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George生龙活虎世:不会说汉语的天骄

图片 1

18世纪的英国曾有一位不会讲英语的国王,他就是英国汉诺威王室的第一位君主乔治一世(1660—1727)。这位国王五短身材,圆圆的面庞,高高的鼻梁,双眼暴突,其貌不扬,言谈举止和禀性脾气也都无出众之处。然而他托母亲索菲娅的荫庇,1714年8月1月,根据嗣位法,继英国女王安妮之后,当上了英国国王。那年,他已经54岁。

安妮一世死后,英国王位悬空,詹姆斯一世的外孙女索菲亚
的儿子顺理成章成为英国的国王,也就是后来的乔治一世。乔治一世和安妮女王是有血缘关系的,但这位国王长期生活在汉诺威并不喜欢英国的气候,也不会说英国,他一生的爱好都在外交事务与汉诺威领地。

乔治一世名叫乔治·路德维格,是欧洲大陆汉诺威国的君主,1660年5月28日出生于汉诺威的奥斯纳布吕克城,其父为欧列斯特·奥古斯都,母为索菲娅。乔治只会说自己的民族语言德语以及法语,却不会讲其母懂得的英语。索菲娅是中欧波希米亚王国伊丽莎白王后的女儿、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的外孙女。

乔治一世名叫乔治·路德维格,是欧洲大陆神圣罗马帝国的汉诺威国选侯,1660年5月28日出生于汉诺威的奥斯纳布吕克城,其父为欧列斯特·奥古斯都,母为索菲娅。乔治只会说自己的民族语言德语以及法语,却不会讲其母懂得的英语。索菲娅是中欧波希米亚王国冬王腓特烈五世和伊丽莎白王后的女儿、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的外孙女。乔治还有一个很出名的舅舅鲁珀特亲王。

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把英国国王詹姆士二世驱逐出国,议会欢迎其女玛丽与女婿威廉共同为英王。1701年议会通过了嗣位法,规定英王位由玛丽后嗣继承;如玛丽无后裔,去世后王位由詹姆士二世的另一个女儿安妮继位,如果安妮去世后无任何直系后裔,英王位应传给索菲娅和她信仰新教的后代。1702年威廉去世后,安妮继位为英女王,1714年安妮也病逝,且无子嗣,而索菲娅又以84岁高龄早已去世,英国王冠就自然落到索菲娅的儿子乔治·路德维格头上。

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把英国国王詹姆士二世驱逐出国,议会欢迎其女玛丽二世与女婿威廉三世共同为英王。1701年议会通过了嗣位法,规定英王位由玛丽后嗣继承;如玛丽无后裔,去世后王位由詹姆士二世的另一个女儿安妮继位,如果安妮去世后无任何直系后裔,英王位应传给索菲娅和她信仰新教的后代。1702年威廉去世后,安妮继位为英女王,1714年安妮女王也病逝,且无子嗣,而索菲娅又以84岁高龄早已去世,英国王冠就自然落到索菲娅的儿子乔治·路德维格头上。

乔治一世即位后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他不会讲英语。他的英国大臣们又不会讲德语,君臣之间只好用法语交谈,但是懂得法语的廷臣并不太多,连他的首相沃尔波尔也不会说法语。于是,君臣之间使用蹩脚的拉丁语来帮忙,双方又经常词不达意,交换意见时造成很大的语言障碍。沃尔波尔高兴地对一位亲信说:“我用蹩脚的拉丁语和可口的混合甜酒控制了乔治。”国王后来干脆不再参加内阁会议,不再去听那些他感到莫名其妙的英语。他要大臣们给他书面报告,再把这些报告翻译成法语呈递给他,大多数情况下,他不了解需要他签署的那些文件的内容,他只签名,不管事。从乔治一世起,英国王权进一步衰落了。乔治本人的兴趣不在英国国内,而在外交事务与汉诺威领地,他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汉诺威度过的。

不学英语的英国国王

乔治一世尽管兼任两国国君,荣极一时,但个人生活并不如意。1680年他年方20岁,满怀希望来到伦敦指望获得安妮郡主的垂青,但初次见面因双方均害羞而无表示,据说安妮对这位汉诺威王子倒是一见倾心,只因为她父亲与伯父反对而否决了这门亲事。乔治在伦敦室等了四个月,结果失望而归。1682年,乔治娶了他的表妹、塞列公爵的女儿索菲娅·多娜茜为妻。1694年,乔治因为发现妻子和凯尼格斯马克伯爵通奸,而与她离婚,离婚后,他把她软禁在德意志北部一处叫阿尔登的古堡,一直囚禁到她去世,整整关了32年,他甚至不允许妻子见亲生儿子与女儿。

乔治只会说自己的民族语言德语以及法语,却不会讲其母懂得的英语。但是这位国王就是任性。不会说英语也不肯学。其实乔治一世一开始就对英国没有好感。他对人说,我在汉诺威生活的很好,要不是英国王冠比较诱人,我是不会到这里来的。执政的时候,他已经54岁了,以18世纪的标准算是个老年人。考虑到他的年龄,再想学一门外语实在是力有不足,更何况这还是他最讨厌的语言。当时的英国国民都曾感叹地问道“此乃吾君也,何其声之不似我也?”
但他的执政时期是英国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时期,对日后英国的政治制度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他所开启的汉诺威王朝到维多利亚时代成为英国历史上的黄金时代。

乔治一世继位当英国国王的13年中,英国国民对他经常离开国家回汉诺威领地疑虑丛生。1727年6月,乔治一世按惯例去汉诺威避暑,行至途中突然中风,6月11日,乔治病死在奥斯纳布吕克城。从生到死,这位不会讲英语的英国国王,始终没有被他的臣民们认同为英国人,甚至他本人也很少意识到自己是他们的同胞、他们的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