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骅地区东周至辽朝城址综述

河北任丘西汉高郭侯国国都遗址现战国瓮棺葬
发布时间:2014-09-01文章出处:新华网作者:点击率:
河北省文物部门日前在位于任丘市青塔乡后赵各庄村村北的西汉高郭侯国国都遗址进行第二次考古发掘时,在墙体倒坍夯土中发现了战国时期的瓮棺葬以及尚待确认年代的一条南北向古道路。
据介绍,高郭侯国国都遗址是一座战国至西汉时期使用的城址,2008年建设大广高速公路时首次被考古发掘。城址平面略成方形,东西长546米,南北宽428米。城墙为夯土筑成,墙基宽度约2米,城墙外侧有城壕一周环绕。在城址周围分布有不同功能的居住遗址、墓葬区等。史料记载,西汉宣帝地节二年四月,河间献王之子刘瞌被封为高郭节侯,置高郭侯国,共传四世历五侯。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考古队队长陈伟介绍说,为配合南水北调配套水厂建设,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他们于8月中旬对高郭侯国国都遗址进行第二次抢救性考古发掘。目前,考古人员正在对遗址城址的北城墙进行解剖,除在墙体倒坍夯土中发现战国时期的瓮棺葬外,还在城址北墙中部发现一条南北向古道路,古道路的年代及与城址的关系正在进一步发掘确认中。
陈伟说,本次考古发掘,除对城址相关建筑遗迹进行清理外,还将对城址内堆积的文化遗存进行发掘,以了解城址建造、使用直至废弃的历史过程,预计发掘面积2000余平方米,初步计划12月底完成全部田野发掘工作。

发布时间: 2014/9/15 0:38:37 被阅览数: 次
日前,省文物部门在任丘市的西汉高郭侯国国都遗址进行第二次考古发掘时,发现了战国时期的瓮棺葬以及尚待确认年代的一条南北向古道路。

    
 黄骅市地处河北平原东部,渤海湾西岸,主要为平原地貌和海岸地貌,地势低平,多洼地沼泽。境内河网密布,历史上黄河曾于黄骅入海,现共有河道22
条,均属海河流域南运河系。气候属暖温带半湿润大陆性季风型气候,又因濒临渤海而略具海洋性气候特征,四季分明。黄骅境内古遗址众多,尤以战国至汉代城址最为丰富且颇具地域特色。

高郭侯国国都遗址是一座战国至西汉时期使用的城址,位于任丘市青塔乡后赵各庄村村北,2008年建设大广高速公路时首次被考古发掘。城址平面略成正方形,面积20多万平方米。在城址周围分布有不同功能的居住遗址、墓葬区等。据史料记载,西汉宣帝地节二年四月,河间献王之子刘瞌被封为高郭节侯,置高郭侯国,共传四世历五侯。

  郛堤城遗址及城外瓮棺葬

www.496.com(新葡京官网入口),据省文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考古队队长陈伟介绍,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研究所于8月中旬对高郭侯国国都遗址进行第二次抢救性考古发掘。目前,考古人员正在对遗址城址的北城墙进行解剖。

  郛堤城遗址位于黄骅市区以北1.5 千米,北临石碑河,东距205 国道40
米。城址平面略呈方形,周长约2 千米。城址内部经勘探发现有建筑台基9
处。城外西北部有瓮棺葬群。历年来围绕郛堤城进行的考古工作以考古调查为主,考古发掘工作主要有以下两项:2014
年8 月7~28
日,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学系会同黄骅市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对郛堤城址进行考古调查并对城址西南角、东门以及城内1
处建筑遗迹进行了试掘;2016 年6 月底至10
月,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对城址西北的瓮棺葬群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和考古勘探。

来源:河北日报 编辑:秋痕

  郛堤城航拍图


  郛堤城城墙系版筑而成,保存较好,高于现地表1~5
米。就地表城墙来看,南墙长约558、西墙长约532、北墙长约537、东墙长约577
米。对城墙西南角以及东城门进行了解剖发掘。解剖结果表明,南城墙大致可分为墙基、墙体和护坡三部分,无基槽。城墙系采用黄色粉砂土与红褐色胶泥土交替夯筑而成,夯窝不明显。在城墙西南角未发现角门。通过对东门的发掘可知,东城门底部南北长6.1
米左右,东西宽5.5
米左右。发掘过程中在墙体堆积中发现有战国和汉代的陶片,初步推断郛堤城始建年代不晚于战国时期。

www.496.com(新葡京官网入口)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勘探表明城内建筑遗址共有16 处,其中有9 处是建筑基址,对其中规模较大的7
号建筑遗址的西南角进行了试掘。试掘表明,城内地层堆积可分为5
层,地层年代主要可以分为战汉和隋唐两个时期。第1、2
层分别为表土层和淤积层;第3 层为隋唐时期文化层,该层下遗迹有灰沟和灰坑;第4
层为战汉时期文化层,建筑基址开口于该层下;第5 层为淤积层。其中第4
层应为建城前以及城址使用过程中的文化层,在该层中出土有战汉时期的筒瓦、板瓦和瓦当等建筑构件,还有大量战汉时期陶片,可辨器形有釜、豆、罐等。此外,还发现一些铁质兵器和铜器残件。

  瓮棺葬墓地位于郛堤城遗址西北200
米处。该瓮棺葬群西部为儿童区,东部为成人区。目前共清理瓮棺葬 113
座,其中包括3
座成人瓮棺。根据勘探结果,儿童瓮棺葬区分布范围南北200、东西90
米,成人瓮棺葬区南北120、东西30
米,瓮棺葬总数或有上千座。墓地中瓮棺葬数量众多、分布密集,葬具组合样式丰富、类型多样,既有日常生活用器,也有专门烧制的瓮棺葬具。前者有陶釜、陶盆、陶甑、陶碗、陶罐等,后者有筒形瓮、筒形器及一些特殊陶器。瓮棺葬群东南紧邻郛堤城遗址,从地层关系和出土器物来看,两者在年代上基本一致,均为战汉时期遗存。

  郛堤城瓮棺葬集中区

  郛堤城始建于战国中晚期,属于沿海城址筑城方式的代表之作。在筑城前已有战国早期的生活居住遗址,且建成后至少沿用至隋唐时期。城址西北的瓮棺葬墓地是国内发现的数量最多的瓮棺葬群之一,该处瓮棺葬群规模庞大、种类齐全,是该时期最具代表性的瓮棺葬墓地。

  丱兮城遗址及墓葬

  丱兮城遗址位于黄骅市羊二庄回族镇前街村西北1000 米处,老305
国道东西贯穿叠压遗址的中南部(现黄冯路),遗址南部有一条东西向河渠。城址呈正方形,东西长570、南北宽570
米。围绕丱兮城主要展开了以下考古工作:2014 年10~11
月对丱兮城遗址进行了文物勘探,勘探面积约800 000 平方米。2015 年12
月至2016 年1 月,对丱兮城外发现的墓葬进行了清理。

  经过钻探发现,丱兮城平面呈正方形,东、西、南、北城垣均为版筑素夯而成,采用黄褐色土夹杂红褐色胶质土多次夯制,城垣由城墙主体和城外护坡两部分组成。城垣随地势高低夯筑,无基槽。城址外围地层与遗址内地层截然不同。东垣南北通长570、宽5
米,地表下残高1 米。南垣东西通长570、宽5 米,地表下残高0.6
米,南垣中部发现宽10 米的缺口,应为城门遗迹。

  丱兮城遗址中部为高台式建筑区,高台式建筑区呈正方形,边长230
米,全部为夯土,城中心部高于城内四周1~1.5
米。该区域因取土遭到破坏,暴露大量建筑构件,仅局部残余建筑瓦砾,坑壁可见厚约0.7
米的夯土,由灰褐色土夹杂黄褐粉砂土夯筑,较坚实。在高台范围内勘探发现砖瓦密集区,平面呈长方形,东西向。东西残长15、南北宽10
米。高台式建筑区周围为普通居住区,在普通居住区勘探4
处大面积的砖块、瓦砾堆积区,可能为房基或房屋倒塌所形成。高台外建筑遗迹及文化层低于高台建筑1.5~1.8
米。此外,还在城内中东部勘探发现窑址一处。

  在城内遗址区发现路1 条,南北长约70、东西宽约10
米。道路开口于砖瓦堆积层下,距地表深1.5
米,为一次使用,路土板结层叠压堆积较薄,厚约0.15
米。路起点与疑似南城垣夯土缺口相对,止点位于遗址中北部,贯穿遗址中心部高台式建筑区。该条道路应为城中南北向主干道。

  在城址外围西部发现有墓葬,共清理2
座,均为积陶瓦墓,两墓东西并列,相距不到0.5 米。M1
位于西侧,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单棺墓,墓向北偏东8°,墓框南北长3、东西宽1.5
米,深0.84~1
米。直壁平底,四壁粗糙。葬具为一长方形木棺,棺残长约214、宽约60、高约40
厘米。棺内有骨架一具,头北向,年龄、性别和具体葬式无法确定。棺内不见随葬品,残存极少量的漆器痕,推测当时可能用漆器随葬。墓框和木棺之间用大量的陶片、瓦片、石块等填充。木棺底有一层树皮作为铺垫,树皮下为厚约10
厘米的陶瓦层。M2
位于东侧,方向北偏东5°,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单椁墓。墓框南北长2、东西宽1.75~1.8、深0.74~0.8
米。墓内为纵横木板构筑而成单椁,椁板紧挨墓壁。由底板、东西侧板、南挡板和顶板组成,椁板之间借助原有的树杈痕采用榫卯进行链接(主要是侧立板链接)。人骨保存情况差,性别、年龄、葬式不明。在南侧第二块椁底板上发现有残漆器,直径约24、残高约10
厘米,应为随葬品。椁板下垫有一层树皮,树皮下为厚约10 厘米的陶瓦层。

  两墓相邻,方向相同,可能是异穴合葬墓。墓葬中出土了残碎的漆器,葬具采用了木质葬具,表明墓主有一定的经济地位。墓葬中大量使用碎瓦,是一种颇为特殊的葬俗。填土内出土的大量陶、瓦、砖、石等遗物和丱兮城内发现的遗物一致,推测其年代应与丱兮城的使用年代一致,属战国—汉代墓葬。在丱兮城外围还应该存在其他同时期墓葬且极有可能构成墓葬区。据《舆地志》载“高城东北有丱兮城,秦始皇遣徐福发男女数千人至海求蓬莱,因住此城,侨居男女,号称丱兮城”,丱兮城遗址与徐福东渡应当有密切关联。

  旧城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