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孩子总说不会写作文,怎么办?

图片 1

今天读的是《写出我心:普通人如何通过写作表达自己》

每每遇到作文,妞的反应总是不会写,即便我跟她提示有多少素材可以写,启发她去想象,可是大多数时候,她还是一副”一筹莫展”的样子,有时确实让人着急。放在焦虑的妈妈身上,想想一个四年级的孩子,却几乎还不会写作文,难免感觉压力山大。而在我内心深处,我却相信妞能够写出来。我依然记得那篇她自己忽然想起来就写出的“流雨星”的文章,那时她7岁,可以写下“原来黑色也很美”这样的句子,着实惊艳到了我。我曾因此而感叹,孩子与生俱来的灵性,而这仿佛是“灵光乍现”,似乎很少再出现过。

                                              王跃文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今天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很多时候我们认识错了,觉得没有东西可写,其实我们应该做的事不要觉得没有什么可写,我们每个人独一无二的生命历程,生活细节都是非常值得去写的东西。

难道是我错了吗?

新学期开始,我的孩子也快要上高中了。

写作并不是说人人都要写出伟大的小说,而是人人都有想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别人听的欲望。或者是说在我们碌碌一生。对我们所思,所见,所闻的一种记录与觉悟。写作是一条小径。让我们在小径中和自己相处,相知相守。这本书作者是一个禅师,禅修和写作相融合。

前几天,和妞走在路上。妞突然问:“妈妈,你知道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是谁吗?”,我想了想说:“不知道,因为每个人的画风可能都不一样,不太好比较。”
而妞笃定地说:“我觉得是太阳,你看这地上的影子就是它的画!”。瞬间,我对妞的话给惊艳了。后来,我想如果这写出来,一定又是一段和”流行雨”一样美的文字。

    原来我很喜欢看孩子写的东西,他们这一代对于许多事物的看法十分新颖,表达方式也新鲜活泼,很有时代的特色。可是不知从何时起,他的作文中多了许多套话。说实话,现在我越来越不太敢看孩子的作文了。

不要觉得没有什么可写,你独一无二的生命历程,生活细节都是非常值得去写的东西。

她是一个非常喜欢读书的孩子,从2岁多开始看书,看过的书都不知道是我看过的多少倍。然而到了写作的时候却是这样,究竟源于哪里?倒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

    有一次,我问他:你怎么看待你的作文?他说:作文中写的那些事大多是真的,可是那些想法和感受是假的。我又问:为什么你非要写那些假的想法和感受呢?他说:老师说了,这样才会立意深远,以小见大。我无言以对。

小时候写作文让问你暑假是怎么过的,你可能很头疼,不知道到底该写些。但是现在的话会让你去回忆你小时候暑假,当你和朋友聊天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很多难忘的记忆。请那些难忘的记忆都是非常好的写作素材。比如你天天会说小时候和小伙伴一起去池塘里捉虾子。一起去游泳,一起逃学,一起打架,一起恶作剧等等。回忆起小时候,现在的你会意识到你的生命中,曾经有过这么多美丽的时刻。但是当时你却不知道如何去把它们记录下来。那么同样的,当你在你20年30年以后,老了的时候去回忆你现在所生活时代,是不是也会有很多难忘的记忆呢?那么为何不从现在开始记录你现在生活中所遇到的事物呢,让你快乐的,让你悲伤的,让你有所思的,通过这些生活细节的记录,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如何去了解自己。用笔去表达自己的喜悦,所见所感,心中的信念。当你可以用笔和自己的心触碰,你会发现一个大写的自己,一个真正的自由。

这学期开始,妞的作业量也有所增加,妞最头疼的就是语文,总是说不会写。我辅导了几次的感觉是——我也不会做。真的不会,尤其有一些模仿例句写句子,训练写作的题目。记得有一个题目例句”我爱______,爱他的_________,爱他的________,爱他的________”,我冥思苦想,也只想出来了一句,剩下另一句就留给她爹去想了。后来她爹也就想出了一句超烂俗的“我爱妈妈,爱她的善良温柔……”(最终想找三个排比的形容词,也是磕巴着没凑够,唉,可悲,难道是我这妈当的让他觉得木有优点可说?)结果妞说:“可是这是单人旁的男他,不是女他啊!”我狂笑……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中学时代。我自小热爱写作,却厌倦课堂上的命题作文。那时候,重复别人说过的话,说别人想听的话,似乎是作文的第一要义。作文里看不到我们真实的生活,也听不到我们内心的声音。多少年过去了,没想到年轻的一代还有可能重复我那一代人的命运。

逝去之事不可留。

狂笑之后,我看到了她对写作的畏惧,她不是没有能力,而是她不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之所以会这样,我觉得是被语文学习中所谓的范文例句给限制了。

    尽管真正的写作是一种成熟的表达,而作文则还需要学习着表达,但有一点二者应该是相通的,那就是说自己想说的话,都应该睁开自己的眼睛去看,竖起自己的耳朵去听,赤裸着心灵在星空下去感受。因此,写作也好,作文也罢,都需要真诚,需要自己对生命的真实感悟。或者说,写作就是一种真实的生活态度。

万事三平二满休。

也许在她的眼里,似乎只有用了那样的排比、这样的隐喻或者哪个能形容的更恰当的动词的文章才是一篇好文,因为在语文的阅读分析中有很多这样的练习,而语文课文在他们心中就是一篇篇的范文。这样的训练,到了最后,在孩子的心里“作文”不代表说想说的话,而代表要用某种特定的方式说一些别人要求你说的话。所以当孩子被要求写作的时候
,无意识地就陷于这样或那样的要求之中,畏难情绪自然而生。他们的心力放在了我要怎样写出一篇符合要求的作文,而无法去关注对于这个题目我的真实感受和想法是什么。再加之,各种命题的作文,有的孩子根本没有过实际的生活和体验经历(比如让不会骑自己车的孩子写骑车的感受),他们更是觉得难上加难。我曾经看过妞考试时写的“看图说话”或所谓的“作文”,文如寡水,索然无味。

    我如今大体上已经学会了用自己的心灵去观察、感受、思考和表达,知道了文学作品的灵魂是什么。但做到这一点,我走过了许多曲折的路,包括许多难以言说的无奈。

字句人间皆无惧。

但我依然相信,她有能够写出精彩文字的能力。

    时代在进步,我们现在鼓励年轻一代要勇于思考勤于探索。可是在应试教育下,面对高考作文的“游戏规则”,许多孩子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真实想法,“适应”统一的标准与共同的观点,写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更为严重的是,他们极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将写作文的方式变成一种生活态度,甚至觉得天经地义,那他们的一生将会走许多弯路。

一生有爱无尽头。

因为我相信,写作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能力,就像你说话一样。区别,可能只是有的人写的如富丽堂皇的宫殿,让人惊叹;有的人写的如潺潺溪流,浸润心田;而有人写的平实深切,感人至深……然而真正的好文,是有着一种生命力和能量的,即使无华丽的词藻装饰,也无悠远的诗词名句,甚至没有什么比喻排比。那正如一个人的气质是传递人的内在,而非仅仅靠他身上的衣饰甚至面容就可以评定的,即使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你会发现仍有不同的气质感觉,就如同一个人不同的阶段,也会有不同的气质。对于文章来说,文章的气质就是它所传递的思想,那种不管用了什么方式表达,却能直达人心灵的东西。

    什么时候,孩子的作文能让我喜欢看呢?

这本书谈的是写作,他也同样谈的是修行,用写作来修行。帮助自己,洞察生活,使自己心神清澈。从小到大我们上过的很多写作课,可能会要求我们,去站在读者的角度去思考。去思考老师喜欢什么样的作文?读者喜欢看什么样的内容?然后,我们放弃了自己原创的想法和真实的感受,转而一味的迎合别人,与写作的本质背道而驰。中国的叶圣陶老先生也说了作文原是生活的一部份。我们的生活充实到某程度,自然要说某种的话,
也自然能说某种的话。但如果我们说的都是别人想听的话,那么我们怎么去持续的作文下去呢?

所以要想写好,必须回到最本源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写作呢?

在时光灵动的那一片刻。人人都看到的每根叉子顶端插住了什么东西。

在我看来,写作就是说话,用文字说话,可以给别人说,也可以给自己说。而写作的本源,是与自己心灵的对话,当最终你把这些对话展示与外,就成了所谓的“文章”。而当一篇被称为“大作”的东西,再被其他人拿来学习、分析结果就成了他人学习的资料,让普通人对写作心生敬畏。

开始写你知道的事,开始相信你自己的想法和感受。相信你所爱的事物。坚持做下去。他便带你到你需要去的地方。

我认为写作初心是为了与自己对话,记录自己的想法,而写作目的其实也是这些
 ——“终”就是“始”。

这用写作来修行,帮助自己,洞察生活,使自己心神清澈。

这样想来,过度的教导让我们失去了写作的初心和目的。(当然不排除有适应这样训练方式的人)。如果我们真的能够以终为始,那标准是不是可以降低些,那烦琐的学习是不是可以去掉些,只是让孩子们一开始就是单纯的写,无论用什么方式,无论有没有什么修辞手法和句式?能不能让孩子在阅读的时候,只是纯粹地去读,去整体的感受那本书的“气质”?而不用去分析那些零散被截肢的文章尸体——到底是那个动词,那个句子给了你如此的感受,让你感受到了它的气质。这就好比,你爱上了一个人,但你却一定要去仔细分析,到底是爱了上了他哪里,是眼睛鼻子长的好看,还是会穿衣服或性格开朗,结果你发现可能吸引你的都不是这些……这种分析看似是一种训练,然而却有很多孩子因为这样的训练,变成了有“阅读障碍”和“写作障碍”。
只是可悲的是几乎所有的人处于这样的教育体制下,坚信这样的训练效果,所以很少能够有人真正的不去这样“被训练”。

开始写作吧,手应当不停的写,不要停下来,不要去删除,不要担心拼错字,标点符号,放松控制。别思考别想着要合乎逻辑。你的目标就是要竭尽所能回到初始的意念。不受任何的拘束。真实地去捕捉你心灵奇妙之处。而不是,假想你应该见到或者应该有的感受或者应该写下来的东西。初始的意念,藏有巨大的能量。沉陷的心灵,对某一件事物灵光一现的最初反应。如果你去思考太多,潜在的意思会压住它。

在《瑟谷传奇》也曾有提到过阅读障碍的问题,瑟谷是美国第一所自主学习的学校,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在这所学校里学生自己决定想学什么、想学多少,不要强迫他学习他不需要或不想要的东西,让他拥有自主学习的自由。

《瑟谷传奇》里说“二十多年来,瑟谷学校从来没有任何阅读障碍的学生。阅读障碍的成因、甚至于是否真的存在,都是见仁见智的。某些专家估计,约百分之二十的人具有阅读障碍。事实上,我们学校里从未见过。也许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逼任何人学习阅读。”

所以,有的时候所谓“障碍”是因为教授的太多,孩子因为不适应而产生的心理障碍。

那是不是说真的要顺其自然,不用管他自然就会写出好文章?

我的答案是——“管”也“不管”。说“不管”是指我不会去刻意教她写作,说“管”是指我会去做我该做的影响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