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直江状》译文-直江兼续·著(转帖)

关原之战是发生于日本战国时代末期的一场重要战役,此一战奠定了德川家康在日本的统治政权。而这场战争的导火线其实是上杉家的家臣直江兼续上书德川家康的一封书函,史称“直江状”,那么这份书函究竟写了什么呢?图片 1

 
自从石田三成回到佐和山城后,文治派的其他人员开始了反击行动。1599年9月7日,为了庆祝重阳节,在伏见城执政的德川家康,亲自去到大坂城拜见丰臣秀赖。就在这时,家康接到了忍者的报告,称有人想暗杀自己。之后,竟然揪出了以前田利家长子前田利长为首的大量文治派人员。其中除了前田利长外,还有五奉行的笔头浅野长政,以及淀殿的近侧大野治长和加贺的土方雄久。得知此事之后,德川家康于9月28日移居到了之前北政所在大坂城居住的西之丸,开始在大坂城处理政务。

本月一日的贵信,昨天十三日已经抵达。详细拜读,不胜欣喜。

太阁丰臣秀吉病逝后,庆长五年正月,德川家康意欲夺权而对各诸侯大挑毛病;并且也以赴京延迟、添购兵械、修舟筑桥的理由指责与己地位相同的上杉景胜意图谋反。上杉家家老直江兼续为了反击,写了脍炙人口的“直江状”以解释上杉氏的忠诚;三件事的原由;以及反指责家康此一行为的正当;并在其中以反讽手法痛斥了德川家康违背誓言,以谋夺天下的野心。令家康为之大动肝火,因而终于使本文成为关原之战爆发的导火线。家康看过书信后,大怒曰:“吾生五十三年阅状无数,此为当中最无礼放肆之书状!此小子欺人太甚,焉能容忍如此之作?”

 
10月2日,家康下达了对四人的处罚,浅野长政被勒令在德川领地的武藏府蛰居,大野治长被追放到结成秀康的下总国,土方雄久被追放到佐竹义宣的常陆国。而对于远在加贺国的前田利长,德川家康放出消息准备出兵讨伐。前田利长听到家康要出兵的消息,吓得大惊失色,只能找自己的母亲阿松商量。前田利家的正室阿松是非常聪明的女人,跟秀吉的正室宁宁也是好友,在利家死后出家称芳春院。本来以为可以安享晚年,但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和丈夫一样,被文治派的人利用,只能自己出面来使事态缓和。前田利长将母亲作为人质送到江户城,德川家康这才放心。然而这一举动使得世间认为前田家已经向德川家屈服。家康最大限度的利用这次暗杀计划,使自己的权利与声望大大增加。之后,德川家康更是借着丰臣秀赖的名义,对宗义智、堀尾吉晴、森忠政、细川忠兴、岛津义久等人加封,并对福原长尧、田丸直昌进行减封和转封。

关于本国的事务,出现了许多流言,以至于内府大人感到疑惑,这是事实。就连(靠得很近的)京都和伏见之间也会出现许多谣传,就更不用说地处偏远,(家督)景胜也很年轻的本国了。出现这些流言都是可以想象的事情。但是请不要烦恼,也不要担心。相信不久后您就会听到真正的真相。

原文

 
1600年3月,德川家康连续接到越后国堀秀治、出羽国最上义光的报告,说会津的上杉景胜正在增强军备。之后上杉家臣津川城城主藤田信吉也叛逃到江户,告诉德川秀忠上杉有反心。家康先是派遣使者让上杉景胜上洛解释,但是景胜回复准备在秋季进京。家康大怒派遣伊奈昭纲为问罪使,前往会津并命令上杉景胜立马动身前来京都。然而上杉家重臣直江兼续的一封“直江状”直接惹恼了德川家康,成为了日本天下二分的关原之战的导火索。

因为景胜上洛延迟而似乎有一些可疑的风闻,但是前年更换领地后马上就上了洛,去年9月才回国。如果要我今年正月再上洛的话,那么请问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处理领国内的事务呢?因为是雪国,当中十月到三月还是什么事都无法干的。这一点,请向了解本国事务的人询问。所以现在的风传,可以推测是有人故意要入景胜以罪啊。

本月一日的贵信,昨天十三日已经抵达。详细拜读,不胜欣喜。

直江状:

您(信中)要我写下别无异心的誓文。但是去年以来(某些人以前写的)好几份誓文,轻轻松松就被取消了。所以我也不打算再在这没有用的东西上面花时间。

关于本国的事务,出现了许多流言,以至于内府大人感到疑惑,这是事实。就连京都和伏见之间也会出现许多谣传,就更不用说地处偏远,景胜也很年轻的本国了。出现这些流言都是可以想象的事情。但是请不要烦恼,也不要担心。相信不久后您就会听到真正的真相。

一、关于会津国的事务,最近出现了许多流言,以致于德川大人感到疑惑,这是事实。就算是跟您离得很近的京都和伏见之间也会出现许多谣传,更不用说我们这地处偏远的地方了。当家景胜公还比较年轻,出现这些流言都是可以想象的事情。但是请不要烦恼,也不要担心。相信不久后您就会听到真正的真相。

自从太阁以来,景胜就以仁义闻名,现在也没有变化。比起某些人的朝变暮化可是完全不同。

因为景胜上洛延迟而似乎有一些可疑的风闻,但是前年更换领地后马上就上了洛,去年9月才回国。如果要我今年正月再上洛的话,那么请问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处理领国内的事务呢?因为是雪国,当中十月到三月还是什么事都无法干的。这一点,请向了解本国事务的人询问。所以现在的风传,可以推测是有人故意要入景胜以罪啊。

一、另外对于景胜上洛延迟产生的一些可疑的风闻,我想说,因为前年更换领地后景胜公马上就上了洛,直到去年9月才回国。如果要我们今年正月再上洛的话,那么请问还有时间可以处理领国内的事务么?而且会津属于雪国,当中十月到三月是什么事都无法干的。这一点,请向了解本国事务的人询问。所以现在的风传,可以推测是有人故意要陷害上杉家。

虽然景胜毫无谋反之意,但若对别人的谗言不加纠明,对别人造谣我将谋反的流言不加调查,这完全不像素以英明正直为标榜的内府大人。只怕会被天下认为是言行不一。

您要我写下别无异心的誓文。但是去年以来好几份誓文,轻轻松松就被取消了。所以我也不打算再在这没有用的东西上面花时间。

一、您信中要我们写下别无异心的誓文。但是从去年以来,誓文这东西根本就没有用。所以我也不打算在这没有用的东西上面花时间。

北国肥前殿的那件事(家康暗杀计划),完全按照您的意思解决了。对您的威光深表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