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独龙江畔我的家

图集

满目青山变成绿色银行我国独龙族人民走出绿色脱贫之路

图片 1

这是云南贡山县独龙江乡巴坡村委会主任王世荣。 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通往云南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的公路 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摄

位于独龙江畔的独龙江乡 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摄

新华社昆明5月2日电 题:新时代独龙族奋斗者群像

山还是原来的山。山已不再是原来的山。
独龙族的山,曾经让他们与世隔绝,陷于封闭和贫穷。
公路通,产业兴,贫困人口清零。在我国独龙族主要的聚居地云南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独龙族人民在保护生态的同时,利用山地优势发展草果、蜜蜂等产业,让满目青山变成绿色银行,走出了一条绿色脱贫之路。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新华社记者伍晓阳、姚兵

云雾缭绕的云南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 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摄

随着铅笔尖的移动,两根木头交叉的房顶、两扇如独龙毯般的竖排栏杆窗户、外墙上挂着一个牛头图案……一座独龙族房屋在画纸上出现。画画的是云南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中心学校6年级学生吴学松,他对记者说:“这是我家的房子,我最喜欢我江边的家。”

奋斗,创造美好生活。奋斗,改变民族命运。

摆脱大山之困,贫困人口清零 横断山区,山连着山,山望着山。
大山曾经阻挡了独龙族走向世界的步伐。全国总人口仅约7000人的独龙族,有4200多人生活在独龙江乡。这里地形为两山夹一江,高黎贡山和担当力卡山并肩高耸,独龙族群众就聚居在独龙江河谷地带。
新中国成立之初,独龙族尚在原始社会末期,生产力水平低下,人们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前几年,独龙江乡还处于深度贫困中。
在党中央关心和各部委支持下,云南省采取整乡推进、整族帮扶的超常规措施,推动独龙族跨越式发展。独龙江乡乡长孔玉才说。去年底,迪政当村最后一批15户51人脱贫出列,独龙江乡贫困人口清零。
记者走访各个村寨,领略着独龙江乡的沧桑巨变
告别大雪封山,独龙江乡实现全年通车。以前,独龙人出行遇崖搭天梯、过江靠溜索,直到1964年才有人马驿道,1999年才通简易公路。2015年,独龙江乡公路升级改造完成,全乡告别每年有半年与世隔绝的历史。
搬出篾笆房、木楞房,家家住上安居房。马库村29岁的唐小聪,童年最大的愿望是有个温暖的家,但以前住的篾笆房总免不了透风漏雨。2014年,他家搬进了温暖舒适的安居房。目前,全乡1100多户都住上了安居房。
民生不断改善,人人都有社会保障。独龙江乡九年制学校、卫生院、养老院等民生项目相继建成,所有人都参加了医保,中小学生入学率100%。苦了大半辈子的文面女李文仕说:我的晚年生活比蜂蜜还要甜。

从怒江大峡谷西北部翻越高黎贡山,来到涛声回荡的独龙江峡谷,与蓝天白云相连的是白雪皑皑的雪山,雪山之下是云雾缭绕的绿海青松,山下江水波涛汹涌,一座座彩虹桥飞跃江面,两岸错落着米黄色的独龙族村庄……这就是独龙族群众的美丽家园。

高山峡谷中的独龙族人民,在党和国家关怀扶持、社会各界守望相助下,发愤图强、勤劳奋斗,挣脱了延续千年的贫困,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

云雾缭绕的云南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 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摄

激荡人心的不仅是美景,更是独龙江乡独龙族“一跃千年”的历史巨变。67年前,独龙族走出原始丛林,进入社会主义社会。20年前,独龙江乡公路通车,告别了几乎与世隔绝的日子。去年年底,独龙族实现了整族脱贫,成为云南9个“直过民族”中率先脱贫的民族之一。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在云南贡山县独龙江乡,只争朝夕的新时代独龙族奋斗者,正以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同心协力建设好家乡、守护好边疆,努力创造独龙族更加美好的明天!

保护绿水青山,生态环境更美
独龙江乡生态环境好,森林覆盖率高达93%。恐龙时代的孑遗物种、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桫椤,在这里随处可见。河谷以上的原始森林中,生物多样性极为丰富,包括大量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植物和当地特有物种。
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生态环境,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这个理念在独龙江乡深入人心。独龙族老县长高德荣说。近年来,随着独龙江乡迈上发展快车道,当地生态环境没有被破坏,而是变得更好了。
历史上,独龙族长期刀耕火种。本世纪初,独龙江乡全面摒弃刀耕火种,实施退耕还林,同时禁止狩猎。孔玉才说,全乡70%以上的国土已被划入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使良好的自然生态得到妥善保护。
一场农村能源消耗的革命在当地逐渐完成。以前,独龙族家家都有火塘,需要消耗不少木材。近年来,独龙江乡推行节柴改灶和以电代柴,给村民配发电饭锅、电磁炉等家用电器,木材消耗大幅减少。火塘依然有,但不再长年不灭,也不用砍树了,从山上或河滩上捡一些木材就够用。
为保护生态环境,全乡聘了313名生态护林员。巴坡村森林资源管护队小队长木秋云介绍,护林员每个月巡山两三次,检查有没有乱砍滥伐、非法打猎或盗采保护植物等。她说:现在偷偷砍树、打猎的现象基本没有了。

4月11日中午,巴坡村的独龙族群众身穿彩虹线条的民族服装,聚集在村民马尊艳家的院坝里,听老县长、时代楷模高德荣用独龙语传达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

云南贡山县独龙江乡巴坡村委会主任王世荣带领乡亲们一起劳动。 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巴坡村森林资源管护队小队长木秋云在林间巡护 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摄

回信内容激荡着乡亲们的心,大家高兴地用独龙语唱起了村民高诗礼创作的歌曲《幸福不忘共产党》:“公路弯弯绕雪山,汽车进来喜洋洋,独龙人民笑开颜……”

“领头人”王世荣:兴产业,富村民

独龙人的银行,就在满目青山上
多年以前,独龙族没有自己的产业,几乎也没有商品观念。
现在,独龙族有了现代生态产业,走出了一条不砍树也能致富的绿色脱贫之路。孔玉才介绍,独龙江乡依托生态优势,注重长短结合,发展草果、重楼等药材种植和独龙牛、独龙鸡、独龙蜂等养殖业,已经初具规模。
草果是独龙江乡最大的产业。这种作物种植在林下,产品可以用作药材和调味香料。目前,独龙江乡种植草果达6.8万亩,人均接近16亩,其中一半左右已经挂果。2018年,草果给独龙江乡群众带来人均收入1800余元。
龙元村村民和晓永是一名致富能手。他家种了60亩草果、3亩多重楼和1亩羊肚菌,养了5头独龙牛、5头猪和50只独龙鸡,投放了20个招引蜜蜂的蜂桶。他还有一辆面包车、一辆小卡车用来跑运输,媳妇在家打理小卖部和农家乐。可以说,当地能挣钱的活计,他家都在干,日子越过越红火。
旅游是独龙江乡的潜力产业。因公路升级和景区建设而暂停开放两年后,独龙江乡今年10月1日将重新开放接待游客。这被当地寄予厚望,很多人跃跃欲试,准备从旅游业中淘金。迪政当村的村民白忠平最近在忙着盖客栈,马库村、巴坡村则打算把村民组织起来发展民宿和餐饮等。
独龙江乡党委书记余金成表示:从长远来说,独龙江乡要走一条自然生态与独龙文化融为一体的旅游发展之路。

江边有我美丽的家

“今年准备种山药、葛根、黄精,建个草果烘干厂,发展民宿旅游……”谈起村里的发展打算,巴坡村委会主任王世荣列出了一长串计划。

责任编辑:刘迅

瘦小的唐小聪是独龙江乡马库村钦郎当小组的独龙族青年。近日,他坐在家中独龙毯沙发上,向记者讲述了他4次搬家的故事:小时候住在独龙江江边名叫石灰窑的地方,住的是用竹子建的篾笆房,家里每隔几年就要找地方烧荒开地,家随地走,第一次搬家搬到山腰上独都村,住的还是竹篾房;第二次搬家搬到老马库公路边,住的是木板房;第三次搬到800米外,住的是木板铁皮房;第四次搬家是2014年,搬到现在的钦郎当民族特色村,住的是外包竹篾的砖瓦房,3室1厅,还有一个宽敞的厨房,政府出钱,自家出人出力,盖好了新房。唐小聪感叹说:“以前的篾笆房漏风漏雨,现在的房子住得安稳、睡得香。”

当了20年村干部,他是村里产业兴起的推动者。

唐小聪家4次搬家的经历正是独龙族群众走出刀耕火种、重建家园的缩影。

草果,目前是巴坡村第一大产业。全村种植草果14000多亩,挂果的约三分之一。2018年草果卖了357万元,人均草果收入3940元。很多家庭靠种草果摆脱了贫困,买起了汽车,供孩子读完了大学。

2010年以来,云南启动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行动,极大改变了独龙江乡贫穷落后面貌。早在2014年就在独龙江两岸建成安置点26个,安居房1068户,全乡独龙族群众告别篾笆房、木楞房和木板房,入住新村新房,安居工程一举解决全乡农村群众住房问题。

这个成绩来之不易。回想10多年前,独龙族“老县长”高德荣在乡里号召大家种草果时,响应者寥寥无几。王世荣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他带头种了8亩草果。几年后,种出来的草果卖了钱,村民才纷纷效仿。

在户户篱笆小院的巴坡村拉旺夺村小组,村尾的一套幸福公寓里笑声不断,几个独龙族妇女带着孩子聊家常。户主迪亚林上山干活,他的嫂子高金花说,迪亚林兄弟原来都住安居房,去年分家,弟弟一家就搬到幸福公寓居住。巴坡村村委会主任王世荣告诉记者:“幸福公寓是解决村民人口增多问题的周转住房,全乡现有幸福公寓20套。”

无产业,不小康,王世荣带领村民尝试更多的新产业。2016年,全村种植了300亩名贵中药材重楼。2018年,村里建起了独龙鸡养殖场。近年来,村民们还在野外投放了3000个蜂桶,招引野生的独龙蜂。

迪政当村77岁的太恰是独龙江仅存的20余位文面女之一,她的脸上布满了深蓝色点状图案,铭刻了独龙族千年沧桑历史。在自家厨房的火塘边,借助孙女的翻译,她笑眯眯地说:“以前种玉米不够吃,住松树做的房子,没想过现在能住新房子,还有养老保险和补助,给那给那!”老人说的“给那”,就是幸福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