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入口】中国启动碳排放权交易试点 致力低碳发展

  参加德班气候大会的中国代表团官员8日表示,随着中国“十二五”期间加强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中国有望建立自己的碳排放交易系统(ETS)。

一、 全球碳交易市场的发展

联合国气候变化多哈会议前夕,中国国家发改委21日在北京发布《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2年度报告,介绍中国2011年以来应对气候变化采取的政策与行动及取得的成效。报告指出,中国为应对气候变化,自2011年起开展碳排放交易试点,目前北京、上海、广东三省市已启动碳排放权交易试点。

  中国代表团官员对记者说,“十二五”期间中国将建立自愿减排交易管理办法,确立自愿减排交易机制的基本管理框架、交易流程和监管办法,建立交易登记注册系统和信息发布制度,开展自愿减排交易活动。

碳交易是为促进全球温室气体减排,减少全球二氧化碳(CO2)排放所采用的市场机制。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通过艰难谈判,于1992年5月9日通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97年12月于日本京都通过了公约的第一个附加协议,即《京都议定书》。《京都议定书》把市场机制作为解决二氧化碳为代表的温室气体减排问题的新路径,即把二氧化碳排放权作为一种商品,从而形成了二氧化碳排放权的交易,简称碳交易。所谓碳金融,是指由《京都议定书》而兴起的低碳经济投融资活动,或称碳融资和碳物质的买卖,即服务于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等技术和项目的直接投融资、碳权交易和银行贷款等金融活动。

报告显示,2011年,国家发改委在北京、天津、上海等七省市开展碳排放交易试点工作,各试点地区建立专职队伍,编制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实施方案,研究制定管理方法和基本规则,培育和建设交易平台。2012年,北京、上海、广东分别启动碳排放权交易试点。

  ETS是建立在温室气体减排量基础上将排放权作为商品流通的交易市场。建立ETS有助于利用市场机制更有效地配置资源、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欧盟于2005年建立ETS,将《京都议定书》下的减排目标分配给各成员国,然后再由各成员国根据国家分配计划分配给各企业,若企业通过技术升级、改造等手段,达到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要求,可以将用不完的排放权卖给其他未完成减排目标的企业。

碳交易的基本原理是,合同的一方通过支付另一方获得温室气体减排额,买方可以将购得的减排额用于减缓温室效应从而实现其减排的目标。在六种被要求排减的温室气体中,二氧化碳为最大宗,所以这种交易以每吨二氧化碳当量(tCO2e)为计算单位,所以通称为碳交易,其交易市场称为碳市场(Carbon
Market)。

为规范各地的交易行为,2012年,国家发改委出台《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暂行办法》,确立自愿减排交易机制的基本管理框架、交易流程和监管办法,建立交易登记注册系统和信息部制度,鼓励基于项目的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保障有关交易活动的有序开展。

  参加德班气候大会“中国角”的兴业银行可持续金融中心碳金融处高级副理郑澍洁说,中国ETS的建立还将有助于碳排放权金融化。目前,这家银行已开展清洁发展机制下的碳排放权质押融资业务。

在碳市场的构成要素中,规则是最初、也是最重要的核心要素。有的规则具有强制性,如《京都议定书》便是碳市场的最重要强制性规则之一,其规定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附件一国家(发达国家和经济转型国家)的量化减排指标,即在2008—2012年间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的水平上平均削减5.2%。其他规则从《京都议定书》中衍生,如规定欧盟的集体减排目标为到2012年,比1990年排放水平降低8%,欧盟从中再分配给各成员国,并于2005年设立了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确立交易规则。当然有的规则是自愿性的,没有国际、国家政策或法律强制约束,由区域、企业或个人自愿发起,以履行环保责任。

报告称,2011年,中国继续推进低碳省区和城市试点,将二氧化碳排放下降指标列入各地区发展评价体系,同时开展低碳产品、低碳交通运输体系、绿色重点小城镇试点,探索不同地区和行业绿色低碳发展的经验和模式。

  郑澍洁说,兴业银行在绿色金融领域的实践表明,市场机制和金融化能更有效地助推节能减排,银行也能从碳排放权交易中寻觅“绿色机遇”,实现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目前,这家银行已与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合作展开排放权交易的金融创新试点。

2005年《京都议定书》正式生效后,全球碳交易市场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2007年碳交易量从2006年的16亿吨跃升到27亿吨,上升68.75%。成交额的增长更为迅速。2007年全球碳交易市场价值达400亿欧元,比2006年的220亿欧元上升了81.8%,2008年上半年全球碳交易市场总值甚至与2007年全年持平。全球银行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碳交易市场达到1500亿美元,超越石油交易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英国新能源财务公司发布的预测报告显示,全球碳交易市场2020年将达到3.5万亿美元。

为加强低碳发展顶层设计,国务院发布《“十二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明确了到2015年中国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总体要求和主要目标,提出了推进低碳发展重点任务和政策措施,开展了应对气候变化低碳发展宏观战略研究。

  中国代表团官员指出,制定中国ETS的基础是准确的减排量核算。“十二五”期间,中国将加强碳排放交易机构和第三方核证机构资质审核,严格审批条件和程序,加强监督管理和能力建设,在试点地区建立碳排放权交易登记注册系统、交易平台和监管核证制度。

二、碳交易机制

当天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表示,当前,绿色低碳发展是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潮流。中国走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之路,是中国根据自己的国情,实现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必然选择。“十二五”期间,中国应该抓住机遇大力发展低碳技术、低碳产业,争取在今后的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

碳交易机制就是规范国际碳交易市场的一种制度。碳资产,原本并非商品,也没有显著的开发价值。然而,1997年《京都议定书》的签订改变了这一切。

按照《京都议定书》规定,到2010年,所有发达国家排放的包括二氧化碳、甲烷等在内的六种温室气体的数量,要比1990年减少5.2%。但由于发达国家的能源利用效率高,能源结构优化,新的能源技术被大量采用,因此进一步减排的成本高,难度较大。而发展中国家能源效率低,减排空间大,成本也低。这导致了同一减排量在不同国家之间存在着不同的成本,形成了价格差。发达国家有需求,发展中国家有供应能力,碳交易市场由此产生。

清洁发展机制(CDM)、排放交易和联合履约是《京都议定书》规定的三种碳交易机制。除此之外,全球的碳交易市场还有另外一个强制性的减排市场,也就是欧盟排放交易体系,这是帮助欧盟各国实现《京都议定书》所承诺减排目标的关键措施,并将在中长期持续发挥作用。

新葡京官网入口,在这两个强制性的减排市场之外,还有一个自愿减排市场。与强制减排不同的是,自愿减排更多是出于一种责任。这主要是一些比较大的公司、机构,出于自己企业形象和社会责任宣传的考虑,购买一些自愿减排指标(VER)来抵消日常经营和活动中的碳排放。这个市场的参与方,主要是一些美国的大公司,也有一些个人会购买一些自愿减排指标。

清洁发展机制、排放交易和联合履约这三种碳交易机制都允许《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国与国之间,进行减排单位的转让或获得,但具体的规则与作用有所不同。

《京都议定书》第十二条规范的“清洁发展机制”针对附件一国家(发展中国家)与非附件一国家之间在清洁发展机制登记处的减排单位转让,旨为使非附件一国家在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进行减排,并从中获益;同时协助附件一国家通过清洁发展机制项目活动获得“排放减量权证”(CertifiedEmmissions
Reduction,CERs,专用于清洁发展机制),以降低履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承诺的成本。

《京都议定书》第六条规范的“联合履行”,系附件一国家之间在监督委员会监督下,进行减排单位核证与转让或获得,所使用的减排单位为排放减量单位(Emission
ReductionUnit,E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