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岭铜矿遗址新出土商代陶片石器

铜岭铜矿遗址新出土商代陶片石器
发布时间:2014-08-28文章出处:信息日报作者:曹诚平点击率:
8月25日,在位于瑞昌市夏畈镇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铜岭铜矿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考古工作人员正在用手铲轻轻地刮土,一处沉睡在地下三千多年的古人生活遗址出现在眼前。在遗址的文化堆积中,发现有陶片、石器和铜矿石等。一批文物的出土,使得古老青铜文明的光辉再次闪耀在长江之滨的这个小山村。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将建成铜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铜岭国家矿山公园(铜岭国家“双遗址”公园),成为长江之滨、吴头楚尾交界地一处文化旅游新亮点。
发现一处商代采矿人员居住点
“这是方格纹陶片、这是陶器的一条腿、这是铜矿石、这是石器……”25日上午,在铜岭铜矿遗址考古现场,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一件件新出土的文物。出土的物件虽然非常零碎,但只鳞片爪之间,仍然透露出远古文明的气息。
2013年5月,瑞昌市正式启动铜岭国家“双遗址”公园建设。为配合“双遗址”公园建设,自2012年起,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瑞昌市文广局铜岭铜矿遗址管理处组成遗址考古队,在遗址及其周边展开调查和试掘工作。
铜岭铜矿遗址考古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本年度的考古工作是从今年6月份开始的,试掘点位于遗址采矿区东北约600米的山坡上。经过试掘,出土了一批商代的陶片、石器等生活用品,初步推断这里曾经是商代采矿人员的居住点。
铜岭铜矿前后连续开采达千余年,那么,从铜岭铜矿采出的铜都运到哪里去了?去年以来,文物考古部门对距铜岭铜矿约40公里的九江县荞麦岭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商代早中期的石器、陶器、玉器和青铜器,那么,古人在荞麦岭冶炼用的铜,是不是从铜岭运过去的呢?瑞昌市文广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文物部门正在开展这方面的考古研究工作。
无力保护不得不对遗址进行回填
铜岭铜矿遗址最早于1964年由赣西北地质大队发现,1988年至1993年进行了五期考古发掘。铜岭铜矿遗址是迄今为止国内发现时间最早、内涵最丰富、保护最完整、技术最先进的商周时期大型古铜矿采冶遗址。铜岭铜矿遗址的发现,改写了中国青铜文明史,揭示了中国青铜文化的独立起源,解决了商周时期大宗铜料来源的重大课题,对研究我国青铜文化、中华文明史等具有重大价值。1991年,铜岭铜矿遗址被评为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2001年,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被列为国家“十二五”百大重点遗址保护规划纲要内容之一。
但是,就是这样一处熠熠生辉的古代文明遗址,从发现之初,就面临着保护乏力的尴尬境地。由于当时还没有力量采取更为有效的保护措施,1993年,不得不按照文物保护的惯例对遗址进行了回填,3000多年前的远古文明又被埋在了地下,直至今日。尽管国家和当地政府每年都有大笔资金投入,对遗址进行保护,但仍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铜岭铜矿遗址前后发现的四川金沙遗址、三星堆遗址,湖南马王堆遗址,湖北曾侯乙墓遗址等,都早已建成了博物馆和景区,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明显。但同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铜岭铜矿遗址,却至今依然沉寂地下,令人叹息。
5亿元打造铜岭国家“双遗址”公园
为了彻底解决铜岭铜矿遗址保护乏力的问题,并对遗址进行开发利用,2009年以来,瑞昌市委、市政府进一步加大了对遗址的保护工作力度,委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了《江西省铜岭铜矿遗址保护规划》。目前,国家文物局已经正式批准了该规划。2011年11月,国家文物局在北京主持召开铜岭铜矿遗址保护与建设座谈会,形成铜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铜岭国家矿山公园文物保护专家意见。经过大量的前期工作,2013年5月,瑞昌市正式启动铜岭国家“双遗址”公园建设。
8月25日,记者在现场看到,铜岭铜矿遗址博物馆主体工程已基本完工。博物馆将按照中国青铜史和铜岭青铜史两条主线进行布展,向世界展示中国古老的青铜文明。
瑞昌市文广局局长祝炳光告诉记者,铜岭国家“双遗址”公园位于瑞昌市夏畈镇铜岭、禁地两村,规划总面积3.5平方公里,整个工程预计将投入5亿元以上,预计用3至5年时间建成一个集考古研究、旅游休闲和与高科技文化创意项目开发为一体的青铜文化主题公园,打造环鄱阳湖与环庐山文化旅游圈中最具发展前景的一张世界级的文化名片,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巨大,前景十分看好。(原文题目:铜岭铜矿遗址新出土商代陶片石器
将打造“双遗址”公园)

发布时间: 2014/6/12 1:33:24 被阅览数: 次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8日在此间发布,由该所与九江市文博部门联合对荞麦岭商代遗址所进行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已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专家认为,这一遗址的发掘,对于赣北早商时期原始文化面貌、长江中游南岸地区商文化的南渐,以及中国早期青铜器的起源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荞麦岭商代遗址地处江西省九江县马回岭镇,与目前中国所知最早的铜矿开采冶炼遗址——江西瑞昌铜岭商周铜矿矿冶遗址直线距离仅数十公里。发掘工作从去年下半年展开后,经初步钻探发现,其分布范围约有5万平方米。记者在发掘现场看到,目前已发掘的2000平方米范围内,商代遗迹成片分布,数量众多,一批商代早期的房屋、灰坑以及与青铜冶炼、铸造有关的水井、炼炉等遗迹清晰可辨,并有大量石器、陶器、玉器和青铜器出土。
考古人员现已清理出遗迹64处,分别是房址4座,水井4口,灰坑52个,沟4条。与冶炼、铸造有关的房址均为半地穴式,四周可见数个向内倾斜的柱洞,说明是圆形攒尖顶房屋。屋内居住面呈灰白色,中部区域发现有被火焚烧过的石块,以及坩埚、云雷纹硬陶圜底罐等器物。房屋周围还发掘清理出水井2口。
在出土的器物中,目前已经修复出陶器91件,石器100余件,其余各类文物标本1000余件,陶片数以万计。陶器器形有鼎、甗、鬲、斝、簋、爵、觚、盘、盉、大口尊、大口缸、假腹豆、真腹豆、圜底罐、圈足罐、折肩罐、直筒罐、盔形罐、坩埚、纺轮、器盖等;石器有石锛、石镞、砺石、石斧、石凿等;青铜器主要为青铜镞;与冶炼相关的物品有铜矿石、炉壁、炼渣、陶勺、坩埚、木骨泥墙等。所见陶器纹饰以绳纹居多,另有错乱云雷纹、曲折纹、网结纹、蓝纹、叶脉纹等。陶片以软陶为多,夹砂灰陶、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多见,硬陶、泥质红陶和黑皮陶数量稍少,还有少量原始瓷和白陶。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说,种种迹象表明,荞麦岭聚落遗址群是一处大型的商代早期聚落,也是一处结构紧密、组合完备的青铜器铸造遗存。他说,作为已知江西早商时期最重要的大型遗址,荞麦岭遗址是近年来江西商代考古的重大发现。
荞麦岭商代遗址出土的器物与中原地区商文化中心区早商中商时期出土的器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形制基本一致。从出土遗物判断,荞麦岭商代遗址主体年代为“二里岗下层二期”略晚至“二里岗上层一期”之间,即早商晚段与中商之间,距今至少3000—3500年,另在遗址下层发现有中原“二里头文化”因素的器物,遗址下层年代应与夏代晚期相接近。
徐长青说,荞麦岭商代遗址分布范围大,地层堆积深厚,发现遗迹众多,出土遗物丰富,年代系列清晰;遗址的文化内涵以中原商文化因素为主,融合了本土的文化因素,是中原商文化早期经略南方地区的重要证据;而出土的二里头文化因素遗物地层关系明确,叠压有序,为探寻江西夏时期文化内涵提供了条件。
对荞麦岭商代遗址的进一步考古发掘,目前正持续进行。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秋痕

发布时间: 2014/6/12 1:55:20 被阅览数: 次
记者8日从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江西九江荞麦岭商代遗址考古获重大进展,发掘出与青铜冶炼有关的重要遗存,并在遗址下层还发现有中原二里头文化因素的生活用具,年代应与夏代晚期相接近。专家认为,这对于中国早期青铜器的起源研究具有重要价值,中国青铜器冶炼史或被前推至夏代。
荞麦岭商代遗址自2013年下半年开始发掘。经初步钻探,其分布范围约5万平方米,此次发掘考古面积为2000平方米。目前已发掘清理了一批商代早期的房屋、灰坑,以及与青铜冶炼、铸造有关的水井、炼炉等遗迹,出土了大量商代早中期的石器、陶器、玉器和青铜器。
据现场考古人员介绍,与冶炼、铸造有关的房址居住面均呈灰白色,屋内发现有被火焚烧过的石块、木骨泥墙烧土块等与冶炼相关的器物,房屋周围还清理出5口水井,从水井及周边遗迹淤土中发现有废弃的铜矿石、炉壁、炼渣、陶勺等器物。遗址内还发现两处椭圆形红烧土炼炉遗迹,炼炉炉壁呈青灰色,烧烤温度很高。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处分布面积较广、结构紧密、组合完备的青铜器铸造遗存。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表示,从出土遗物判断,荞麦岭商代遗址主体年代为早商晚段与中商之间;另在遗址下层发现具有中原二里头文化特征的鬲、豆等生活用具,遗址下层年代应与夏代晚期相接近。徐长青说,下一步将对遗址下层进行重点发掘,如能继续发现二里头时期的冶炼遗迹,中国青铜器冶炼史将被前推至夏代。
据悉,荞麦岭商代遗址位于九江县马回岭镇,附近区域青铜文明受关注已久。其南面的樟树、新干等地之前曾出土了大量具有本地特色的青铜器,也可能与荞麦岭商代遗址有关联。
荞麦岭遗址的北面,距离瑞昌铜岭铜矿遗址直线距离仅40公里,专家推断,荞麦岭遗址中的冶炼原料极有可能来自铜岭铜矿遗址。而瑞昌铜岭铜矿遗址为距今3300年的商代中期遗址,是中国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内涵最丰富的青铜矿冶遗址,是中国青铜文明的象征之一,对探寻中国高度发达的青铜铸造业原料来源问题,乃至研究中国冶金史及文明史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据新华社电 来源:兰州日报 编辑:秋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