于凌家滩时代?

1987年11月,对凌家滩遗址进行了第2次发掘,出土文物300多件,初步认定凌家滩墓葬区是一处人工营建的墓地。

目前,朔知正带领一群网上招募来的考古志愿者对4年来的调查、勘探结果进行深入分析。他说:“目前可以知道,凌家滩遗址是裕溪河流域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史前遗址。该遗址本身的年代延续了数百年之久,主体年代与崧泽文化的年代相同。居住区主要在平地之上,贵族墓地则位于山冈高处。”

为筹备新一轮发掘

凌家滩遗址,位于安徽含山县铜闸镇凌家滩村,地处裕溪河中段北岸,遗址总面积约160万平方米,遗址距今5300年,
因其各类遗存齐全,专家评价,凌家滩遗址是目前我国考古发现的一处极为重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

昨天上午,凌家滩考古遗址公园启动暨文化村一期主体工程竣工仪式在含山县举行。意味着被誉为“中华远古文明曙光”之称的凌家滩遗址将被原貌再现。据介绍,含山县将以遗址核心区为主,启动建设2.4平方公里遗址公园并新建遗址墓葬祭祀区展示馆,通过现场剖面展示、复原展示,让凌家滩遗址原貌“复活”,呈现在世人面前。对核心区以外的7.6平方公里范围,将规划以路网等基础设施、安置小区、生态整治为主要内容的文化园区建设。文化村二期工程也将于2013年初开工建设。

啥工具将数吨重巨石摆成“巨石阵”?

专家观点

凌家滩遗址是裕溪河流域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史前遗址

开启古代厚葬之风
凌家滩文化大致存在距今5600年至5300年前,这个时期是我国区域文明形成前的关键时期。凌家滩文化对中华文明的起源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凌家滩的先民到底如何生产生活?

图片 1

图片 2

凌家滩遗址自2007年进行第五次发掘后,目前情形怎样?记者昨天在专家论坛了解到,自2008年底开始,我省考古部门就对凌家滩遗址设计了下一阶段的考古计划,前期工作以调查、勘探为主要内容,在此基础上,后期进行有目的的发掘。为了全面了解凌家滩遗址产生的自然和社会背景,以及该区域考古学文化的变迁过程,有关部门拟定了以遗址所在的裕溪河流域为主体、面积约为500平方公里的调查范围,计划调查6年。此外,为探索凌家滩与宁镇乃至太湖流域的关系,还选择了姑溪河流域进行了大规模区域系统调查。截至目前,裕溪河流域已调查约260平方公里,姑溪河流域已调查400余平方公里。

——谜团——

在昨天的论坛上,上海博物馆考古研究部主任、研究员宋建在他的报告中提出,凌家滩古国的社会分化已经十分明显,完全不属于分化的初级阶段,而是相当剧烈。“从职业分化来看,有专家认为凌家滩出现了木工、石工等。但我认为在凌家滩当时比较清晰的职业划分有神职人员、玉工以及有军事性质的群体。”宋建认为,在所有职业中,以祭司、巫师为主的神职人员地位是最高的,“从他们拥有居中且较大的墓室,以及贵重的陪葬物品就可以看出。”

图片 3

凌家滩遗址1985年发现于我省含山县铜闸镇凌家滩村,是一处重要的新石器时代聚落遗址,其勘探发掘工作一直备受各界关注。昨天,中国凌家滩文化论坛在含山县正式拉开帷幕,来自全国考古、历史学研究、遗址保护利用等领域的60余位知名专家学者出席。专家们将给凌家滩遗址“把脉”,并于今天公布讨论成果。

自从1987年凌家滩第一次发掘以来,虽然已经经过5次发掘,但凌家滩仍旧给考古人员留下众多未解、难解之谜。凌家滩的先民们是如何创造出这样奇迹的?凌家滩的玉料来自何方?是什么将数吨重巨石摆成“巨石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