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入口 1

【新葡京官网入口】农业同盟社的法力有哪些?

进入专题: 农村合作社
 

门外看经济(三):征地之惑

新葡京官网入口 1

史啸虎 (进入专栏)
 

过河卒  2015-03-15

农业合作社在国民经济的发展时期,对经济生产的恢复起到了不可抹灭的作用。到现代,仍然对增加农村人口的收入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然而这些只是对农业合作社的作用概括性介绍,有人农民对什么是农业合作社,农业合作社的具体作用有哪些不甚清楚,故而律师365小编整理了下列相关信息。

新葡京官网入口 2

本文观点部分来自于《看见》柴静著

一、什么是农村合作社?

  

征地问题其实是个经济问题。经济问题是什么?很简单,买和卖。征地问题,买的是开发商,卖的是农民。那政府是干什么的?政府是把地从农民那儿买过来,再卖给开发商。问题是为什么需要政府在中间倒一趟。因为农村土地是集体所有的,不是国有的。但是在中国的《土地管理法》中注明了“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依法申请使用的国有土地包括国家所有的土地和国家征收的原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因此,农村集体土地一旦变成建设用地,就要变成国有土地。

农业合作社是建国初期为恢复生产,增强农民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而成立的农村生产互助组织。是人民公社的较低级形式,在当时人力物力有限的情况下产生。后来农业合作社的活动不断扩大,才于1958年发展成人民公社。

  前言

农村土地和城市土地的所有权问题,在法律上是怎么界定的呢?

新时期的农业合作社:

  

1949年以来,农村土地制度先后经历了四次变革。1950年起进行土地改革,废除了国民政府实行土地私有制所形成的土地兼并,实行与传统完全一致的“耕者有其田”的农民土地“私有制”,到1952年,全国范围内土改结束。但这时的土地私有制一是“落地未生根”,二是依然是不完整的私有权。因此,1953年~1956年,在保留农民土地私有制基础上的农业互助组和初级合作社,实行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以及1958年~1978年,土地集体所有制下的高级农业合作社和人民公社,将原属于各农业合作社的土地和社员的自留地、坟地、宅基地等一切土地,连同耕畜、农具等生产资料以及一切私有财产都强制性无偿收归集体所有,在中国社会的历史文化传统中不仅显得顺理成章,而且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旗号下的变本加厉行为,也似乎被赋予了某种社会进步意义。1979年至今,全国普遍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依然实行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由农户家庭承包经营。

全称为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在农村家庭承包经营基础上,同类农产品的生产经营者或者同类农业生产经营服务的提供者、利用者,自愿联合、民主管理的互助性经济组织。

  建国后,中国农村的合作社道路走得非常曲折。作为意识形态产物的土地集体所有制使得那些在世界上声誉如日隆天的国际通行的合作社原则在中国早已被扭曲得面目全非,中国特色的高级社和人民公社的错误实践也严重地伤害了合作社在广大农民心目中的名声,以至于在人民公社瓦解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农民都不愿意谈论合作社。这真是一个令人感到辛酸和无奈的讽刺。

在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四日,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国土地实行公有制,分为“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和农村“集体土地所有”两种形式。1982年《宪法》第10条第2款原则规定:“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也属集体所有。”同时,在第十条第一款注明:“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农民专业合作社以其成员为主要服务对象,提供农业生产资料的购买,农产品的销售、加工、运输、贮藏以及与农业生产经营有关的技术、信息等服务。

  那些早已经世界各国历史检验和证明是最佳的国际通行的合作社基本原则,如自愿、民主管理、独立性与自主性以及关注社区等,在我国却成为资本主义的东西而长期受到批判和弃置。相反,那些将农民土地强制实行集体化的所谓高级社和人民公社以及具有十足国营企业性质的所谓供销和信贷组织却硬被我们当作是最先进最科学的东西打着合作社的旗号强加给农民。在农村政策成为两条道路斗争的高压线的年代里,农民或党内,不管什么人,对此只要稍有异议,则会遭到阶级斗争或路线斗争的无情打击。建国后,中国的合作化道路就是在这么一种充满了意识形态而不是实事求是的政治氛围中走过的。伴随着这类无视农民权益的合作化和集体化的是其带给亿万农民的无穷无尽的贫穷与伤害。

为什么在当年的宪法中会增加这一条?根源在于,“文革”前国家没有财力建设,到了八二年,人口膨胀,没有地方住了。但城里的土地不像农村,没有土改,都有地契,那就改法律吧,改为城市土地国有,人就住进去了,相当于一个城市的土改。这么大的事,在当时并没有引起社会动荡,那是因为“私权”这个概念当时还让人陌生和戒惧。然而,就是这一句原本为了解决城市住房问题的话,居然埋下了农村征地制度的巨大矛盾。很快,中国城市化开始,城市土地都属于国家所有,所以,农村土地一旦要用于建设,都经由政府征地,转为国有。问题并不在政府征地上,全世界各国政府都征地,但是各国政府只有涉及公益性用地时才能出面征地,如用来建医院、学校、涉及公共利益建筑等,而,如何判断是公益用地,则采用陪审员制度,由老百姓通过常识来判断。而且,就算是公益项目,价格也是由市场决定。没有道理说,因为是公益项目,所有人都可以从中得到好处,就一个人吃亏。

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农村流通领域撮合成交或直接组织农产品交易,迎合了农业、农村和农民(三农)的发展需求,在厂商和农民,城市和农村之间筑起金色的经济桥梁。它是农村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也是推动农民走向市场经济的重要力量。

  作为一种最适合第一产业农业经营模式的经济组织,这种以尊重农民政治和经济权益作为其基础的合作社却让我国的农民为之久等了足有半个多世纪。也只有到《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正式颁行的2007年,农民才被允许在部分领域内而不是全部地掌握了这份组织资源。我们也才在法律上允许那些生产和经营同类农产品的农民在农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的购销领域组建合作社,但是,在消费、住房、医疗、教育和金融信贷等直接关系到农民最主要的政治和经济权益的领域内不知出于何种动机,我们却仍然不允许农民组建社区型合作社。理由很简单,那就是“还不成熟”。

但在八二年的宪法中并没有说明农村集体用地是如何才能转变成建设用地的。由于缺少明确的说明,一方面是地方政府有强烈的意愿多证地,另一方面,征地的时候给农民的也不是市场价格,是补偿。政府拿地的时候是计划经济,拿过来了就去发展市场经济,这事儿,农民吃亏了。按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的数据,征地之后土地增值部分的收益分配:投资者拿走大头,占百分之四十到五十,城市政府拿走百分之二十到三十,村级组织留下百分之二十五到三十,而最多农民拿到的补偿款,只占整个土地增值收益的百分之五到十。

为了支持、引导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规范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组织和行为,保护农民专业合作社及其成员的合法权益,促进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于2006年10月31日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

  尽管我们在立法理由上如此肯定,我们的合作社政策仍然显得十分凌乱。比如,十几年前我们就已经以国务院名义发文允许城市居民组建住房合作社的暂行规定[1],2006年底又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名义发布了允许和鼓励“农村地区的农民和农村小企业也可按照自愿原则,发起设立为入股社员服务、实行社员民主管理的社区性信用合作组织。”但是,在这部法规颁行4个多月后,我们的合作社法的立法者还于2007年4月19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发布会就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答记者问时宣称“社区合作组织”的“全国的立法现在不太成熟。”这种在合作社问题上的政策的混乱也意味着,我们的合作社制度的重建目前依然受到意识形态问题的干扰,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在政府征地过程中,政府总占便宜,农民总吃亏,从而引起各种冲突和群体性事件,以至于“征地”这样一个普通的经济行为,演变成为我们这个转型时代最重要的社会问题之一。

二、农业合作社作用

  因此,人们会问:我国农村的合作社改革方向到底是什么?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将国际合作社的基本原则完整地和全部地而不是部分地和局部地引入到我们的合作社改革中以让农民真正地掌握自己的命运呢?

从当下环境来看,土地问题并不是一个意识形态问题,最终需要回到原本的经济问题、法律问题、社会问题。那么问题的解决似乎有两种办法:1、限制和规范政府的征地过程;2、让农民持有土地直接对接市场,政府推出中间人角色。

1、政府与社员之间的桥梁

  ————

针对第一种办法,一九九七修订刑法时,非法批准征用、占用土地就已被列入刑事犯罪。但新刑法施行十年来,还没有一位官员因此入狱。因为若想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定这个罪,必须以他有“徇私舞弊”行为作为前提。就是说
,如果抓到一个官员违法批地,但他没有徇私舞弊,就拿他无可奈何,而你抓到他徇私舞弊了,判的时候大多只能以受贿罪判,与违法批地无关。因此,“非法征地”这个罪名变得失去了牙齿。

农民专业合作社可以将社员的各种信息和诉求收集整理后理性地传递给政府,并将政府的农业政策传达给社员。借助农民专业合作社,政府可以通过较少的投入获取决策所需要的比较全面、真实的信息,又可以通过专业合作社的帮助促进政府政策的顺利推行。同时,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帮助政府决策方面也能发挥独特的作用。专业合作社对所从事的行业具有较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既了解社员意愿,又了解国家发展状况。专业合作社参与政府决策,不仅有助于避免一些决策失误,还能够促进政府决策的贯彻落实。

  [1] 详见《城镇住宅合作社管理暂行办法》(国务院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
建设部 国家税务局1992年2月14日发布)

站在地方政府的角度,九三年分税制改革后,地方税收大减,但地方要发展、要增长,也就只能从土地上想想办法。

2、农业产业化经营的重要组织形式

  [2]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调整放宽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准入政策更好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2006年12月20日发布)

那么,第二种办法,把土地给农民,让他们直接卖给商人,是否可行呢?中国的资源禀赋在全世界来说比较独特,土地人均只有一亩三分八,很小的私有制规模非常快就会分化,这点土地只能维持温饱,不能有任何风险,遇到一点风险就得卖房子、卖地。如果让农民自己判断,那么判断错了怎么办?现在农村没有社会保障,卖了房和地谁来管?进了城,要不政府管,要不自己就业,否则就会出现大的贫民窟,这个社会就毁了。

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农业产业化经营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有些地方政府让农民用宅基地换户口,换市民身份,这样就有了保障。但问题是社会保障是政府应该提供的公共服务,在哪个国家、哪个地方,可以跟老百姓讲,你要获得我的公共服务,你就要拿你的财产来?这是在制造新的不平衡。而且,农民贱卖土地,其实并不是自愿的。

一是把千家万户小生产的农民组织起来,抱成一团,使农民真正成为千变万化大市场的主体,提高农业标准化、规模化、市场化程度,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和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小规模家庭经营的弱点逐渐显现。农民专业合作社可以有效增强农民生产经营的组织化程度,克服小生产与大市场之间的矛盾,解决农业小规模生产与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之间的矛盾,让农民抱成团闯市场,获取规模效益。敖汉旗第一个妇女专业合作社——长胜镇长胜村农家女子种养专业合作社是由7户从事种养的妇女组成的。该合作社是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社团法人组织,固定资产600万元。主要从事大棚种植、养猪的产销合作,本着门户开放、进退自由、民主管理的原则,不以赢利为目的,加强社员间合作,增强社员的市场竞争能力,增加收入,降低风险,提升社员的实力和素质,促进产业发展和乡村经济发展,发挥集体智慧,真正走出了一条以健康为主线的绿色种养的合作道路。该社向社员提供或协助提供农畜产品的供求价格信息;向社员提供或协助提供优良品种、技术指导和相应的生产资料;根据市场需求调整生产规模、品种,在此基础上组织统一销售,同时对社员交售的产品进行质量验证、分等定级,形成统一品牌,建立广泛的销售网络,以争取稳定的销售渠道,扩大销售规模和提升销售价格。该合作社成为社员发展生产,增加收入,发展农业产业化的重要形式。该社发起人国秀玲说:“只有敢于尝试,才有成功的可能,我对合作社的未来充满信心。”

  一、合作社的作用

因此,前提是要把农民社保这条路铺平。

二是为农民的专业化生产提供产前、产中和产后服务,有利于推广应用先进的农业科学技术,提高农民抵御市场风险、经营风险和自然风险的能力。例如,根据当地的自然条件、种植习惯、经济基础等确定适合当地发展的产品以后,可以通过农民专业合作社注册集体商标、地名商标,通过品牌化经营提高农业产业化经营水平。敖汉旗四家子镇成立的“敖汉塞沃肉牛产销农民专业合作社”,采取统一引牛、统一标准化饲养、统一饲料、统一防疫、统一销售的“五统一”模式,现已发展社员32名。社员养牛从品种引进、饲养管理、饲料调制、疫病防治等得到了可靠的技术保障,专业合作社已成为科技服务的平台。由于实现了股份合作、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内带农户、外联市场的局面,把分散的千家万户生产有效地整合起来,提高了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和养牛户的组织化程度,增加了养牛户的经济效益,合作社与社员达到了“双赢”效果。

  

城市人可以卖房、农民建小产权房,中央政府不让买卖,有人指责说这是所有制歧视,欺负农民?问题的根源是土地的使用是需要管制的,该长庄稼的地不能长房子。任何国家都有管制,国外的农民也不能自由决定土地买卖。在美国,土地的规划就是由民主投票决定。

三是加强社员自律,协调专业合作社的内外部关系。农业生产的分散化和非组织化制约了农业产业化经营。农民专业合作社可以利用组织手段协调农户关系,规范农户行为,提高产品质量;可以利用其行业代表身份,协调社员与其他经济组织之间的经济关系;可以统一、协调社员的集体行动,争取比较有利的市场竞争和谈判地位。

  2007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宣告了基本符合国际合作社原则的合作经济组织在我国的诞生和出现。由于以前意识形态上的束缚和制约,合作社的理论与实践问题在我国绕了一个大弯,这段弯路一走就是五十多年。无论是我们的执政党还是广大的中国农民,都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尽管如此,在这部闪现了诸多现代国际合作社原则光芒的法律颁行之际,在如何看待合作社的作用,也就是合作社将会给中国农民带来什么的问题上并非所有人都抱有期望,乐观其成,不少人还存有许多疑虑和困惑,甚至是抵触的情绪。

目前的征地制度需要改革,改变从上到下的卖地积极性,城市退不回农村去,农地就没了。

3、农民利益表达的有效渠道

  平心而论,鉴于历史上强制性地剥夺了农民的土地个人所有权的农业合作化运动以及稍后强力推行的所谓“一大二公”(一曰大,二曰公)人民公社给农民带来的苦难,加上始终起到盘剥农民作用的所谓供销合作社和信用合作社的反村,改革开放刚开始时,合作社的名声在中国并不好。由于合作经济容易被当作所谓“集体经济”,合作社所有被当作集体所有,农民们对合作社这个词还心有余悸。因此,这里拟专门分析一下合作社的作用,即合作社将给农民带来什么,以及合作社所有制与集体所有制的根本区别。

目前,只能把乡镇企业的用地拿来直接与企业交易,这块地才占每年出让土地的百分之二,由村集体与企业直接谈判交易。

农民是我国最大的社会群体,但分布比较散,组织化程度不高,其意愿的充分表达和利益的有效维护较为困难。农民专业合作社作为代表和维护社员权益的组织,能及时向政府及有关部门反映行业的要求、建议和意见,积极争取相关政策。专业合作社通过集中“过滤”原来分散的农业生产经营者的个体意愿,在一定的法律框架内形成和维护行业整体利益。同时,专业合作社通过规范和约束农民、农业企业、农产品市场的行为,化解行业内外的矛盾,维护农业市场秩序和相关市场主体的经济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