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江下游地区考古工作赢得重大突破


发布人:重庆考古网&nbsp&nbsp2012-07-24
为配合中卫至贵阳天然气输气管道联络线工程的建设,受重庆市文物局委托,2012年3月至6月,市考古所、潼南县文管所联合对位于该工程潼南段施工影响范围内的下庙儿遗址和店子湾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完成发掘面积1800平方米,共清理汉墓11座、明墓3座以及明清时期灰坑4座、房址1座,出土了一批汉至明清时期的陶、瓷、铜、铁器等珍贵文物。
本次发掘的汉墓均分布于涪江北岸的二、三级台地上,类型有竖穴土坑墓和砖室墓两种。竖穴土坑墓共发现6座,根据平面形状可分为长方形和近方形两类,部分墓葬留有熟土二层台,出土陶器有锺、釜、罐、盆、钵、豆、案、耳杯、井等;钱币有“五铢”、“大泉五十”、“货泉”、“大布黄千”;铁器有铁削。根据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的特点,判断它们应为西汉晚期至新莽时期的墓葬。砖室墓共发现5座,从形制较完整的墓葬来看,可分为刀形墓和凸字形墓,均由甬道和墓室组成,墓壁用长方形几何纹砖错缝平砌,墓底以素面方形砖平铺,出土有陶锺、鼎、器盖、釜、罐、钵、案、灯、耳杯、井及“大泉五十”钱等。根据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的特点,可将这批砖室墓的年代定为新莽时期至东汉早期。明墓均为长方形石室墓,有单室和三室并列两种,随葬品有瓷碗、杯等。此外,两处遗址中的明清时期文化层、灰坑和房址中还出土了大量明清时期的陶、瓷器以及佛教石造像等遗物。
此次发掘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对两处遗址的文化面貌和性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汉墓的发掘丰富了重庆汉代考古的资料,尤其是西汉晚期土坑墓的发现,填补了涪江下游地区西汉墓葬的空白,为研究涪江流域汉墓的分布与特点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这批汉墓分布密集、排列有序、类型多样、时代集中,对于汉代墓地营建、墓葬结构转变以及家族制度等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大量明清时期遗存的发现,揭示了涪江沿岸明清时期文化的面貌,为研究明清时期涪江流域的商品贸易、交通运输、丧葬习俗、宗教信仰等方面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图片 1

   
专家对出土器物进行了细致的分期“排队”,其中对东汉时期墓葬的辨识,是沅水流域汉墓分期断代工作的首次尝试。
  
  据小江墓地考古发掘领队、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二室主任高成林介绍,该所4位修复人员经过4个多月的努力,共修复陶器500多件,滑石器100多件。在修复工作结束后,工作人员与部分外请专家又对出土器物进行了绘图、摄影等工作。
  
  在上述工作的基础上,结合墓葬形制和分布规律等基本情况,对出土器物进行了细致的分期“排队”:西汉早期、西汉中期、西汉晚期和东汉时期,其中对东汉时期墓葬的辨识,是沅水流域汉墓分期断代工作的首次尝试。
  
  高成林说,由于沅水流域的汉墓基本上都是土坑墓,砖室墓数量极少。因此长期以来,沅水流域汉墓的断代下限基本上都是王莽时期,能识别的东汉墓葬数量极少。
  
  “但文献记载这一时期沅水流域生活着大量的蛮族,由此可见沅水流域应该是存在大量东汉墓葬的,只不过我们没有识别出来。”他说。
  
  带着这个问题,在2009年小江墓地的发掘中,高成林等专家就予以了充分的关注,并发现了一些线索。在今年的资料整理过程中,通过对墓葬形制、分布规律以及出土器物的分期“排队”工作,专家识别出了一批东汉墓葬。“不过,这部分工作只是一个初步尝试,结果还有待今后工作的检验。”
  
  在此次整理工作中,专家还发现部分墓葬的出土器物对判断墓葬的族属很有帮助。
  
  “沅水流域是少数民族比较集中的地方,其中人数较多的少数民族有土家族、苗族等。”高成林说,此次发掘出土了一套虎钮錞于、鉦和扁体钮钟的乐器组合。在先秦时期的巴人墓葬中,经常出土虎钮錞于和鉦的乐器组合,而扁体钮钟一般也认为是巴人的乐器。而民族学界一般认为,土家族是巴人的后裔。小江墓地这批材料,为探讨沅水流域居民的族属问题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王因墓地分析

王芬

(山东大学东方考古研究所,济南市,250100)**

  

   
兖州王因墓地发现899座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的墓葬,这为分析当时的社会发展状况提供丰富材料。在墓地分期的基础上,先对墓地的布局和空间结构进行探讨。从整个聚落布局、埋葬方式、随葬品等方面考察墓地的形成过程。通过人口数量、人口自然构成等方面的认识当时的人口和社会组织结构问题,聚落、墓区、墓群、墓组这四级墓葬形态分别代表了四级社会组织结构,如果与民族学的研究结论对照,则可以进一步和胞族、氏族、家族和扩大型家庭相联系。王因墓地代表了一个处在新旧交替时期、社会内部充满活力和具有和谐的社会关系的丰满的古代基层社会。

 

新莽封禅玉牒研究

冯  时

(中国社会科学院
考古研究所,北京,100710)

 

封禅是中国古代帝王为表示其受命有天下而举行的隆重典礼。封礼祭天,禅礼祭地。《管子》首言历代帝王封禅事,其礼起源时代之早可见一斑。至秦始皇、汉武帝、东汉光武帝、唐高宗、武则天、唐玄宗和宋真宗行封禅礼,其制逐渐完善。古代帝王除武则天于嵩山封禅外,其余皆于泰山封禅。

新朝王莽封禅玉牒出土于汉长安城桂宫四号建筑遗址。玉牒首尾两端残失,残长13.8、宽9.4、厚2.7厘。由黑色青石制成,通体磨光。玉牒一面阴刻五行文字,存29字,有4字残迹,字口涂朱。其制与《续汉书·祭祀志上》所载封禅仪具相似。此件封禅玉牒是现存除唐玄宗和宋真宗禅地祈玉册之外的时代最早的封禅仪具,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