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不是高峰时段 广州这些路为何还是堵?

图片 1

2010年,广州市政府提出要办好“十件民生实事”,其中“缓解交通拥堵、改善公共出行”每年都是重要的内容。2019年,“改造交通拥堵节点,提高交通智能化管理水平”更是作为十件民生实事之首。近十年来,广州地铁飞驰、公路成网,交通基础设施愈加完善。但拥堵是城市成长的烦恼,除了一些城市交通节点工程已不能满足需求外,城市的交管水平也正不断受到网约车、共享单车等新事物的挑战。

8月10日15时许,羊城晚报记者来到曾被政协委员们调研过的广州大道北环高速以北路段。在过了北环高速桥底往北行驶的过程中,记者发现整个路程“走走停停”。从北环高速至同宝路的5公里路段,耗时达19分钟,相当于平均时速15公里。这一通行效率,大大低于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在最新一期广州交通月报中,中心城区平均车速29.75公里的标准。

图片 2

参与交通协管工作已14年的天河交警大队辅警分队副中队长朱伟国说到,平时在正佳大街路段工作时,发现有一两台车临时停放就会导致路段交通严重堵塞,这会辐射到周边路段产生连锁反应,引起大面积的行车缓慢。不少委员也对违章停车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

“高速公路堵车,普通市政路也堵。”谈到堵车,杨先生无奈地道出住在金沙洲的无奈。除了北环高速沙贝路段,金沙洲通往市区的金沙洲大桥,也长期拥堵。同在8月7日16时许,记者看到该桥梁往市区方向处于拥堵状态。当不少开车上桥的司机觉得过了桥之后便能躲避拥堵畅顺进入广州市区时,车辆又会在汇聚金沙洲大桥往市区、罗冲围往市区等两路车流的内环路增槎路放射线上塞车。

芳村大道是广州南部地区一条重要的交通主干道,作为广州市区连接番禺、广州南站及南沙的主要通道,由于目前其运行车速和通行效率较低,与中心城区的交通衔接不畅,而荔湾、芳村地区的路网密度低,道路通行条件差,也制约了区域的发展。

潘双明回应,今年将重点加快推进芳村大道南快捷化、广佛出口放射线二期、车陂路隧道、广从、广花、广汕路快捷化改造等在建项目建设,如意坊二期、东晓南-广州南站、石门堂隧道扩建等新建项目也计划年内开工。

8月9日中午12时,同样是非高峰时段,羊城晚报记者在荔湾芳村东漖北路看到,该路南往北方向出现长长的车龙。与该道路相交的花蕾路,同样拥堵。记者发现,从公交车上下车步行的乘客,比公交车更早离开这段拥堵的道路。

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 / 摄

焦点1:用“微创手术”治疗“交通梗阻”

当道路因各种原因被占用时,堵车也会出现。

目前现状车速约为
20km/h,预计芳村大道南快捷化改造工程建成通车后车行时速可达到
30km/h,快捷化效益在原基础上有很大提高,为沿线居民提供便利的出行交通条件,完善南沙、广州南站到中心城区的快速路网,支撑白鹅潭地区的开发建设,平衡珠江两岸道路网的交通,提高芳村大道的通勤能力,形成广州市区至广州南站的快速通道。

潘双明表示,市交通运输局今年将进一步强化常规公交与地铁的衔接、积极推进中心城区公交线网的资源整合、加强对外围区、城乡接合部等薄弱地区的公交覆盖、对城区集中居住区不断开行微循环接驳公交。此外,今年该局已开始着手启动越秀南、永泰、黄埔等中心城区公路客运站的搬迁整合,减轻公路客运通行对中心城区的影响。

不是高峰时段 广州这些路为何还是堵?

图片 3

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潘双明说,在微改造方面,该局将通过交通组织调整、节点微改造、优化标志标线、调整红绿灯与信号配时、优化公交线路和停靠点、加强执法规范交通秩序等投资少、短期见效快的工程“硬”措施和交通管理“软”措施,挖掘道路的通行潜力。

问堵C

日前,由广州市政协、广州日报社和广州广播电视台共同创办的“有事好商量——广州市政协民生实事协商平台”2019年首期已开播,该期专题聚焦“缓解广州交通拥堵”。

“从去年开始,我就感到芳村的路好像没有一条好走过。”提起龙溪立交因隐患而封闭维修,该店员便继续说起芳村地区路网无法正常通车的问题。据悉,去年11月,同样因为出现险情,同在芳村的花地立交开始封闭施工,到今年4月更因应急施工无法消除桥梁隐患,相关部门决定拆除该桥;目前封闭维修的龙溪立交,同样在去年11月曾有封闭维修,今年1月维修结束恢复通车没多久,6月份又因再次有险情而封闭;除了这两座立交,因地铁11号线施工,芳村大道的石围塘和花地大道路段又占道围蔽施工,芳村大道南正进行快速化改造,7月18日广州又晒出了芳村连接海珠的鹤洞大桥需大中修的招标公告,“到处都在修路,好像没有一条路是好的。”店员说。

广州大道北路面交通拥堵、过街难等问题存在已久,3月以来,市政协委员连日在广州大道北的数个拥堵点调研,广州市政协城建委与市交通运输局、市交警支队共同研究其中可进行微改造的解决方案。

较多交通灯位致交通不顺的广州大道北

广州市政协委员、市交投集团有限公司总工室主任何亚东也建议,打通中心城区内重要节点及中心城区向外围疏解的快速交通通道。

通过走访,记者发现上述三处拥堵点均有一个共性——一条道路同时要承受两条甚至以上道路汇入的车流。在今年广州市政协城建委对广州交通拥堵的调研中,“漏斗式结构”,成了部分委员调研时对这种路网的形容。

广州市政协常委、广州市城市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曹志伟说,由于市区内4913个占道停车位取消收费,但又没取消占道停车位,造成不少车辆长期免费占用稀有市政资源。他建议全面取消市中心白天占道停车位,设置即停即走临时上下客停车位,以及设置夜间电子收费停车位,停车费收归财政。

问堵A

彭高峰则表示,针对城市中心区开展道路建设的实施难度越来越大,部分道路难以完全按照规划功能和时间要求来实施,在新一轮轨道交通线网修编中,将重点考虑缓解中心区居民的出行困难,加密中心区轨道线网,全面提升轨道站点覆盖面。对于公共交通客流量较大的走廊,特别是现有地铁2号、3号、5号线出现的交通瓶颈压力,将增设平行轨道线路。

与广州大道南和广州大道中相比,记者发现广州大道北较少使用立交或隧道方式分流两路相交车流;在行人过马路方面,也只有4座人行天桥可让行人不与车流形成冲突。虽然该路段分别有梅花园、京溪南方医院、同和三座地铁站,但相比不少地方可让行人走地铁站通道过马路,这三座地铁站的出口,全部开在马路的单边一侧,乘客出站后想过马路,还是只能依靠斑马线或人行天桥,影响广州大道主路车流。

公共交通是一种运量大、集约化的交通模式。截至2018年底,广州已建成开通轨道交通线路15条,运营里程485.7公里,公交线路1232条,运营车辆15085辆。加快各种公共交通方式的无缝对接,也是委员关注的重点。

统 筹刘云 李志洁

焦点4:发展公共交通 新地铁规划重点考虑中心区

道路被占用 堵车难避免

微改造是在“存量”上解决拥堵问题,而加强道路规划建设的力度,则是在“增量”上解决问题。

总策划刘海陵 林海利 黄洁峰 颜复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