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他手里那本书正在发着光

那位似乎已经超过50岁、头发稀疏、大腹便便还戴着手串的男士,应该是非常典型的“已经自我放弃的中年油腻大叔”了。凑近发现,他聚精会神地正在读名为《成本会计》的专业用书;

●通过地铁这个与都市人紧密相连的交通工具,去观察城市中普通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呈现一座城市的气质,去吸引更多的人加入探讨构建公共精神空间的可能性。

她又是那样沉静慵懒

朱利伟把自己拍到的地铁阅读场景,陆续上传到豆瓣网,建了一个名为《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的相册。很快,这个相册被爱好文艺的网友们发现,转发收藏了四五千次,并每天“追更”,以此督促自己勤读书。

每一本书都通向一个更丰富的生命

特别鸣谢:北京京港地铁有限公司

2018年5月28日。当我找出各种理由不读书的时候,他在地铁上拿着放大镜逐字逐行阅读。我也不懂为什么同一天会遇到这么多读书的人,只想说:我爱北京地铁5号线。

微纪录片的视角始于读书却不止于读书,在每个主题下我们分别探讨了诸如“媒介在变,阅读的本质不变”“品位阅读,从选对好书开始”“经典阅读的价值”“出版行业的责任”“克服阅读中的偏见”等话题。期望通过地铁这个与都市人紧密相连的交通工具,去观察城市中普通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呈现一座城市的气质,去吸引更多的人加入探讨构建公共精神空间的可能性。

图片 1

事实却并非如此。

辗转联系到拍摄者朱利伟——中国出版集团旗下世界图书出版公司的编辑。她说,拍摄缘起于2018年2月,她在地铁上遇到一位读《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的年轻人,强烈的好奇心和职业关系,让她用手机拍下了那个读书的画面。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利用上下班的地铁通勤时间,大约记录了数百位地铁读书人并发布到网上。有网友给她留言说,这个“温柔的相册”让他“心生暖意”。有人说这样的“精神角落”让他“热泪盈眶”。

成了掩埋困顿或治愈失眠的地方

朱利伟是北京一家出版社的编辑,也是一位爱书人。一年多以前,习惯了上下班时间在地铁上看书的朱利伟,开始留心其他在地铁上看书的人,并用手机把这些地铁里的阅读瞬间拍下来。不知不觉,这个名为《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的相册已经有了近800张照片。在她的镜头里,上下班高峰时拥挤的地铁,俨然成了一座流动的地下公共图书馆。

创作之初,我们就确立了微纪录片平实亲切、简洁精炼的气质,大量的面部特写镜头与地铁阅读图片有机衔接,加上“感悟性”旁白,让受众仿佛进入了主人公的观察世界,在讲述和思考中,感悟阅读乐趣。透过这些精神向度的横剖面,穿越文字的高山沟壑,去理解我们所处的现实世界。每集纪录片时长都不超过五分钟,片末还固定推荐六本地铁阅读书目,在短视频兴起的当下,这样的篇幅更符合网络传播规律。


“他所拿的那本书,在黯淡的地铁车厢里,就像正在发着光,吸引着我。让我注意到:哦!有人在看书!”朱利伟决定把这一束束光采集起来。此后只要看到有人在地铁上读书,她就用手机拍下来,哪怕为此要坐过站,她也要记录下这一个个平凡又动人的阅读画面。

从2019年“世界读书日”正式推出第一集《出发》,到2020年1月最后一集《感动》收尾,推出的节奏不算快,但在10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的收获超过预期。

这条通往梦想的必经之路上

“你以为坐地铁时没有人在看书,你以为大家都很浮躁地在看手机。也许只是因为,很多时候,你自己在低头看手机。你没有从自己的手机里抬起头来,所以你没有看到他们,就以为他们不存在。”朱利伟说。

从这100多次相遇中,我们“打捞”了一份书单:茨威格的《人类群星闪耀时》、林语堂的《老子的智慧》、夏目漱石的《我是猫》……朱利伟笑称她为“女神”,并特别整理了一份“女神”书单发布到网上。很多网友看到后循着书单开始了自己的阅读之旅。在我们眼中,她已经成为一个完美的“地铁阅读符号”。一位拍摄者、一位阅读者之间无声的默契,带来了最本真的温暖与感动。

数千万演员参与的大片

也许无须特别留心,你就会发现,在地铁上经常能看到上班族在看和职业提升相关的各种资格考试辅导书。这也是朱利伟在地铁上经常见到的。从注册会计师到注册岩土工程师,从公务员考试、司法考试到日语能力测试,她甚至可以根据大家在看的备考书来判断最近又到了哪个考试季。

●因为他们,地铁成了一座流动的地下图书馆,这座图书馆的书单由每一个地铁读书人开列,他们共同编织了一个城市的精神底色。

我们总在一路向前……

日前发布的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7本、电子书阅读量为3.32本,手机和互联网成为国民每天接触媒介的主体,纸质书报刊的阅读时长均有所减少。

英国小说家毛姆曾说:“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在这个“小世界”里,映射着阅读者的梦想、追求、困惑、成长、悲喜。或许短短十集的微纪录片无法勾画出地铁读书人的全部样貌,但这份在地下拥挤人潮中流动的隐秘书单,让城市有了更多温度与深度。

打开了一天奋斗之门

有网友问她“是不是坐地铁上下班的时间特别长,才看到这么多”,其实朱利伟每天通勤在地铁上包括换乘的时间只有半小时而已。而这有限的半小时,足够她邂逅一位位地铁读者。

勾勒出“一本书开启一段旅程”的特殊阅读群像

从《上地的“长征”》到《劲松“围城”》

2018年7月31日。他看书太认真,到这一站疑心坐错,从车厢走出来看地铁线路图,看完后又走进车厢。他看的是《从查理大帝到欧元:欧洲的统一梦》。

出于对阅读的热爱,对全民阅读推广的关注,我们迅速达成了拍摄制作的共识,决定以微纪录片方式呈现“地铁上的读书人”,核心诉求设定为“在快时代如何慢下来,在喧嚣中如何回归内心”。第一季计划推出十集,在新华网、微博、微信、学习强国及几大视频平台等渠道发布。


又快到一年一度的“4·23世界读书日”了。作为一名出版工作者,朱利伟虽然也忙于配合各种大张旗鼓推广阅读的活动,但是心里却很清楚:“其实,对于真正喜爱阅读的人来说,任何一天都是读书日,任何地点都可以是读书角。”(本版照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一个快节奏的城市,地铁是交通动脉中的重要血管,它呼啸而来,疾驰而去。大城市的通勤时间往往很长,利用这段时间读书,快与慢、流动与静止之间形成反差对照,这让我意识到这种行为的仪式感和普遍价值。

却仍有一束光透过缝隙照射进来

去年过完年,朱利伟乘地铁上班时,无意间发现身边一个男青年在读《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她知道这是一本关于人生哲学的有趣的名著,但自己并没有看过,“我很想问他:‘好看吗?’可是我不好意思,就只是把他读那本书的场景拍了下来。”从此以后,朱利伟开始逐渐留心那些在地铁上读书的人,并随手把他们读书的画面用手机镜头记录下来。

生活细微处从来不乏美好与感动,地铁阅读同样如此。在第二集《遇见》里,我们记录了一位特别的地铁读书女孩。2018年6月,朱利伟在上班早高峰第一次遇见她,至今她在镜头里出现了100多次。每次都在同一段时间,同一个站台,同一个位置,腰背笔挺地坐在候车椅上,安静地阅读20分钟,然后上车离开。

据说 一个真正的勇士

人们总是难免在不经意间,仅凭衣着去打量那个在地铁上站或坐在你对面的陌生人,朱利伟此前也是如此。可她发现,自己的想象,常在看到对方在读什么书之后被“打脸”:

2019年初,因为偶然在豆瓣网站上发现一个名为“地铁上的读书人”的相册,我开始关注相册的拍摄者——出版社编辑朱利伟。从2018年2月开始,这个相册不断更新,千余张照片记录了众多在地铁上读书的乘客。

每个人都是主角

2018年5月21日。等车的红领巾。

一份隐秘书单让城市有了更多温度与深度

尽管不清楚人生的终点在何方

这位背着名牌皮包,烈焰红唇,美甲做得很精致的女士,可能是个爱花很多时间打扮自己而精神生活有点空虚的人吧?——她却从皮包里拿出了《战争与和平》开始读;

十集微纪录片播发后,我们切实感受到了分享的乐趣和力量,很多网友因为看了这些照片和视频,也开始观察地铁上的读书人,并随手拍下照片发给我们。身边的一些朋友开始习惯出门随身带本书,甚至买了电子阅读器。在新华网微博下,有众多的网友留言,诸如“我们不一定能把握生命的长度,但阅读却能拓展生命的广度,延伸生命的深度。”“这些直抒的语言,感动了我,让我重新拿起了书本。”因我们微不足道的努力产生的一些微小改变让人欣喜,但我相信,这更是阅读的魅力所致,我们做的,仅仅是呈现。

在这困顿与喧嚣之中

乘客在地铁上读书的画面,在很多人印象中,仿佛只存在于国外。不少人对国内地铁乘客的印象,基本上是一律都在玩手机。哪有人读书?尤其是上下班高峰时的地铁,大家挤得都快悬空了,哪有空间给人读书?在这样逼仄的环境里,又有谁能静下心来读书?

图片 2

制片:安君杨

朱利伟以前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当她开始留心地铁上的读者之后,发现竟然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有人在乘地铁时读书,几乎每节车厢都有读书人。虽然和低头玩手机的绝大多数乘客相比,在地铁上读书的人确实是少数,但却不乏有人在拥挤的车厢里边读书边用笔写写画画,或者在候车排队时翻开一本书,甚至在换乘的扶梯上仍然手不释卷。

城市居大不易,冗长的地铁通勤时间,不亚于一场“自我修行”的开始。在这条通往梦想的必经之路上,很多人并未将拥挤当作挣扎的借口,纪录片中呈现了大量拿着各种复习资料的备考族身影,他们在地铁的犄角旮旯里奋战会计、法律、建造师等资格考试。

地铁,悄然承载了多少人的岁月流转

在地铁上读的书,能是什么书?大概是无聊的书吧;在地铁上读书的,能是什么人?大概是无聊的人吧。

作为一名职业的出版人,朱利伟说,她常常被镜头中超乎认知的瞬间击中,被这些平凡的美好所打动。因为他们,地铁成了一座流动的地下图书馆,这座图书馆的书单由每一个地铁读书人开列,他们共同编织了一个城市的精神底色。

不仅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是这样的!”朱利伟赶紧解释,“我刚才拍下了你在读书的照片,我可以发给你吗?”朱利伟边说边拿出手机给男子展示她刚才捕捉下的画面。紧接着,她左右滑动屏幕给男子看自己的手机相册。“你看,我经常注意在地铁上读书的人,把他们读书的场景拍下来。这是我拍到的在地铁上读书的人们。”

大开本的辅导书其实并不方便在地铁上阅读,但因为时间宝贵,地铁通勤路成了他们重要的复习场所,甚至一同乘车的家人还为他们撑起“爱的阅读角”。《首席法务官》《纪录片编导与写作》《建筑抗震设计规范》《经典技术分析》《公司理财》……每一本书背后都浸透着他们的学习思考、追求拼搏,每一本书都通向一个更丰富、更立体的生命。

六点五十起床

不少外地的网友赞叹:“北京真是一座有文化的城市!我们这里就很浮躁,没有人在地铁上读书。”不用朱利伟出马,当地的网友自会反驳哪天几点在几号线上看到有人在读书。有朱利伟认识的朋友或不认识的网友,也开始学她,拍摄自己所在城市地铁上的读书人,分享到朋友圈或者传到网上。

一位老人在地铁上教孙子读写《声律启蒙》。朱利伟摄/光明图片

有人却把地铁当做“书房”

男子从手中的书里抬起头,莫名其妙。

面对朱利伟拍摄的丰富庞杂但看似同质感较强的照片素材库,如何梳理出合适的脉络去完成表达是前期筹备工作中的难点。经过和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合作伙伴的反复讨论,最终根据照片记录的不同情境,确立了十个“关键词”,分别是出发、遇见、生活、成长、意外、改变、选择、看见、回忆、感动。它们分别是每一集的主题。

他们牢牢抓住梦想与成长的主动权

男子合上手中的《中国古代农耕史略》,很感兴趣地看朱利伟的相册。“这么多呢。”他讶异又惊喜。

在地铁车厢有限的空间里,在一段几十分钟的行程中,图书链接着现实与更好的生活,链接着仅有一次的人生和无限的平行宇宙,链接着普通人与智者的精神交流。在地铁上读书,是他们在拥挤人潮中为自己搭建的精神角落。

更敢于在北上广深的早高峰挤地铁

“读这些书,也算读书吗?”

原标题:在地铁上读书,搭建起精神角落

美术设计:程媛媛 杨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