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追访新建办公大楼闲置现象 全新商务楼门可罗雀

图片 1

  3月下旬,站在湖北监利县朱河镇政府新建成的办公楼前的王华光一边摇头,一边叹息,在他看来,新建办公楼是一种极大的浪费。“老办公楼还完好无损,并没有到不能使用的地步”。

崭新的办公大楼门可罗雀,有的一放一两年;搬进新办公大楼没几天,又匆匆搬了出去……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仅今年以来就有江苏、广西、河南等多地出现新建办公大楼闲置现象。今年4月,仅黑龙江一省,就有三个地方被曝光政府违规兴建办公大楼或新建办公大楼闲置。建好的大楼为何闲置,造成行政资源的巨大浪费?如何高效合理利用闲置办公大楼?记者进行了调查。

 已经转租给私人公司的办公大楼

  王华光是朱河镇双石村四组村民,而他眼前这座新办公楼占用的土地,其中也包含他家的地。“是从附近4个村子‘抢’过来的,不同意征地的村民,还遭到了社会闲散人员的殴打”。

大楼新建好,不见人进来

  
  近日,记者接到爆料,称在国家三令五申不准新建办公大楼的情况下,河北沧州市孟村回族自治县宋庄子乡却在违规建设新办公大楼。
  记者调查发现,该办公大楼开工建设至今,尚未通过任何审批,也没有相关的立项文件。此外,大楼所在位置的土地系集体所有的耕地。
  宋庄子乡党委书记李国玉表示,乡里想换办公楼已经接近10年,这次违规建新大楼是因为以前的办公楼条件实在太差,属于危楼,而且国家也禁止翻新办公楼,“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们就不会违规。”
  实际上,此前国务院只是再度叫停新建办公楼,并未禁止维修,而整个宋庄子乡新办公楼的建设,从征地、资金安排到最后的停建、转让,每一步都存在违规之处。
  没审批就占耕地
  宋庄子乡位于孟村回族自治县西部,经济结构以农业为主,1996年由高河乡与宋庄子乡合并而成,下辖宋庄子村、许村、小高河村等16个行政村。
  现在的乡政府办公楼位于宋庄子乡宋庄子村,往南走大约1.5公里,就是正在建设中的“乡政府”工地。工地位于许村的耕地上,周围是成片的玉米地。立秋刚过,地里玉米长势喜人。
  工地主体是一栋四层高的办公楼。大楼刚刚封顶,楼正门处的柱子已经刷上了白漆,但大楼的主体外部装修还没有进行。大楼的右侧还有配套建筑在建,刚刚起了一层的砖墙,工地的其他地方则零散堆放着施工用的红砖、沙石。
  与一般工程项目不同的是,整个工地看不到任何关于项目施工内容的指示牌或者公告。
  由于此前几天阴雨,现场并未开工。看门的农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项目属于乡政府,主体大楼是乡政府的办公楼,配套建筑可能是派出所的办公楼,项目大约占地20亩。
  据了解,建设办公楼的土地原本是当地许村村民的耕地,为了建设办公楼,许村村委会出面与6户村民签订了征地协议,土地征收价格为每亩4.5万元。
  于中侦兄弟三家一共被征收了约10亩耕地。他的妻子告诉记者,他们家一开始不愿意“卖地”,因为觉得太便宜——“这是我们家的口粮地,而且家里还有地在高速公路要经过的地方,到时候因修高速公路得到的补偿比这多怎么办?”
  经协商,许村村委会在合同上写明,“如‘京济’高速征地价格高于乡政府征地价格,差额部分由乡政府补齐,如低于乡政府征地价格,按照本协议执行”。
  许村征地的原因也在合同上有明确的标注——“为树立良好对外形象,依托地理优势扩大招商引资,更好地服务群众,按上级规划要求,甲方需征用乙方位于“李吉”公路以东的土地建宋庄子乡政府办公楼及附属设施。”
  2007年,国务院曾发布《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馆所建设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严控办公楼建设通知》”)规定,“党政机关办公楼建设必须符合土地利用和城市规划要求,从严控制用地规模,严禁超标准占地、低效利用土地,不得占用耕地”。
  宋庄子乡党委书记李国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一块土地是规划的新增建设用地,可以征用。
  记者在当地国土部门看到了《沧州市宋庄子乡2010~2020年总体规划用地布局规划图》,上面显示该块土地性质为“新增建设用地”。但当地工作人员表示,这只是大的规划前提,有了这个前提才可以向上级部门报批项目建设,批准之后才会涉及下一步的工程规划、土地转让等事宜。
  此外,新增建设用地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建办公大楼,土地的具体用途也应符合相关的国家政策。而宋庄子乡党委书记李国玉也承认,办公大楼的建设当初并未立项,也没有取得相关部门的批复。
  想建新大楼已10年
  对乡政府办公大楼没有通过审批就开始动工建设的问题,李国玉觉得很委屈。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乡政府现在的办公楼经沧州市相关单位鉴定,属于D级危楼。每当遇到下雨天,很多屋子都会漏水。李带记者围着现在的乡政府办公楼绕了一圈,几排平房的墙面确实有很多漏水形成的霉变面。
  李国玉的办公室位于一间平房内,他的左手边是一幅约两米长半米宽的挂画。据其介绍,这幅画是用来挡住下雨造成的霉变墙面。房间的左侧挂着一幅明确标注着乡政府新址的“孟村回族自治县宋庄子乡行政区规划图”。
  李国玉表示,新建办公楼的想法从2001年、2002年就已经有了,到2010年“京济”高速公路列入当地“十二五”规划后,就确定了规划图里现在的选址。
  李国玉称,他们之前向县里反映过希望新建办公楼的想法,县里没有表示反对,只是说需要把材料送到市里批准,但此后并无下文。
  2012年,在没有相关批文和立项的情况下,宋庄子乡就开始和农民商谈征地问题,征地完成后,施工就开始进行,“实际面积应该只有15亩多一点”。
  然而新建办公大楼必须经过审批,根据《严控办公楼建设通知》,“所有新建、扩建、迁建、购置、装修改造党政机关办公楼项目,必须严格履行审批程序”,其中“乡镇党政机关办公楼建设项目,由市(地、州、盟)人民政府(行署)审批”。
  此外,该工程的财政安排也存在违规现象。
  据李国玉介绍,征地的钱走的是财政账户,而施工的钱则是欠着施工单位的,打算等新的办公大楼建好后,将乡政府之前的所在土地招拍挂,用所得的土地出让金付工程款。
  但《严控办公楼建设通知》明确规定,“党政机关和财政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办公楼项目建设投资,统一由政府预算内投资安排”,“不得让施工单位垫资”,“土地收益和资产转让收益要按照有关规定严格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不得直接用于办公楼建设”。
  记者质疑为何不选择对原有办公场所进行维修改造,李国玉表示,现在维修也不准许了。
  然而,记者查阅2013年7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发现,通知只是禁止新建党政机关楼堂馆所,但并未禁止维修相关设施,“办公用房因使用时间较长、设施设备老化、功能不全、存在安全隐患,不能满足办公要求的,可进行维修改造”。
  违规项目违规转让
  2013年3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自己的首场记者见面会上表示,本届政府内,政府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
  李国玉称,那之后,乡政府就主动叫停了新办公大楼的建设,“当时大概盖了有两层高了吧”。
  但记者手上的一份征地协议的签署日期是3月8日,而工地周围的农民也都告诉记者,该工地大约是三四个月之前,也就是四五月份才开始动工建设的。
  李国玉不认同这种说法,他说项目去年就已经完成了征地。记者希望乡政府能出示相关的征地合同,李国玉予以拒绝。
  李国玉称,停建之后,“为了防止国资流失”,就将这块地租给了孟村县建筑扣件有限公司使用,现在地已经和乡政府无关。
  记者向建筑扣件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汝昌求证,对方表示情况与乡政府所述一致——由于乡政府征地违规且后续资金跟不上,场地已经转租给自己。
  赵汝昌表示,等新的高速路修好后,将此处作为集团销售公司所在地“大有可为”。
  虽然新办公楼现在看上去很荒凉,但这块为了“提高政府形象”所选的地段可以说是未来的黄金地段。根据规划,新办公楼的西边正在筹建“京济”高速公路,而紧邻新办公楼的南边,则会修建一条连接县城与高速公路的连接公路。整个办公楼所在地,正位于宋庄子乡的中心位置。
  实际上,宋庄子乡并无权处理这些违规资产,根据《严控办公楼建设通知》规定,“凡是没有按规定履行审批手续,擅自建设的办公楼等楼堂馆所项目,一经查实,要予以没收;凡是超规模、超标准、超投资概算建设的办公楼等楼堂馆所项目,要视具体情况作出腾退超标准面积或全部没收、拍卖处理。”
  一位在当地颇有维权经验的农民在接受采访时更表示:“他们这样做不是合法的征地,他们根本没有土地使用权。先是违规建大楼,现在又把土地给租出去了,也没有招拍挂,这么好的地最后就给了企业,真是一个笑话。”

  自身合法权益受损后,王华光作为村民代表,开始了艰辛的维权路,但他心里也清楚,“都建好的房子,拆是拆不掉了。”

农运会结束已近两年,原打算用作河南南阳市“四套班子”办公用房的农运会新闻中心,入驻部门仍屈指可数,不少房间空空荡荡。

  记者调查得知,朱河镇新落成的办公大楼,以“乡镇行政服务中心”和“先锋小学”名义报批,于2013年底正式使用,目前还未挂牌。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南阳市区的办公楼新址,这处办公用房共有9幢大楼,北区内坐落着一幢12层高、坐北朝南的主楼和两幢配楼、一个会议中心,除主楼一层开设了一家机关餐厅外,其余楼房内空空如也;南区东西两侧的5幢大楼均为5层,西侧3幢大楼分别挂着南阳市电视台、南阳市市直机关事务管理局、南阳市行政审批中心和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牌子,这是办公区内人员较为密集的场所;东侧两幢大楼分别为南阳市档案局和群众活动中心,但大门紧闭,侧门内偶有人员出入。

  非常手段“抢地”

记者在各地采访发现,近一两年,像南阳一样新建办公楼闲置的现象并不少见。

  据王华光介绍,双石村四组现有村民220人,耕地面积不到250亩。

在苏北某市记者看到,该市新建的政府大楼伫立在一条宽敞笔直的大道旁,远看十分气派,走近发现并没有启用。当地群众告诉记者,楼盖好已经一年多了,早先听说政府准备搬过来,但建好了一直不见动静。

  2011年下半年时,朱河镇政府突然宣布,要征用该村民组90多亩耕地,用于建设办公大楼。“另外,其他村里也有部分土地被征用,粗略估计共有500亩左右。”王华光告诉记者。

还有一些地方政府上演搬进新大楼几天又匆匆搬出的戏码。今年2月,江苏盐城市盐东镇政府办公人员搬进新大楼不到20天,就又搬回老办公楼上班。记者看到,新办公楼是一栋带有三栋附属楼的10层大楼,门前还有大片绿地广场,目前仍闲置。

  王华光等村民考虑到失地后的生存问题,拒绝了这个要求。然而,令村民想不到的是,没过多久,在没有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没有公布用地手续、没有说明失地安置的情况下,朱河镇政府就安排人员在耕地上建起了围墙。

工程“上马”钻了空,慑于规定“不敢搬”

  更让村民诧异的是,该镇政府还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每亩地33000元补偿款,打到了村民的银行“一卡通”账户上。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多地新建办公楼闲置,给出的一个共同理由是——“风声紧”。

  即使这样,失地农民仍坚决反对。这种反对最初也取得了一些效果,政府方面的确没有大规模开工,但到了2013年下半年,办公楼的建设步伐迅速加快。

事实上,去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要求5年内,各级党政机关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楼堂馆所。

  村民们实名书面反映称,2013年6月16日晚上7点左右,有6个不明身份的年轻人,突然闯入村民王双喜家,威胁其“不要影响工程进度”。3天后,朱河镇政府吴姓、朱姓领导带着20多人,到工地上强行抓走阻碍施工的村民。次日,王双喜在朱河镇教管组门前,也被莫名其妙带走。

在上述苏北某市,大楼当初以行政中心名义修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工程上马时还没管这么严,现在盖好了却不敢搬,不能顶风作案。”

  事情发展到此,远远没有结束。6月27日,又有多名社会青年,开着轿车赶到村民王学胜家进行打砸。7月2日,朱河镇政府吴姓领导,又带领30余名不明身份人员持木棒、钢管等,殴打多名双石村四组失地村民,致多人受伤,“当时有4人住进医院,一名叫张冬娥的村民被打成骨折”。

在盐东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关工作人员说,搬出来是因为有人举报,“当时搬进去也是抱着侥幸心理”。盐东镇党委书记顾硕称:“那栋楼政府没有产权,原本是打算买的。”而这,同样属于通知明令禁止之列:严禁以任何理由购置楼堂馆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