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全国空气最差城市市长换人 前市长两度被约谈

地方政府不想被约谈?这五个雷区要避开

图片 1

图片 2

工作中被谈话,通常都不会是好事儿。地方政府被约谈,更是如此。

图片 3

山西临汾华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生态环境部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27个地方政府被约谈。约谈原因主要集中在大气治理工作不到位、自然保护区管理不严格等方面。

将长江边5000多亩湿地推平建工业园区,多年来仅3家企业入驻;对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落实不力——2018年,生态环境部约谈重庆市石柱县,要求立即停止违规开发活动,加快生态修复,严肃问责。图为2018年6月6日无人机拍摄的石柱县水磨溪湿地自然保护区内的工业企业和远处的长江。

因为环保,山西省的一个地级市临汾走进公众的视野——被连续约谈之后,临汾市市长正式换人。

约谈制度由来已久,被约谈的地方政府也逐年增加。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4年被环保约谈的地方政府有6个;2015年有18个;2016年有8个;2017年有23个。

图片 4

近日,山西省临汾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召开。会议经审议和表决,决定任命董一兵为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接受刘予强辞去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请求,并决定董一兵为市人民政府代理市长。

那么,公开约谈现场到底是怎样的呢?据报道,约谈会现场通常是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相关负责人、生态环境部有关业务司局的负责人与被约谈的地方政府负责人面对面坐着。

2018年,中央环保督察对江苏泰州市泰兴市进行“回头看”,发现两年前交办处置的一处化工废料填埋点丝毫未动就宣布完成整改;另一处污泥堆放点堆放量不减反增。图为2018年6月11日无人机拍摄的泰兴市滨江镇头圩村紧靠长江岸边的污泥堆积池。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山西临汾市空气质量在全国重点城市排名垫底,而2017年、2018年市政府负责人两次被环境部约谈。公众在感受到“落后生”面临巨大环境压力的同时也注意到,此次新获任命的临汾代市长董一兵,在调任前曾担任山西省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厅长。

约谈会由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指出问题,有关司局负责人提出要求,被约谈地方的政府负责人表态和签署会议纪要四个程序组成。整场会议充满地方政府负责人的歉意和承诺,“心情沉重”、“触动很深”、
“深感自责”、“倍感羞愧”等词十分常见。最后作出保证,明确列出了整改举措和整改期限。

2018年,新组建的生态环境部持续加大了约谈力度,从约谈、通报到问责,生态环境保护始终保持高压态势,且渐成常态,效果也日益显现,为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保驾护航。

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指导思想之下,生态环境部门的负责人也出现了比较频繁的调动。不仅仅是临汾,此前已有多地生态环境厅(即原环保厅,2018年机构改革之后,随着生态环境部成立,地方环保厅也相继调整为生态环境厅)厅长直接调任地方担任市委书记或市长,如辽源市委书记柴伟、蚌埠市委书记汪莹纯、郑州市委书记马懿等。

如今,约谈、通报、问责已成为生态环境部重要的督政手段。被约谈后,生态环境部会适时进行“回头看”。数据显示,2018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分两批对20个省份进行督察“回头看”,共问责超8000人。

“从宽松软到现在从严从紧从快处理,环保问责今后将成为常态,让不重视环境问题的人意识到理念错误,让没有认真履行责任的人切实履责。”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在生态环境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

临汾市连续两年遭遇“约谈”

但正如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所言,“建议地方不要走到这一步。”

27地被约谈

2017年1月,山西临汾因二氧化硫浓度屡屡“破千”,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也让当地的空气质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图片 5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2018年被约谈的27个地方政府,主要是由于大气治理工作不到位、自然保护区管理不严格和非法倾倒固废等原因被约谈。

当月,原环保部对时任山西临汾市市长刘予强进行了约谈。根据原环保部发布的信息,临汾市2016年入冬以来,二氧化硫浓度均值严重超标,但临汾市未及时向社会发布预报预警,也未采取有效的针对性控制措施,应对工作被动。

雷区一:大气治理不能放松

2018年5月3日,因2017年秋冬季大气治理不合格,山西省晋城、河北省邯郸和山西省阳泉3市政府主要负责人被约谈。由此开始,拉开了2018年环保约谈的大幕,也被外界认为传递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即大气污染改善已经上升到国家高度。

此次事情后,临汾的环境问题不断暴露,环境压力日益增大。2017年,临汾市在山西省11市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排名中垫底。

2018年的首场环保约谈是因为一场大气治理不合格而展开的,而被约谈的均是该市市长。

2018年8月1日,由于大气治理不力,生态环境部对北京通州区、保定曲阳县、石家庄赵县、晋城城区、新乡辉县等地区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进行约谈,督促加大大气污染治理力度、压实工作责任。

2018年3月底,生态环境部组织检查发现,临汾市6个国控空气自动监测站部分监测数据异常,采样系统受到人为干扰。

2018年5月3日,因为没有完成空气质量改善目标,生态环境部约谈了山西晋城、河北邯郸和山西阳泉3市政府主要负责人。

在自然保护区管理方面,2018年6月4日,生态环境部对重庆市石柱、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和江西省宜春3市党委或政府主要负责人约谈。2018年9月26日,针对侵占破坏自然保护区问题,生态环境部约谈了辽宁锦州、吉林延边、江苏镇江、安徽宣城等8地主要负责人以及安徽、重庆、云南三省市林业部门负责人。这次约谈了地方11名正厅级官员,不仅约谈林业部门负责人,还约谈相关地方的主要负责人,约谈对象更加广泛。

图片 6

约谈会上指出,尽管晋城、邯郸、阳泉秋冬季也采取了有力的治污措施,但相比其他城市还有薄弱环节。从多轮督查巡查情况看,晋城、邯郸、阳泉3市存在的污染问题较多。

非法倾倒固废也开展了一次约谈。2018年5月11日,广东省广州、江门、东莞,江苏省连云港、盐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和浙江省温岭7个城市,由于数十家企业非法倾倒危险废物且有的性质非常恶劣,各城市的正副市长被约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