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文物2007年第12期

 

发布时间: 2011/4/13 9:03:29 被阅览数: 次
曾经因为发现大量古井并出土数以万计西汉、三国简牍而闻名于世的长沙市五一广场地段,近日又发现大量古井。目前,文物部门已着手考古发掘工作。

原标题:徐畅:往复长沙——“湘水流过:湖南地区出土简牍展”观展记

○考古新收获

3月中旬以来,长沙市五一广场中央商务区东牌楼地块一个基建项目工地不断发现古井。据了解,东牌楼工地东到蔡锷路,西到黄兴路,南到解放路,北到东牌楼街,总占地面积147亩,净用地面积115亩。记者在现场看到,除了遍布工地的“此有古井,严禁动土”警示牌外,在工地的西北角,一处标有“古代遗址”的探方也已经划定,将成为此处考古发掘的起点。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科科长何佳告诉记者,等天气好转,考古人员就将开始古井的发掘工作,由于古井数量庞大,预计将持续数月。

最近几年给北京师范大学历史文献学方向的研究生介绍百年来简牍帛书发现情况时,我都会先提出这样一道问题:

长沙东牌楼7号古井(J7)发掘简报    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4)

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负责人表示,五一广场东牌楼工地位于长沙市1号文物埋藏区,此地从战国开始就是长沙古城的中心区域。1996年五一广场附近的走马楼工地出土10多万枚三国吴简,2003年这个地段又出土1万余枚西汉简牍,2004年出土多枚东汉简牍,2010年6月再次出土上万枚东汉简牍。

中国出土简牍帛书数量最多的省份是____

陕西甘泉出土的战国瓦当     王勇刚  赵文琦(22)

长沙简牍博物馆原馆长宋少华告诉记者,这些简牍的发现,最神奇之处就在于均是埋藏于古井之中。此次发现的古井群,距离发现三国吴简的走马楼仅一街之隔。古井有类似椭圆型、方型、圆型等几种,保存均较为完整,一些古井的青砖也露了出来。

绝大多数同学都很快做出正确的选择D。而这学期课程进行中,我将题目略作变更,“中国出土简牍帛书数量最多的城市是____”,请同学们填空。结果很少有人能在五分钟内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有同学最终给出的选项是居延或敦煌。这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洛阳西汉张就墓发掘简报     洛阳市第二文物工作队(31)

据不完全统计,在以五一广场为中心的8万余平方米的范围内,自1998年至2004年年底,清理发掘古井已达500余口,加上以往未被清理即消失的和尚未揭露的古井,估计共有六七百口。年代自战国、西汉到魏晋、唐、宋、元、明、清都有。湖南省文史馆馆员、长沙地方史学家陈先枢表示,越靠近广场中心,战国和汉代的井就越多,为古长沙城址的变迁和社会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可靠的证据。

我国境内简牍的出土不是一个匀速的过程,今天来看,湖南是当之无愧的简牍发现第一大省,而长沙是简牍发现第一大城市,出土简牍批次多、年代序列完整、数量占全国一半以上。但与西北地区简牍发现情况相比,湖南简牍的大规模发现大部分在20世纪50年代以后,而尤其以1996年近14万枚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的发掘为契机,湖湘地区简牍的出土开始呈现加速度,且大量涌现于古代遗址的井窖之中,成为新时期我国简牍发现的一种突出类型。李均明先生曾风趣地将这种趋势称之为“井喷”。

河南南阳牛王庙村1号汉墓     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41)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秋痕

新资料的“井喷”带来的刺激是不言而喻的,但信息的推介、社会的接受、整理与研究的开展,往往滞后于资料的涌现。这种无可奈何的“滞后”,某种程度上影响到公众及学界对于湖湘简牍发现的历史意义与现实价值的认知。同学们在课堂上的表现,就是一种真实的反映。

○研究与探索


由长沙简牍博物馆主办、湖南省及长沙市多家文博单位联合筹办的“湘水流过:湖南地区出土简牍展”,是对上世纪后期至本世纪初期湖南地区简牍出土及研究成果的首次联合展示,也是将简牍新发现推广至社会大众的一次尝试。

左戈外池——秦始皇陵园K0007陪葬坑性质蠡测     焦南峰(44)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图片 2

三方古歙砚的纹理与其制作年代的考察     刘新园(52)

《湘水流过》展览海报

甘肃省博物馆新藏唐代丝绸的鉴定研究     林
健  赵
丰  薛
雁(60)

一 展览始末

○简牍帛书

关于这次联展的筹办,要从2015年8月在北京的一次学者聚会谈起。

长沙东牌楼东汉简牍选释    王
素(69)

1996年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发现后,由于资料数量巨大,整理工作旷日持久,发掘及整理主持者宋少华先生提出整理与发表、研究同步进行的工作模式,将三国吴简整理小组的阶段性成果分册出版,以飨读者。为加深对阶段性刊布的新资料的研读,中、日魏晋南北朝史领域的相关学者分别在北京、东京组织了吴简读简会,后发展为北京吴简研讨班与日本长沙吴简研究会。就研读中遇到的问题,自1998至2015年间,中、日学者不定期往复长沙,进行简牍调查和释读,“投入才思和精力”,“记录吴简研究学术史上有意思的一页”,“也推进了简牍学的进步”(王子今语,氏着《长沙简牍研究》后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在调查基础上,中、日双方分别有同人研究刊物《吴简研究》和《长沙吴简研究报告》的推出,交流学术成果。

长沙东牌楼东汉简牍所见书体及书法史料价值     刘
涛(76)

图片 3

○陶瓷赏析

北京吴简研讨班部分早期成员合影,左起:侯旭东、孟彦弘、王子今、罗新、伊藤敏雄、汪小烜、陈爽。2000年夏北大中古史中心搬家前,北大理科楼。陈爽先生提供。

福建德化佳春岭窑出土的陶瓷器     陈建中  陈丽芳(82)

2015年8月,关尾史郎先生利用暑期带领日本吴简研究会成员赴长沙开展又一轮简牍调查,事毕经北京返日。将逢长沙吴简发现20年,关尾先生与吴简整理者之一、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的王素先生商定,8月29日晚于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红土地酒家进行中日吴简研究者聚会,共商次年开展吴简发现20年纪念活动等相关事宜。除部分吴简研究核心成员因故未能到场外,当晚中方共12位学者,日方共5位学者出席,日方学者包括关尾史郎、伊藤敏雄、安部聪一郎、鹫尾佑子、石原辽平,双方议定于2016年在长沙举办纪念走马楼三国吴简发现、整理与研究二十年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有鉴于吴简发现后,湖南省境内、尤其是长沙市中心简牍的大规模问世,希望由长沙简牍博物馆出面,策划一次以新时期湖南地区发现简牍为主题的展览,与学术会议配套推出。

○书刊评介

图片 4

安徽史前考古的一部补白之作——《潜山薛家岗》    张
驰(89)

2015年8月29日中日吴简聚会。前排左起:侯旭东、伊藤敏雄、王素、关尾史郎、杨振红、孟彦弘,后排左起:徐畅、戴卫红、苏俊林、安部聪一郎、王彬、张铭心、张荣强、鹫尾佑子、孙闻博、石原辽平、邬文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