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3

民粹主义风潮冲击欧洲

问题:为什么有些美国上流社会反对特朗普?

如果看过《疯狂动物城》,大概会对其中深刻的现实隐喻记忆犹新:数十个动物莫名变得狂乱,而其“显而易见”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全都是食肉动物。由此整个动物城掀起了一场歧视、抵制乃至隔离食肉动物的运动。最后发现这不过是一场误会。接着点题:不论食草动物还是食肉动物,都要互相团结,不能因为恐惧而彼此分裂。

这股民粹主义风潮不仅改变欧洲各国政治格局,平添各种不确定性和未知风险,而且给二战后开启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带来严峻挑战。冯仲平认为,由于欧洲深陷各种危机,无论是主流政党还是极右翼政党都没有能力很快解决这些问题,预计欧洲今后较长时间将处于经济低迷、政治动荡、外交内向、一体化停滞境地。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所长黄平说,欧洲国家近年来出现经济上的保护主义、政治上的保守主义、社会思潮上的民粹主义,这背后折射出精英与民众的分裂、贫与富的分裂、传统欧洲人与外来移民的分裂,也是精英层内部的分裂。无论如何,民粹主义风潮正在冲击和改变欧洲既有政治生态,引发深远变革,让欧洲面临艰难的抉择。

回答:

影片主旨映射了当今欧美的主流文化价值观——“文化相对主义”(cultural
relativism)或者说“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承认并尊重少数族裔,平等对待不同文化。

欧洲;民粹主义政党;政治;奥地利;欧盟;全球化;反对;总统选举;大选;一体化

美国的上流社会不同于旧大路的上流社会,因为旧大陆的上流社会往往通过世袭爵和财富的形式成为上流社会的。美国本身由于是一个移民国家,而且移民美国的人不是因为宗教问题就是因为经济状况,基本都是被迫来到美洲大陆的。他们大多数是社会底层,但是通过自己努力可以成功拥有很多财富,成为社会的上层,并且有自己的圈子和行为方式。所以美国社会的上层阶级从来不隐晦自己对于财富的渴望,而且身体力行去实现致富。

然而特朗普的横空出世似乎打破了美国一贯奉行的价值观,并以其特有的“政治不正确”一路高歌猛进,过五关斩六将,一直到7月19日,被共和党正式提名为总统候选人,以其“不可能的可能”最终抵达了与希拉里的决胜场——离莅临白宫只一步之遥。

两场选举,两种动向。4日举行的奥地利总统选举中,右翼民粹政党奥地利自由党候选人霍费尔落败。同一天,意大利修宪公投中,反对阵营大幅领先,力推修宪的总理伦齐宣布辞职。

图片 1

人们因此将这一现象称之为“特朗普现象”。

两场选举的背后,是欧洲传统政治势力与日益上升的民粹主义、建制派与反建制派、全球化与逆全球化之间的争夺与博弈。这种对垒将成为未来欧洲政坛的一大主题,欧洲政治生态或将因此改变或重塑。

(美国上流社会)

1、

背后有深因

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有钱不一定是上流社会,但是想进入上流社会必须有钱,进入了上层社会也可能有朝一日因为某些原因被踢出上流社会。一般而言,在美国富一代一般而言不认为属于上流社会,因为其手中的钱都比较新,想要进入上流不是需要将钱变旧,这个过程一般都是通过捐助和慈善的形势完成的。这样可以上流社会的认可,从而进入上流社会。上层社会基本都是有家族和传承的,比如商业家族洛克菲勒、杜邦等,还有政治家族肯尼迪、罗斯福、布什等。

什么叫做“不可能的可能”?

对于什么是民粹主义,存在不同的定义和内涵。事实上,左右翼都有民粹主义,其共同点是反对精英阶层、主流政治和既有体制。民粹主义者自称在为“被遗忘的普通人”发声。在奥地利总统选举中,候选人霍费尔以“奥地利第一”为竞选口号,向竞争对手挑战说,“你的背后是上流社会精英,而我有人民与我同在”。

图片 2

2016年3月,英国经济学人智库发布报告评2015年全球十大危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排名第六。

以往,欧洲民粹主义政党支持率很低。但近些年来,它们的影响力持续上升,成为欧洲政坛不容轻视的政治力量。这种现象的出现绝非偶然,其背后有着深刻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原因。

(布什家族)

法国总理Manuel Valls在Twitter上写道:“特朗普像其他人一样宣扬仇恨。”

美国学者法里德·扎卡利亚日前在《外交》杂志刊文指出,欧美当前共同面临着经济停滞的挑战,这与人口结构、全球化、技术和预算等问题相关。对此,建制派希望推行标本兼治的解决方案,但这种渐进主义让许多选民不满,后者想要更加激进的改革方案。

特朗普属于典型的富二代,他老爹是靠着房地产起家的,所以虽然说特朗普总是夸耀自己是靠着其自身的努力才成为富豪。其实如果不是他父亲的人脉和关系,特朗普可能不会有今天的这个成就。特朗普本身属于标准的美国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但是其决定参选总统之后。上流社会的很多人都开始反对他。这其中主要是以政治家族为主,因为政治家族本身基本都是美国体制内的建制派。特朗普是一个商人,但是其却染指了本来不属于他的领域,并且用了一种很让美国建制派反感的做法。那就是用鼓动民粹的方式来赢得大选,这都要归功于其竞选举略师班农的指导。

埃及最高宗教权威像其他人一样对特朗普进行了谴责,称他有“伊斯兰恐惧症”,是种族主义者。

“如果一个国家的政界主流未能倾听和解决民众的担忧,新兴政治力量就会煽动恐惧和偏见,致使民粹主义抬头,”他写道。

图片 3

CNN等主流媒体自特朗普参选就一直负面消息不断,从没给过川普一句好话。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认为,欧盟现在面临各种经济、社会、安全挑战,引发中下阶层民众的严重不满,这为民粹主义提供了很好的土壤。传统主流政党对于当前问题束手无策,解决不了问题,就为民粹主义政党提供了机会。

(特朗普与父母)

自特朗普公开参选之后,共和党党内就掀起了“Never
Trump”的运动,意思是,投给谁也不能投给特朗普。

欧盟迎危机

上流社会的一种英文翻译为“ polite
society”,中文直译为文明礼貌的社会。然而对于社交媒体达人的特朗普而言,其几乎天天在推特上怼人,制造者网络暴力。他的一些言论和政策有悖于美国的主流价值观念,加剧了社会的分裂和对立,尤其是在性别、种族、移民、宗教等方面。这些价值观念恰恰是美国上流社会所最为珍重和推崇的行为准侧。所以现在的特朗普也基本被美国上流社会所踢出,他也成为了美国社会底层“草根”的代表。一些美国的上流社会的很多人都撇清了与特朗普之间的关系,一些活动特朗普也不被邀请之列,比如麦凯恩的葬礼。特朗普不仅自己被上流社会所排斥,而且他的女儿伊万卡也因此而被波及。可见现在的特朗普家族自从“改行之后”,处境是多么的尴尬。

7月18日共和党党代会现场,大批听众提前离场,场外130名妇女裸体抗议,共和党里小布什、罗姆尼和麦凯恩直接拒绝参加提名特朗普的党代会,科鲁兹更在演讲时临时变卦,公开表示反对特朗普,绝不会投票给他,同时还加了一句vote
your conscience,要选民凭着自己的良心投票。

当前,几乎每个欧洲国家都能看到民粹主义政党的身影,虽然影响或大或小,但其政治主张有着相似之处,包括反欧盟或反欧元、反对外来移民等。

图片 4

怎一个惨字了得……

比如,在英国脱欧公投中,脱欧派最重要的主张就是反移民,而德国选择党、法国国民战线等民粹主义政党也持同样立场。

(特朗普家族)

然而即使如此,特朗普依然以体制外的业余身份,力挫群雄,打败了党内一力支持的政治明星如科鲁兹、卢比奥、小布什等,最终挺进决赛。再到7月25日,据美国CNN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达到了44%,对比希拉里的39%,反超了5个百分点。

这股民粹主义风潮不仅改变欧洲各国政治格局,平添各种不确定性和未知风险,而且给二战后开启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带来严峻挑战。

本文图片来自谷歌图片,感谢提供,欢迎加大家批评、指正、留言、点赞、关注!

回答:

图片 5所谓美国的上流社会,就是美国的那些既得利益者,他们非富即贵,不是华尔街的大佬,就是卖军火的贩子,要挤进这个上流社会的圈子自然是十分的不易,而一旦成为上流社会的一分子,自然也就希望这个上流社会千秋万代,永远统治着美国乃至整世界。

在上流社会看来,美国不但是一个成功的资本主义样板国家,而且还是天下地上自古以来最成功最伟大的国家,当然不容任何人对其有所怀疑和颠覆。

这种顽固把一切质疑美国制度的人都视为敌人,甚至包括像特朗普这样只是想修复美国制度的“自家人”。

特朗普确实是看到了美国的一些问题的,只不过他的做法并不真的就是一副针对美国顽疾的良药。我们知道,有些人是很不愿意吃药的,不喜欢裹着糖衣的良药,也不喜欢吃赤裸裸的良药,何况特朗普给美国开的药良莠不分,还都是虎狼之药,其中包含一些毒药也说不定。

其实特朗普在美国扮演的也就是一个“改革家”的角色,这种角色必须高瞻远瞩,魄力非凡才行,不然一定会失败。像特朗普这样的人,要人品没人品,要能力没能力,刚愎自用,反复无常,亲小人远贤臣,美国上流社会能喜欢他才怪!

回答:

因为美国精英人士的所谓的政治正确。现在在美国以及西方流行着“政治正确”的普世价值观。而这些普世价值观可以归结为支持多元化文化,彼此互相尊重。但是本来一个很好的出发点被美国民主党变成了道德绑架。导致所谓的弱势群体比如黑人,比如穆斯林,比如同性恋,比如女性。变成了我弱我有理。

比如说USC的传统之一,就是在橄榄球赛时,由一名打扮成特洛伊勇士的骑手,骑着白马Traveler绕场一周,来活跃气氛。

1961年,南加大的工作人员在当年的玫瑰花车游行(Tournament of Roses
Parade)上,看到了这匹白马,便说服马的主人Richard
Saukko带Traveler到橄榄球赛上来表演。从此以后,Traveler就成为了南加大的吉祥物。

第一任骑手Richard
Saukko于1988年退休,白马Traveler也已经换到了第七只。2010年,时任南加大校长Steven
Sample,向学校赠送了一尊Traveler的雕像。

那么,这匹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白马,又犯了什么众怒呢?

Saphia Jackson,南加大的黑人学生组织USC Black Student
Assembly的一名领导成员,在最近的一次集会上,要求大家一定不能保持沉默,而且要“小心身边的白人至上主义(white
supremacy hits close to home)” ,然后他举了个例子:

南加大的吉祥物traveler,和南北战争时期的南军统帅罗伯特.李的坐骑重名。

相必大家看了也是哭笑不得啊!而这就是精英人士认为的政治正确。民主党就是凭借政治正确为出发点去吸收穆斯林和黑人以及女权主义者选民的投票。说白了就是为了拉投票去跪舔。

政治正确到丧心病狂的地步,这种滑稽场景总会一次次重演。黑人群体的敏感,某种程度上是出于对“黑”的深恶痛绝。就好像如果你认为“娘炮”是个负面词汇,首先你得觉得“娘”和“女性”不是个好东西。同样穆斯林,女权主义也是一样道理

所以说为什么美国精英人士对特朗普的反对,美国主流媒体对于特朗普的反对,也是出于政治正确的要求。就好比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为希拉里站台演讲的时候所说:“当他们没有底线,我们就要站上道德高地。”

种族和性别平等,自然是道德高地。道德本身没有错,只是站在其上批判一切,就让人难以区分真情实感和伪善的成分了。

这也导致了许多黑人或者穆斯林犯了罪之后以自己是黑人或者是穆斯林曾经是弱势群体而走上犯罪之路博得同情,从而开脱罪名。导致了民众对政治正确的反感。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可以上台,因为普通民众并没有因为政治正确而获得什么,反倒是使社会上的犯罪暴力事件暴增。而那些精英人士则只顾着自己所谓的道德高尚,才不管这些。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回答:

不要用惯性思维想像,这是美国先贤定的机制,确保各阶层具有强大的纠错功能,以使国家不驶偏或极时纠正!

图片 10回答:

特朗普的执政方法已触动了许多人的经济利益,一开始为了少数商人的利益挽救美国钢铁企业,结果是得罪了国内大多数制造业,。造成大批的企业减员倒闭,同时也得罪了全世界。农场主更是苦不堪言,当初投票给特朗普带来利好结果适其相反,大豆、猪肉等许多农作物无法销售众多农场主面临破产。特朗普向欧州盟友推销,欧盟答应很快可行动十分艰难,世界上没有一个市场能超越中国。金融业视特朗普为温神,原本美元可以随意印刷的现在确要回到金本位置自作死。特朗普领导团队矛盾重重,如果不能在短期内有所作为恐怕很难等到下届选举了。

回答:

因为美国没有出台“禁止惘仪肿殃”“自觉伟互以某某某位何鑫的肿殃权威”

回答:

因为特朗普有些政策倾向于平民,有损上流社会利益!

回答:

因为美国上流社会不代表下层民众的意愿,因为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战略政策是让所谓的更多的民众受益。其实这就是两个阶级的斗争,只不过特朗普这个白痴孙子,把一些政策玩儿的太极端。

回答:

可能是特朗普为穷人考虑得多一点,那怪富人去嫉妒和提意见。

回答:

美国人特别是政治人物一直似乎站在道德制高点行事,一切也似乎有规有矩的,而特朗普一反常态,仗着所谓有民意支持,一味按照他的商人老板方式行事,我行我素,甚至离经叛道,是一种典型非建制派风格,所以遭到一些建制派的反对理所当然。

或者是因为他名模是什么给了川普如此大的魅力——

冯仲平认为,当前,民粹主义的兴起可以说是欧洲一体化最大的敌人,欧洲一体化的理念思想实践正是民粹主义所反对的。民粹主义要求把“主权”从欧盟手中拿回来。

难道是因为他那一头凌乱的秀发?

更大的挑战是,民粹主义政党即使借助民意上台,也难以解决欧洲面临的各种难题。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就曾明言,民粹主义尽管能够提出很好的问题,但很少能够找到正确的答案。

图片 11

冯仲平认为,由于欧洲深陷各种危机,无论是主流政党还是极右翼政党都没有能力很快解决这些问题,预计欧洲今后较长时间将处于经济低迷、政治动荡、外交内向、一体化停滞境地。

或者是因为他名模女儿给他带来的助攻?

大戏在后头

图片 12

今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欧洲民粹主义政党一片欢呼雀跃,认为“精英们的世界正在坍塌,而他们的世界正在建立”。

让我们再次回到《疯狂动物城》,品咂其中一些小隐喻,或许可以理解。

法国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表示,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赢得大选后,她赢得法国大选将是席卷全球政治风暴的下一步。极右翼的荷兰自由党主席海尔特·维尔德斯说:“美国发生的事情在欧洲和荷兰也可以发生。”

兔子朱迪和狐狸尼克找羊副市长帮忙,从影片段落可以看出,羊副市长虽名为市长,但更接近一个打杂的,“他只是需要我的选票”,羊副市长对他们两个人如此说道。羊副市长的现实隐喻大概就是黑人兄弟了。最简单的,从其装束即可看出。羊副市长有一头软蓬蓬的卷曲头发,黑人大兄弟的头发不也如此么。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所长黄平说,欧洲国家近年来出现经济上的保护主义、政治上的保守主义、社会思潮上的民粹主义,这背后折射出精英与民众的分裂、贫与富的分裂、传统欧洲人与外来移民的分裂,也是精英层内部的分裂。

再一个,兔子朱迪初次到警察局报道,豹警官开玩笑,说朱迪so
cute。朱迪就说了,兔子之间可以互说“可爱”,但是其他物种说兔子可爱就不行了。

在一些西方媒体的描述中,民粹主义在欧美国家大行其道,势不可挡。但意大利公投和奥地利总统选举结果传递出不同的信号,表明来自不同阵营、持有不同立场的政治势力依然在激烈博弈,其结果关系欧洲未来政治生态与前途命运。

图片 13

2017年,欧洲国家还将迎来多场重要选举,包括法国总统选举、荷兰大选、德国大选等。民粹主义和传统政党之间、反建制派和建制派之间的博弈仍是关注焦点。此外,也不排除一些传统政党为获取选票,可能吸收民粹主义政党的部分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