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正仓院里的唐代“丝路文物”

原标题:正仓院里的唐代“丝路文物”

图片 1

图片 2

正仓院正仓

每年秋季在日本奈良国立博物馆举办的正仓院展,对全世界的文化界人士来说,是一年一度的文化盛宴。

吾尝谓苟能置身正仓院一观所藏之物,直不啻身在盛唐之世!
这是著有《正仓院考古记》的中国学者傅芸子由衷的感叹。其口中的正仓院收藏有宝物9000余件,多数为中国盛唐时期传承至日本的文物。几百年来,除少数达官贵胄,正仓院宝物一直秘不示人,直至1946年始,开启了一年一度的秋季宝物展,择其中少许文物,每年轮换着公开展出。

所谓正仓院展,就是展示正仓院里的文物。正仓院位于日本奈良市东大寺大佛殿西北,是日本在八世纪中叶所建的一所珍藏皇家宝物的仓库。正仓院共收藏文物九千余件,其中有数百件盛唐时期从中国漂洋过海到达日本的艺术珍品,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世上仅存的孤品,即便是日本本土的制品,也带有浓郁的盛唐风格,可以说,正仓院是一座盛唐的艺术宝库。

澎湃新闻古代艺术从日本正仓院官网获悉,第69回正仓院展将于10月28日11月13日在日本奈良国立博物馆展出。展出北仓10件,中仓25件,南仓20件,圣语藏3件,共计58件宝物。其中有10件宝物属于首次展出。

从1946年开始,正仓院的文物会在每年秋季向世人展出,如今已是第69回了。为了保护高古文物,正仓院展的时间不长,每次只有半个月,今年的展出时期为10月28日至11月13日,展出宝物共58件(基本上每次都展六十件上下,展出一次之后十年不再展示),系统展示了正仓院北、中、南三仓的文物全貌,其中既有反映一千多年前人们生活样貌的日用品,也有皇家秘藏的绝世珍品,是了解古代文化的绝佳去处。

58件宝物10件首次展出本年度正仓院展值得关注的展品有日本圣武天皇生前珍爱的御物羊木臈缬屛风、玉尺八、槃龙背八角镜;失传已久的古乐器漆槽箜篌,绿琉璃十二曲长杯、碧地金银绘箱、最胜王経帙、金铜水瓶等,以献给佛陀、菩萨的供品与腰带佩饰等装饰物为特色。

第六十九回正仓院展示的文物品种各异,有几件本来就是皇室珍宝,也有一些东西本来相对常见,但是过了一千年就只剩这里有了。皇室收藏的北仓文物,这次展出了十件,其中有一件着名的宝物叫“羊木臈缬屏风”。臈缬是蜡染在唐代时的说法,所以应该称之为羊木蜡染屏风。正仓院原有蜡染屏风十面,有四面流传至今,其中以羊木蜡染屏风最为精美。

《羊木臈缬屛风》

这个屏风高1.63米,染成黄色后上蜡,然后再染红色,这样上蜡的部分就形成了图案:一株大树下站着一只卷角羊,羊身上有几何形图案。这个屏风不光工艺精美,更是古代丝绸之路交流的重要例证。根据屏风上的墨书记录,这个屏风是751年之后在日本制作的,然而上面的卷角羊原产于伊朗,当时的日本人是不可能见到的,那这个屏风是怎么设计的呢?很显然,中间的关键环节就是中国唐朝。

其中,来自北仓的《羊木臈缬屛风》是圣武天皇珍爱的私人物品,被视为奈良时期欧亚文化同化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屏风上一只卷角公羊站立在树下显示出了强烈的波斯设计风格,但研究已经确认该屏风材料系日本本土制造,反映了天平时代日本对西域文化的吸收。漆槽箜篌是失传已久的古乐器,箜篌最早起源于两河流域,通过西域传入中国、朝鲜与日本。还有起源于中国的绿琉璃十二曲长杯,充满异域情调的金铜水瓶均在展陈之列。

笔者在中亚国家乌兹别克斯坦的古城撒马尔罕,去过一处名叫Afrasiyab的遗址,那里有很多相当于唐时期的壁画。撒马尔罕古称康国,是唐朝在西域的重要属国,遗址壁画里国王穿的就是唐代的衣冠。在这个遗址的壁画里,笔者见到过和正仓院羊木蜡染屏风上几乎一模一样的卷角羊,连身上几何纹都是一样的。卷角羊漂洋过海的第一步,是康国居民粟特人的经商活动。粟特人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商业民族,生意从地中海一直做到太平洋
,唐代盛行胡风,中亚西亚的艺术在长安洛阳大行其道,就是粟特人的功劳。

绿琉璃十二曲长坏

羊木蜡染屏风上除了卷角羊之外,还有非常中国式的山岳和树木图案,说明其原图的设计应该是在唐朝完成的。喜欢胡风的唐人把卷角羊纳入了屏风的设计,再由日本的遣唐使将其带回本国。日本奈良时代的国策,是完全原样拷贝唐代的一切,所以他们严格按照唐人的设计和工艺做出了屏风,连“臈缬”这个唐代名字都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羊木蜡染屏风,虽然是日本制作的珍品,但反映出来的还是唐代的西域风情。

琥碧诵数

正仓院的中仓本次也出展了一件经典的丝路文物,那就是绿琉璃十二曲长杯。这是一件椭圆形的绿色玻璃杯,样子更类似于碗,高5厘米,长22.5厘米,杯口做十二曲波纹状,杯身上刻有兔子和植物的纹样。这种长杯是东欧和西亚盛行的酒杯,丝路沿线都有出土,中国西安何家村的唐代宝藏里就出土过玉制的八曲长杯,大概也是粟特人带来的西域风俗。

丝绸之路东边的终点

从玻璃中的含铅比率来看,这个绿琉璃十二曲长杯是在中国制造的,之所以会发绿,是因为里面含铜量很高。估计和其他的正仓院唐代珍品一样,这个绿琉璃十二曲长杯是被遣唐使带回本国的,但可惜的是,古时候的人一般不会记录物品的来源和传承,所以具体的流传情况就不清楚了。

199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世界文化遗产的正仓院原是日本奈良市东大寺的宝物殿,公元756年日本圣武太上天皇去世,在其去世后的七七四十九日忌日,他的皇后光明皇太后为圣武帝祈冥福,乃将他遗爱之物分批呈献给东大寺,收藏于正仓院。到明治时代,整个正仓院连同宝物划归皇室专有,脱离东大寺,直接由宫内厅管理,目前以正仓院之称闻名中外。

第六十九回正仓院展上有一件南仓的珍宝“金铜水瓶”,在日本完全没有与之类似的物品,大概也是从唐朝传入的,但流传情况无从考证。金铜水瓶是个铜壶,它通高19厘米,壶嘴却有21.7厘米,壶嘴上是一个凤凰头,壶身和凤凰头都有明显的唐代色彩。这种壶嘴超长的壶在中国还能见到,那就是茶艺表演里常见的四川长嘴壶。四川长嘴壶起源于何时何地,没有确切的文献证载,在南宋的古画上就能看到类似的长嘴茶壶,可见其传承非常悠久。笔者推测,这种长嘴壶可能最早出现于中原内地,是佛教法器,日本遣唐使将其带回日本,可能还在东大寺法会上使用过,然后作为佛教用具在正仓院的南仓收藏至今。而在当时的中国,安史之乱后唐明皇入蜀避难,长嘴壶进入了四川。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长嘴壶变成了茶艺表演,只有正仓院的金铜水瓶还保留着最古老的原样。当然,由于没有确实的历史记载,这也只是猜测。谢田

槃龙背八角镜

金铜水瓶

银盘

正仓院现今收藏的宝物数量超过9000件,其主体是以圣武天皇的遗物为基础构成的,宝物种类包括各种材质的佛教艺术品、手工艺品和重要的佛教文书、手稿等。多数宝物的时间可追溯至公元8世纪。据悉,正仓院宝物主要来源有三:一为唐代传入日本之中华精致文物;二为经由中国传入日本的西域文物;三为奈良时代日本模仿中华文物所做、或创造之物。

四弦四柱的唐代紫檀木画槽琵琶

木画螺钿双六局

正仓院被称为是丝绸之路东边的终点,其所藏宝物是日本奈良时代及中国唐朝优秀文化的代表。在奈良时期,日本吸纳了中国盛唐文化,而彼时的中国因为丝绸之路贸易盛极一时,东西方的物资、思想在此碰撞,新的技术、材料、设计在此融合,而这些源自丝绸之路的文物由遣唐使、学问僧带回日本,系统保存在正仓院,这里可说是古代西亚、中亚、南亚、东南亚、中国、朝鲜、日本美术及社会科学的博物馆。其中最重要的文物有螺钿紫檀阮咸、螺钿紫檀五弦琵琶、金银平脱背八角镜、银平脱八面镜箱、黄金琉璃钿背十二棱镜、漆金箔绘盘、羊木藤缬屏风、树下美人图屏风、碧琉璃杯、漆胡瓶、伎乐面等。

伎乐面 迦楼罗

伎乐面 迦楼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