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湖北格勒诺布尔北仑意识古代陶瓷合烧窑址

现场传真 浙江宁波北仑发现汉代陶瓷合烧窑址 发布时间:2019-10-25

工作人员正在汉窑遗址上进行整理工作。记者 盛高 摄
臭冬瓜、酸豆角、咸菜……地道的宁波人家餐桌上经常会出现这些下饭小菜,一般都是自家腌制的,那你知道,宁波人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腌制它们的吗?
昨天,奉化市江口街道汉窑址考古发掘现场,一座东汉时期的陶龙窑里,出土了很多陶器碎片,据考古专家介绍,这其中就有过去宁波人腌咸菜所用工具——罍的碎片,也就是说,1900多年前,宁波人就已经开始使用这类工具腌咸菜吃了。
抢救性挖出7座窑
奉化市江口街道汉窑址考古发掘现场,位于当地的山头朱村以南约200米的长汀山北端东麓边坡上,陶龙窑依山而建。这两天天气晴朗,在窑的周围散落着当初为挖掘砍下来的大量毛竹,已经发黄。
到昨天为止,这座陶龙窑已经挖掘完毕。窑东西向,窑头向下,窑尾在上,上下落差较大,坡度为20度。
今年6月1日,奉化热电厂准备开工建设,地块位于当地的茗山后遗址附近,为了抢救性保护建设区域内的地下文化遗存,宁波考古部门对该区域进行先期的考古勘探发掘,挖掘出窑7座,目前有一座仍在勘探中。
东汉窑址在宁波属首次发现
挖了半个多月后,一块陶罐碎片的出现让考古人员很惊喜,根据这块碎片,他们初步猜测这里很可能是个汉窑址。
目前能看到的1号窑址上,窑炉残长13.8米,室宽2.2米至2.75米,占地约半个篮球场大小,加火膛即燃烧室部分2.5米,窑总长为16.3米,不包括操作间场地部分。
窑炉的现存结构包括:窑床、窑门、窑具、窑墙、火膛等部分。窑壁及底均为红烧土,火膛周壁均有青灰色的窑汗。
因为出土的窑具都比较长,在15厘米到48厘米不等,有束腰形喇叭,盆形、覆钵形垫具。另外,还有一些二足的支具,考古专家初步判断,此处是东汉中期的窑址。
“东汉的窑址,在宁波还是首次发现。”宁波文保所考古研究中心负责人李永宁介绍说,之前在宁波出土的古窑虽然不少,但大部分都是唐朝、北宋、五代的。这座窑成为了宁波地区正式考古发掘的东汉时期的第一座陶龙窑。
附近的2号窑则是三角扇形窑,长1.4米,前有3个烟道,窑底是仰坡形。周围的窑壁都是黄泥覆盖,窑床比较小,底部也不平整,地面上还有些许青灰色的木屑。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是烧炭的窑。而在2号窑的上面,还有3个一排的窑,都是烧炭。6号窑是烧砖的,也是扇形构造,里面有烟道、出烟口等。
宁波人在1900年前就开始腌咸菜了
这座陶龙窑还给了考古人员其他惊喜。在陶龙窑的碎片中,其中一种碎片就是罍的碎片,这是一种大型器具。在现场,李永宁指着窑床上一块圆形的凸起解释道:“这个叫垫圈,是用来烧东西的,上面放的就是罍。根据垫圈的大小,基本可以推测罍的大小。”李永宁推测,这些罍直径都在20厘米以上,算是比较大的了。
罍有什么用?“罍,就是东汉时期的大型器具,可以用来盛水、腌制蔬菜、放粮食……”李永宁娓娓道来罍的用途。
据宁波状元楼的陈厨师长介绍,在餐饮行业里,已知“居民们用盐保持蔬菜的口味最早是从唐代开始,用盐腌过的蔬菜很脆,很有口感”。奉化的这一发现,又将已知的宁波人腌咸菜的历史提前了。

由于隧道段工程修筑排水渠时破坏,该窑窑首部分已不存,其他部分保存较好,尚可见窑床、窑墙、窑尾挡火墙、烟道等结构。窑床为修整后的坡面,下有0.2米厚的红烧土,上有器物残片和横向、纵向摆放较为整齐的窑具;窑床上有纵向排列的三个浅坑,平面均呈椭圆形,最大径0.2~0.4米、深约0.2米,性质不明。窑墙为泥土烧结而成的红烧土,残高0.1~04米,厚约0.2米。窑尾有一道东西向红烧土挡火墙,为废弃窑具和泥土垒砌而成,残高0.5米、宽约0.4~0.55米。烟道共发现4个,均略低于窑床面,宽约0.2~0.33米。其中1号烟道由倾斜放置的双足窑具堵塞,起到有效控制窑内温度的作用;2号、3号烟道内填塞有红烧土块,应为烧造陶器时临时填塞;4号烟道呈浅槽状,深约0.8米。从烟道结构看,窑尾的1~3号烟道填堵方式体现了工匠为控制窑温、更好烧造器物所做的尝试。

图片 1

出土遗物中窑具占绝大多数,形制见有双足窑具、垫饼和桶形支具三种:双足窑具大小不一,系简易捏制的饼状窑具下附两足,可依窑床地势放置作为支具;垫饼呈圆形,形制较为规整,直径0.1~0.35米、厚约0.1米;桶形支具形制规整,两头大,腰部略有收束,两端有较宽的平沿,中空、器壁较厚,烧造器物时应为铺细土垫平后放置。器物仅见红陶罐和原始瓷罍两种,均为碎片,应为窑址垮塌压毁或出窑时遗弃的残次品。其中红陶罐多为轮制而成,带双耳,器壁较薄;原始瓷罍为灰陶胎外施浅绿色釉,未全身施釉,釉层较薄,腹部有戳印的菱形纹。

由于隧道段工程修筑排水渠时破坏,该窑窑首部分已不存,其他部分保存较好,尚可见窑床、窑墙、窑尾挡火墙、烟道等结构。窑床为修整后的坡面,下有0.2米厚的红烧土,上有器物残片和横向、纵向摆放较为整齐的窑具;窑床上有纵向排列的三个浅坑,平面均呈椭圆形,最大径0.2~0.4米、深约0.2米,性质不明。窑墙为泥土烧结而成的红烧土,残高0.1~04米,厚约0.2米。窑尾有一道东西向红烧土挡火墙,为废弃窑具和泥土垒砌而成,残高0.5米、宽约0.4~0.55米。烟道共发现4个,均略低于窑床面,宽约0.2~0.33米。其中1号烟道由倾斜放置的双足窑具堵塞,起到有效控制窑内温度的作用;2号、3号烟道内填塞有红烧土块,应为烧造陶器时临时填塞;4号烟道呈浅槽状,深约0.8米。从烟道结构看,窑尾的1~3号烟道填堵方式体现了工匠为控制窑温、更好烧造器物所做的尝试。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根据窑址结构和出土遗物初步判断,平风岭窑址的使用年代应为汉代,可能属于陶瓷合烧窑,以烧制陶器为主,兼烧原始瓷器。它的发现与发掘,为研究宁波地区早期龙窑结构演变和陶瓷合烧工艺等等提供了新的素材和新的案例。

发现的龙窑建造在较为陡峭的山坡上,下为基岩风化层。现存窑址斜长11.85米、内宽3.1~3.8米;窑首坡度25°;窑尾处有一平台;中部坡度达31~34°,远超同时期其他窑址,体现出因地制宜的建造特点和较为特殊的结构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