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8

整治秦岭违建别墅 陕西省一度打折扣

学习小组:整治秦岭违建别墅,带给我们三大警示

央视播放《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整治始末》,发布“秦岭违建别墅拆除”调查情况

总书记六次批示此事 背后究竟有哪些隐情

“我个人有个习惯,就是不说则已,说了就要过问到底,否则说的话就是废话,不如不说。”

整治秦岭违建别墅 陕西省一度打折扣

2018年7月以来,“秦岭违建别墅拆除”备受社会关注。中央、省、市三级打响秦岭保卫战,秦岭北麓西安段共有1194栋违建别墅被列为查处整治对象。

小组刚刚看完央视播出的《一抓到底正风纪》,就想起上面这句话,出自于1991年底时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在一次会议上的讲话。

2018年8月8日,西安市鄠邑区“西安院子”,建好的别墅群后是正在建的工地。别墅群的一小角已经被拆,被拆处停着一辆挖掘机。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和秦岭违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问题先后六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这次拆违整治,中央指派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担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

这部新闻专题片披露的是习近平6次批示下,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的始末。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信息,小组分享给各位组员三点警示。

1月9日,央视播放节目《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整治始末》,发布“秦岭违建别墅拆除”调查情况。

图片 1

图片 2

节目内容显示,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违建问题作出重要批示后,西安当地时隔20多天后才成立调查小组。调查小组清查出违建别墅数量为202栋,但实际上,违建别墅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整治也存在虚假整治,只有部分进行了处置。

徐令义:

警示一:政治规矩、政治意识淡薄,干事岂能不讲政治?

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又作过三次重要批示指示,但陕西省委仍没有重视,甚至出现边整治边违建的破窗效应,以及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为什么党中央的明确要求,在一些地方贯彻落实得不认真、不彻底?表态的调门很高,落实的效果差,甚至阳奉阴违?归结起来就是违建别墅它是一个表象,不讲政治是根本。

习近平第一次批示是在2014年5月13日,媒体报道:陕西秦岭北麓山区私建上百套别墅,山体被肆意破坏,生活污水随意排放。看到材料后,习近平当即批示。

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再作重要批示指示。中央指派以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为组长的专项整治工作组入驻陕西。

地方上的违章建筑何以惊动中央?习近平总书记为何四年来就同一问题作出六次重要批示指示?秦岭违建别墅这一沉疴顽疾始终得不到解决的背后,反映了怎样的政治问题?

对于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主要领导应该亲力亲为,这是我们党内的一条最基本的政治规矩。

行动清查出1194栋违建别墅并进行拆除,所在土地复绿复耕。有多名干部被处分。

图片 3

而面对习近平的重要批示,陕西省委和西安市委,却是轻轻放下:

焦点1

秦岭是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更是涵养八百里秦川的一道生态屏障,具有调节气候、保持水土、涵养水源、维护生物多样性等诸多功能。

接到批示,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

收到批示20多天后才成立调查小组

从西安市区开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秦岭北麓山脚下,沿途随处可见“保护秦岭,整治违建”的标语,当地人说,在这次整治之前,进山的必经之路上多是别墅楼盘的销售广告。

5月17日,时任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批转时任西安市市长董军阅处。

2014年3月,秦岭违建别墅破坏生态环境情况再次被媒体曝光。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记者:你们判断这些房子干什么用的?

5月19日上午,西安市政府常务会间隙,时任市长董军在走廊对区县领导简单作了口头布置。

2014年5月15日,陕西省委办公厅收到重要批示后,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

村民:当时建的时候都知道,是盖的别墅。

直到接到批示20多天后的6月10日,西安市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由一位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担任组长。

2014年5月17日,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批转时任西安市市长董军阅处后,董军也只是在5月19日市政府常务会的会议间隙,将长安区、户县等区县领导召集到会议室外的走廊,简单作了口头布置。董军在随后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上也没有传达和学习重要批示,以至于参会的时任常务副市长岳华峰直到一个月后才听说这件事。

记者:也是眼瞅着别墅盖起来了?

1个多月后,时任常务副市长的岳华峰,才听说此事。

西安市委市政府对此也没有进行重视。西安市直到20多天后的6月10日,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由一位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担任组长。

村民:盖得密密麻麻,那么大一片,你肯定对这个生态环境还是有影响的。

2014年7月,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汇报:秦岭违建别墅完全查清,共有202栋。省委对此照单全收。

时任组长乔征称,在开展工作时,如果要动用西安的所有政治资源、人力资源,他这个职务级别做不到。

记者:那个别墅建起以后你们进去看过吗?

2014年10月13日,习近平对此进行了第二次批示:“务必高度重视,以坚决的态度予以整治,以实际行动遏止此类破坏生态文明的问题蔓延扩散。”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主任、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副组长陈章永分析,西安市成立这样的工作组,是完成不了整治任务的;另一方面,西安市的做法也违反党内政治规矩。党内最基本的政治规矩之一是,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主要领导应该亲力亲为,但事实上,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和西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都没有按规矩和要求执行。

村民:进去看过。人家说这一套房要卖一千多万,1700。

但202栋的数据沿用了四年,直到2018年7月中央派出工作组专项整治,最终清查出1194栋违建别墅。

焦点2

图片 4

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违建别墅再作批示:“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这是总书记针对这个问题的第六次重要批示指示。

虚假整治却高调表态工作完成

一段时间以来,秦岭北麓不断出现违规、违法建设的别墅,中央虽然三令五申、地方也出台多项政策法规,要求保护好秦岭生态环境,但是还是有很多人盯上了秦岭的好山好水,试图将“国家公园”变为“私家花园”,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

而违建别墅的发生和演变,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有关党组织的政治建设缺失缺位、软弱无力,有关领导干部对政治纪律缺乏敬畏,政治规矩、意识淡薄。

据悉,调查小组用时1个月对违建别墅进行清查,2014年7月向市里反馈数量共计202栋。但实际上,乔征本人没有对数据做核查。陕西省委也未对数据进行核查,“202栋”的数据沿用了4年,直到2018年7月中央派出工作组专项整治才被更正。

2014 年 3 月,秦岭违建别墅破坏生态环境情况再次被媒体曝光。

警示二: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滋生,批示岂能层层空转?

虽然陕西省委在2014年8月向党中央报告说,秦岭违建别墅的数量已经查清。但习近平总书记在当年的10月13日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务必高度重视,以坚决的态度予以整治,以实际行动遏止此类破坏生态文明的问题蔓延扩散”。

董军:

图片 5

此时,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仍然没有重视。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将调查小组升格为调查处置组,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岳华峰担任组长。

秦岭北麓违章建筑的问题,反映到政府、反映到上级来的这种问题也是比较多。那个时候只是认识到,它是一种建设上的违规行为,还把它没有上升到整个生态环境保护这样一个高度来认识。

而这202栋里,还有多少水分?其实大多数是农民自建的违建别墅。这其中有20栋,就是国土部门已经作出行政处罚的自建房,所以这202的数字事实上就是一个拼凑而成的结果。

对此,岳华峰表示,当时很意外,这个任命其实事前没有和他商量,而他当时也明确和魏民洲说,这是总书记亲自批示的事,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应该由他来当组长。因为一般一把手不挂帅,大家就会觉得这个工作没那么重要。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是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治国理政的重要战略位置,形成并积极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

图片 6

2014年11月14日,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报告称,202栋违建已全部处置到位,其中拆除145栋,没收57栋。

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而这个202栋的数据,在没有全面系统核查的情况下,区县报市里、市里报省里、省里报中央。陕西省委报告里写的“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只是表面文章。

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发现,整治实际上只进行了部分处置:号称全部拆除的别墅中有17栋拆除不彻底;号称没收的有47栋一直未履行任何实质性收归国有手续,只是在门上贴了封条。

刘小燕:5月15日,省委办公厅收到中办督察室转来的总书记的重要批示。时任省委的主要领导批示:由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

在习近平第二次批示之后的一个月,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报告整改情况:202栋违建已全部处置到位,其中拆除145栋,没收57栋,比原计划提前17天。

虽然整治不彻底,但这并不影响当时的西安市主要领导在《陕西日报》联合发表署名文章,宣称“积极作为、勇于担当……违法建筑整治工作全部完成”。

记者:就这个事,陕西省委有没有在省委的常委会上传达学习?

而实际情况呢?17栋拆除不彻底,47栋未实质性收归国有。而这期间,魏民洲频频出现在西安媒体上亮相。

焦点3

刘小燕:当时没有,就是当时时任主要领导批示。

图片 7

边整治边违建 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接到总书记的重要批示,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

虚假整治之后是虚假督察。由省环保厅一名副厅长带队,用一天时间看了三个县四个违建点。除了这四个点,拆了还是没拆,并没有人去较真。

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又作过三次重要批示指示。其中,2016年2月,在对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和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作重要批示中,专门提到秦岭北麓西安境内圈地建别墅问题,并且强调“对此类问题,就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彻底解决、绝不放手”。

图片 8

整治弄虚作假,督察走马观花,但这并不影响当时的西安市主要领导在《陕西日报》联合发表署名文章,宣称“以积极作为、勇于担当的态度,彻底查清了违法建筑底数,违法建筑整治工作全部完成”。

但是,陕西省委并没有全面理解总书记此次重要批示指示精神。2015年2月到2018年7月,近三年半时间里,陕西省委省政府共召开近300次会议,没有一次专门研究怎样做到“不彻底解决、绝不放手”。

5月17日,时任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批转时任西安市市长董军阅处。

图片 9

时任陕西省委秘书长的刘小燕说,由于认为秦岭北麓202栋违建别墅的清理整治任务已完成,违建别墅这一问题实际上没有被作为一项专项重点的工作去落实。

董军:

与此同时,秦岭大量的违建别墅正在搞建设;西安电视里、马路边,大量的别墅广告正在搞促销,甚至有的项目被当成年度重点项目大力推进。边整治、边违建,禁而不绝的破窗效应产生,严重地影响了党委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公信力。

时任西安市市长的上官吉庆说,贯彻总书记2016年批示时,他仅从巩固成果这个角度看待,并未重新、全面审视。

看到以后,我就在承办的文件单上我又批了一段话,意思要求相关区县按照总书记的要求,全力抓好落实。

警示三:不愿担当,不敢担责严重,为官岂能麻木不仁?

因省市对问题视而不见、搞整改避重就轻、摆功绩夸大其词,下面的户县、长安区将别墅建设当成年度重点项目大力推进,产生边整治、边违建、禁而不绝的破窗效应,一些领导干部和管理部门干部趁机掩盖与开发商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行为。

5月19日上午,西安市政府按日常工作安排召开了市政府常务会。会议间隙,时任市长董军将长安区、户县等区县领导召集到会议室外的走廊,简单作了口头布置。

从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又作过三次重要批示指示。

2018年11月,被查的户县县长张永潮交代,自己在此事中收了贿赂。他承认,因陕西省和西安市对违建别墅清查整治走过场,让他在当时侥幸过关。

董军:

其中,2016年2月,在对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和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作重要批示中,就专门提到秦岭北麓西安境内圈地建别墅问题,并且强调“对此类问题,就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彻底解决、绝不放手”。

中央工作组发现,2014年对202栋违建别墅整治之后,秦岭北麓仍然不断出现违规新建别墅达六百余栋之多。

现在看来,确实是政治站位不高,而且工作也很不到位。

图片 10

陈章永称,秦岭别墅事件背后,存在更重要的问题,是管党治党方面宽松软。大量的违建别墅,成为一些干部腐败的重灾区,这是违建别墅清查不彻底、整而未治、禁而不绝的重要原因。

图片 11

2017年5月,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谈及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时强调“如果不抓紧、不紧抓,任凭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不断产生,我们就难以从根本上扭转我国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

上官吉庆称,他认为这些问题延续了多年未得到解决,背后肯定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他考虑到要拆别墅,必然伤害某些人的利益,此外,他也觉得该事是其到任前的旧账。

对中央的工作部署、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陕西省和西安市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层层空转。这为后来秦岭违建别墅整而未治、禁而不绝埋下了隐患。

习近平对于问责也曾强调:“有权就有责,权责要对等……出了问题,就要追究责任。决不允许出现底下问题成串、为官麻木不仁的现象!

就这种行为,陈章永评论,新官不理旧账归结到底是政绩观的问题。“不愿担当、不敢担责。”

陈章永:

然而,在习近平扭住不放,一抓到底的连续5次批示下,秦岭的上百栋别墅发展成了上千栋违建别墅,对于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违建。2016年2月至2018年11月任西安市市长的上官吉庆,竟然事不关己:

焦点4

总书记的第一次重要批示在省市区三级主要领导的层层批示中空转,这也暴露出一个当时的两级主要领导,对贯彻落实总书记批示,思想上是极不重视的。

“怕这些问题延续这么些年了,背后肯定有这样那样复杂的人际关系,要拆这个别墅,肯定要伤害某些人的利益等等。人家都多少年了,这些问题都存在下来了,你能把这个问题能解决到一个什么程度?当然我也有一个活思想,觉得这些事情是在我之前的事情,多少有一点新官怕理旧帐。”

复绿复耕 一些干部被立案调查

在对相关区县领导作了口头布置后,董军在随后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上没有传达、学习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以至于参会的常务副市长岳华峰直到一个月后才听说此事。

2014年,中央第七巡视组反馈问题时就点出:陕西省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不够到位,查办案件力度不够大;执行政策规定不够严格,存在说情打招呼、领导干部兼职清理不彻底等问题

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违建别墅再作批示:“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

记者:六月份你才知道?

图片 12

2018年7月下旬,中央专门派出专项整治工作组入驻陕西,与当地省、市、区三级政府联合开展针对秦岭违建别墅的整治行动。

岳华峰:到六月份左右,我作为市政府的班子成员,要参加相应的会议,通过参加会议才听到了怎么调查啊、总书记怎么批的这些事。

在2017年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省“回头看”时,又反馈同样的问题:省委领导不够坚强有力,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不够到位,存在重表态、抢“头彩”,轻结合、疏落实现象;监督执纪偏软,压力传导层层递减;党内政治生活不严肃,存在“好人主义”现象。

当时已就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胡和平称,他们深感自责、内疚、惭愧,要深刻反思、痛定思痛、痛下决心,知错改错、知耻后勇。

记者:市里面的常务会也没有正式提过这个事吗?

“软问责”将问责变成了“装样子”“走程序”的“假把式”,极大削弱了问责成效,难以对党员干部形成强烈震慑,在一定程度又上助长了不良风气、腐化问题的滋生与反复。

2018年7月31日起,一场专项整治行动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展开,违法建设别墅被一一查清拆除,所在土地复绿复耕。据悉,行动清查出1194栋违建别墅,其中依法拆除1185栋、依法没收9栋,网上流传甚广的支亮别墅被全面拆除复绿。依法收回国有土地4557亩,退还集体土地3257亩,一些党员干部因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

岳华峰:我印象常务会没有传达过,也没有给我们安排任务。

图片 13

魏民洲2018年11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018年11月5日上官吉庆辞去西安市市长职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记者:没有正式就这个批示本身传达过?

图片 14

2018年11月,时任户县县长张永潮、时任西安市秦岭办主任和红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

岳华峰:对,或者说没有进行专门研究。

图片 15

当地村民称,此前的违建别墅区已栽树栽草,变成了公园,视线开阔,令人心情舒畅。“绿水青山多好啊。”

董军:我只是把它作为一个具体的专项的工作来对待,所以没有在常务会上专门来组织学习和传达。

图片 16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张熙廷 据央视报道整理

虽然早在2014年5月17日,西安市就接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件,但是,直到20多天后的6月10日,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由一位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担任组长。

2018年12月25日至26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强调:全党要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坚决同破坏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行为作斗争。

乔征:

而这部专题片警醒所有党员干部的就是最后那段话:

我可以尽我的能力,去干我应该干的工作。但要动用西安的所有政治资源、所有人力资源,也可能我这个职务就达不到能力标准了。因为我是个咨询员,又是退居二线,所有参加我小组的都是副手。

“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是空喊口号,而是重在落实、令行禁止,在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上不打折扣、不搞变通。

陈章永:

实事求是,不图虚名,不务虚功,以钉钉子精神将全面从严治党引向深入。找准方向,用足力度,全党才能形成更加强健的有机整体,才能带领全国人民风雨兼程、披荆斩棘,实现伟大梦想。”

西安市成立这样的工作组,是显而易见完成不了如此艰巨繁重的整治任务的;另外一方面,西安市这样的做法,是违反党内的政治规矩的。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主要领导应该亲力亲为,这是我们党内的一条最基本的政治规矩。但是事实上,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好、西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也好,没有按照这样的规矩和要求来贯彻执行。

(原题为《整治秦岭违建别墅,带给我们三大警示》)

调查小组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对违建别墅进行了清查,并在7月向市里进行了反馈:经过全面清查和各区县党政领导层层签字背书确认,违建别墅底数已彻底查清,共计202栋。

“学习小组”微信公号

记者:作为当年调查组的组长,市里面在向上级汇报的时候说,经过全面清查已经彻底查清,共计202栋。

乔征:在我们现在工作期间,我们对秦岭北麓查处,有各区县党政一把手签字,并且通过举报电话的进行反复,拿出来的是这个数据。

记者:我想确认一下,您本人有没有就这个数字,做过一些核查?

董军:没有,没有把它做过系统的、全面的核查。

事实上,秦岭违建别墅的实际数字远远超过202栋,早在该数据出炉时,就有上千栋连片违建别墅被遗漏在外。那么,这个202栋的数据是怎么查出来的呢?

图片 17

从上个世纪末开始,秦岭因丰富的自然和人文历史资源吸引了很多投资项目,这些项目占地少则几十亩、多则上千亩。

到了2003年,陕西省禁止任何人在秦岭北麓从事房地产开发、修建商品房和私人别墅,但在西安市委市政府保留的一些文化旅游项目中,还是被开了口子。

王永康:

特别是2014年之前,市委市政府都决定保留了一批所谓的旅游项目。但是通过市、区、县、规划、国土部门一路放水,逐渐把旅游项目演变成为房产和别墅项目。

显然,这些连片别墅即使使用各种方式办全了手续、办齐了证照,但根子上仍是违章建筑。这次清查,西安市却把这些连片别墅都排除在外了。

图片 18

陈章永:这个标准的制定,我们认为还是不严肃、还是不恰当,那不严肃不恰当的依据在哪里呢?就没有做到全覆盖,没有按照他们刚开始提出来的拉网式地调查。

记者:当时不管怎么说,也很高调地做了一些调查。

陈章永:这202栋违建别墅大多数是农民自建的违建别墅。比如这其中有20栋,就是由国土部门已经作出行政处罚的农民违建的自建房,所以说这202栋违建别墅,事实上就是一个拼凑而成的结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