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金坛16座土墩墓保护引出制度建设话题—— 谁来为3000年土墩墓加道“护身符”

      
位于句容与金坛交界处的茅山,是全国六大山区抗日根据地之一,也是一座道教名山。在金坛薛埠镇,一面是265省道沿线土墩墓考古获重大发现,一面是常合高速公路金坛段连接线工程沿线16座土墩墓保护悬而未决,有一处已遭施工机械碾轧,这让考古专家忧心忡忡。

本报记者 杨逸尘

图片 1

  “江苏文化常被称作吴韵汉风,而江南土墩墓是吴文化现存最重要的遗存,是江苏文化的根脉之一。茅山周边有几百座土墩墓,是江南土墩墓分布最密集的地区,但是它们不止一次遭到工程建设的威胁。”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呼吁,“如何为这些3000年前的文物加上一道‘护身符’,亟需行之有效的制度建设。”

林留根,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一名从事文物考古工作34年的老同志,几十年如一日,奋战在田野考古第一线,带领考古所干部群众冒严寒、顶酷暑,夜以继日地奋战在大江南北,有力地支持了国家和省重点工程建设,抢救了数以千计的珍贵文物,保护了上百处重要遗址。2018年,他被评为全国文物系统先进工作者。

  记者近日获悉,镇江博物馆参与发掘的金坛顺水桥土墩墓3号、5号和6号墩考古项目,基本完成了初期的器物修复、绘图、拓片、拍照等整理工作。

  一座土墩里已发掘出14座墓葬

“营造全社会都积极保护文化遗产的良好氛围”

  江南土墩墓是吴文化现存最重要的遗存,为配合金坛茅山旅游大道的建设,由南京博物院牵头调集了南博、淮安、常州、镇江和徐州等机构和地区的考古人员对沿线20多座土墩墓进行考古发掘。

  昨天上午,在位于薛埠镇265省道建设工地边,考古人员正冒着高温炙烤,在一个高出地面的土台上忙碌着。这里原本是一座高近4米的土墩,直径超过30米,目前已经清理了2米多深,七八座墓葬朝着墓中心呈环形排列,墓葬中摆放着灰色或黑色的印纹陶罐、陶鼎、陶瓿,以及盘、碗、盅、尊等原始瓷器,还有绿松石玦(一种有缺口的环状装饰物)和石制纺轮。

江苏省面积不大,却拥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13座,文物资源极为丰富。与之对应的是,江苏经济发展水平高、城市化进程特别快,社会发展对文物工作的要求更高。

  镇江博物馆考古部负责该项目的考古人员刘敏介绍,镇江博物馆受南京博物院的委托从去年11月进场参与发掘金坛顺水桥土墩墓3号、5号和6号墩,三墩共发现墓葬15座,祭祀用器物群16座,是典型的一墩多墓形制,据推测可能是等级相对较低的普通百姓家族墓葬。因无文字记载,现场也无人骨,根据出土文物初步判定墓葬为春秋时期。

  考古现场负责人曹军告诉记者,265省道沿线共发掘了8座土墩墓,调集了南博、淮安、常州、镇江和徐州等机构和地区的考古人员进行发掘,其中收获最大的就是南博负责的这座土墩,“古人营建时先在中心埋下去一位死者,之后在它的周边向着中心埋葬其他死者,有时还不止埋葬一层,这样历时上百年,最终形成一个大土墩,而死者很有可能属于同一家族。这座墓我们已经发掘了两层,共14座墓葬,中心墓葬尚待发掘,期待会有更大的发现。”

江苏考古如今已经进入“高铁”时代,在处理建设与保护这对矛盾的过程中,林留根坚持一方面依法依规开展工作,另一方面对自己提要求。“很多情况下,不是领导不重视文物,而是我们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到位”,他告诉记者,“我们坚持依靠和动员方方面面的力量来宣传考古工作和文物保护法,只要做好全面的基础工作,就一定会得到领导和群众的支持。”

  三座土墩墓共出土器物100余件(已修复的),其中包含原始瓷器、印纹硬陶器、夹砂陶器等,考古人员还在现场发现两只绿松石的玦。目前,所有出土文物暂存南京博物院苏南工作站,并即将与南博工地出土文物一起移交金坛博物馆。

  这次发掘也刷新了几十年来学术界对土墩墓的认识。以前学术界认为江南吴人去世后平地起墓,不用葬具,但是在南博发掘的土墩墓内,不仅发现了竖穴土坑墓,还发现了3座带有棺椁的墓葬,“虽然木材已腐朽成泥,但是土色仍然清晰可辨,棺木的大小正好可以容纳一个人,陶器等随葬品都放在棺椁周边。”林留根告诉记者,“埋葬时坟包也不是做成馒头形,而是做成一个长条的土垄,这是以前很少有的发现。”

2017年至今,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在常州金坛旅游大道和265省道建设工程中发现了40余座土墩墓。发掘过程中林留根请交通局的领导到工地现场参观,今年4月又组织了大型的国际土墩墓学术会议,举办了中型的土墩墓考古成果展,还协助拍摄了土墩墓的专题片。

  刘敏告诉记者,镇江博物馆参与的这部分考古项目已于6月19日以评分优秀顺利通过了省文物局专家的田野验收,并获得省内专家一致好评。该考古项目的顺利完成,既丰富了土墩墓的发掘资料,同时也为更好地研究土墩墓不同的埋藏形式提供了有效证据。

  16座土墩墓将何去何从

“从交通局长、总工程师到人大主任、区长都非常认可我们的工作。他们认为,我们是在帮他们工作,帮他们找文化,帮他们擦亮他们的古代文化名片”,林留根说。

  就在离265省道考古点1公里远的井头村,考古队员花纯强昨天与施工队进行了交涉,原因是常合高速公路茅山互通至金坛滨湖新城连接线要修便道,碾轧了一座土墩墓,幸好只是封土被铲了一层,没有伤及墩内墓葬。

由一开始的对立、不配合、考古队员挡在推土机前面,到谈判、磨合,到现在犹如是一家人,基础工作拉近了考古队和地方同志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