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薄熙来谈重庆模式称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义

  昨日下午,全国人大重庆团代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公开发言,畅谈“收入分配改革”。他多次援引总理政府工作报告的内容,并表示,从重庆经验可以看出,公平分配与优质高速发展可以兼得。

进入专题: 重庆模式
 

内容提要:共同富裕是我国收入分配政策的调整方向,通过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实现共同富裕十分必要。近些年,我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调整收入分配,基本遏制了收入分配差距迅速扩大的趋势。当前,我国收入分配差距仍较大,需要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未来我国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应实行两步走目标,一方面要提高“两个比重”、实现“两个同步增长”、完成“两个翻番”;另一方面进一步缩小城乡、地区、部门和行业差距。

  收入分配对解决社会问题至关重要

《瞭望》  

关 键 词:收入分配 共同富裕 调整力度 政策建议

  薄熙来引用国家统计局数据说,2007年至2010年,基尼系数达到0.469,“基尼系数现在看来比较高。”

图片 1

作者简介:杨宜勇,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电子邮箱:yangyiyong@sina.com;王超群,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保障研究所博士生。

  他说,这次总理在报告中多次提出改善民生调节收入格局,并且提出对中、高、低收入居民采取不同政策,加大力度形成公平合理的分配机制,“这是总理政府工作报告的一大重点,很有针对性,对解决当前社会问题,是至关重要的。”

  

改革开放以前,我国实行平均主义的收入分配政策。1981年,我国基尼系数仅为0.292,属于收入分配高度平等的国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恶化,城乡间、地区间、部门间、行业间和不同人群之间的收入差距不断扩大。2012年,我国基尼系数高达0.474(国家统计局,2013),属于高度不平等国家。收入分配问题涉及社会主义社会根本任务,涉及社会稳定和社会和谐,以及涉及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近些年,党和政府多次研究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收入分配改革备受全社会的瞩目。

  薄熙来认为,收入分配问题,至少有三方面影响。首先是影响大多数人的生活和心理;其次直接影响社会消费;最后,收入差距也直接影响到社会发展。

  本月下旬重庆市委将召开一次全会,主题定为:“缩小三大差距、促进共同富裕”,据悉,一系列相关的措施将在全会上敲定。继去年推出专题报道“别样重庆”之后,本刊一直关注着这个西部大城市不断演进的轨迹:从明确提出民生导向型发展,到正在酝酿的“缩小三大差距、促进共同富裕”布局,似乎可以看出重庆追寻“后来居上”的改革与发展逻辑。

一、中国收入分配政策调整方向

  坚持改革开放路线不放松

  

以共同富裕为收入分配政策调整方向

  薄熙来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所要解决的一个主要矛盾是,要继续坚持改革开放路线不放松。30年前,中国处于几乎完全封闭的状态,经济体制相对僵化,经过党中央国务院坚持不懈的努力,改革开放取得重大突破,但还要坚持到底。

  解放碑,重庆著名的商业中心,有人称其为“西部第一街”。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根本任务。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历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均提出要实行共同富裕。党的十三大报告提出,我们的分配政策,既要有利于善于经营的企业和诚实劳动的个人先富起来,合理拉开收入差距,又要防止贫富悬殊,坚持共同富裕的方向,在促进效率提高的前提下体现社会公平。十四大报告提出,在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问题上,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十五大报告提出,坚持和完善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多种分配方式,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后富,逐步走向共同富裕。十六大报告提出,制定和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基本着眼点是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正确反映和兼顾不同方面群众的利益,使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的方向稳步前进。要“以共同富裕为目标,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水平”。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始终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党和国家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发挥人民首创精神,保障人民各项权益,走共同富裕道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做到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2012年11月8日,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在这个过程中,收入分配问题凸显出来,需要引起高度重视。收入分配问题实际上也影响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不光是思想上、精神上的,也是发展思路和发展道路,坚持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我个人理解,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一个要素条件。”

  高楼林立,人潮涌动,街道的一边路易威登、杰尼亚等世界奢侈品牌专卖店正在装修,一幅幅耀眼的广告招牌,蓬勃着财富的气息,置身于此,恍若走在北京王府井、香港铜锣湾或纽约第五大道。

当前我国收入分配差距过大,被认为是由二元经济制度、经济体制转轨、分配秩序混乱、劳动者保障机制缺失,以及再分配调节失灵所导致(王小鲁,2010;龙玉其,2011)。但收入分配差距过大,说到底是没有把握住共同富裕的根本方向。按照邓小平的设想,到20世纪末就要突出地提出和解决共同富裕问题。但是,由于受利益集团阻挠等原因,国家未能及时地对收入分配格局进行调整。随着收入分配差距问题所导致的社会问题愈演愈烈,当前收入分配改革必须牢牢以实行共同富裕为政策调整的根本方向。

  他指出,历任领导人,都反复强调要走共同富裕道路。“共同富裕道路,是我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特别重要的内涵和要素,我们既鼓励竞争,承认社会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同时高度重视社会公平,和中等收入、低收入群体怎么生活。”

  不过,只需从这里走出几百米,就可看到正在拆除中的危旧房片区“十八梯”——一个7000户城市困难居民栖身的“老重庆”。

通过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实现共同富裕的必要性

  谈重庆模式

  目光再远一些,解放碑500多公里外的大巴山深处、渝鄂陕三省市交界的巫溪县,贫困人口仍占总人口的一成多,“那里不少农民一辈子都没到过解放碑。”

1.通过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必然要求

  “公平分配与高速发展能兼得”

  这是真实的重庆,也是当今中国的一个缩影。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是以公有制为基础,二是不搞两极分化。”社会主义既不是共同贫穷,也不是贫富悬殊,而是共同富裕。我国实行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要求各种要素平等参与收入分配,这就必然会存在一定的收入差距。我们要在保持合理的收入差距的同时,防止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使全民都能过上小康生活,从总体小康向全面小康迈进。这就要求实现共同富裕。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核心特征。

  薄熙来表示,共同富裕的道路走得通

  去年,中国经济总量奇迹般地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二,令人倍感振奋,而地区、城乡、贫富之间的三大差距尺度之大,也令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了紧迫的气息。

2.通过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实现共同富裕是维护社会稳定、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然之路

  薄熙来通过对比重庆发展数据认为,并不是拉大差距才能产生激励因素,实际上,“公平分配与优质高速发展是可以兼得的,重庆这些年就是走的这条路。”

  高层对此的忧患,亦不断见于各类讲话、文件之中。“尽快扭转收入差距扩大趋势”,写入今年3月由全国人大通过的“十二五”规划纲要,成为一个具有类于法定约束力的要求。

我国当前正处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稳定是发展的前提。只有社会稳定、和谐,才能团结一致、一心一意谋发展,而收入分配不公是社会不稳定、不和谐的主要诱因。通过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合理调整城乡、地区、部门、行业和群体间的利益分化,是维护社会稳定、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然之路。

  薄熙来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它指引的道路是完全走得通的。

  在重庆,本月下旬重庆市委要召开一次全会,主题定为:“缩小三大差距、促进共同富裕”。据悉,一系列相关的措施,将在全会上敲定。

3.通过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实现共同富裕是扩大内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必要手段

  他拿重庆2011年和2007年各项经济数据来比较,2007年的GDP是4670亿,2011年翻一番,超过万亿,年均增幅15.7%,这在全国各省市中不算低,2011年是2007年的2.1倍。

  在此之前,火辣的重庆已率先在全国鸣出一炮:今年年初,重庆将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列入了全市“十二五”规划目标系,提出到2015年将其由当前的0.42降至0.35。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十二五”规划的主线,其本质内容是科学发展引领未来、转变方式赢得未来。无论是从下一轮产业革命还是收入分配角度,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都迫在眉睫。“十二五”期间通过采取综合配套政策,扩大中等收入者规模,完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构建和谐劳动关系,保障职工工资正常增长和支付,不断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服务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大局的必要手段。

  农民人均纯收入,2007年3500元,2011年是6480元,也近乎翻番,城镇居民人居收入2007年1.2万,2011年是2万。

  按学界共识,基尼系数超过0.4,即亮“黄灯”二级警戒,0.5即是严重的“红线”,综合多方统计,中国贫富差距已临近“红线”边缘。

4.通过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实现共同富裕是保障共建共享的主要途径

  这个过程中重庆坚持对外开放,2007年实际到位外资11亿美元,2011年106亿美元,增长9.6倍。走出去这一块,2007年是0.5亿,去年是50亿元,增长98倍。

  同时,在缩小另两大差距方面,重庆也给自己确立了行动坐标:城乡收入差距要由目前的3.4:1缩小到2.5:1左右;按人均地区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的主城区与边远区县差距,由目前的2.2:1缩小到2:1左右。

胡锦涛主席提出要共建共享。目前,我国实行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劳动、资本、技术等要素平等参与分配。但改革开放以来,劳动要素所占份额不断下降,资本所占份额不断上升。通过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实现共同富裕是保障劳动者参与分配,实现共建共享的主要途径。

  薄熙来表示,自己举这些数据,意思是走共同富裕之路是走得通的,共同富裕不是有些人脑子里想的平均主义吃大锅饭,最后经济僵化发展不起来。“这是在追求社会公平正义的同时,取得经济高速优质发展,而且走在全国前列,我觉得是可能的,二者是可以兼得的。”

  重庆,中国第四个直辖市,与其他三个发达的直辖市不一样的是,它位于西部,有大得多的乡村、大得多的山区、多得多的农民,尽管经过“十一五”的长足发展,人均GDP从1100美元翻番到了4000美元以上,赶上全国平均水平,仍排名在全国各省份的二十位之后,但缘何在此阶段就主动提出触碰“缩小三大差距、促进共同富裕”这个世纪性的难题?

二、中国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力度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收入分配政策取得了巨大成绩,主要包括初步建立起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收入分配制度;微观自主与宏观调控相结合的收入分配新体制;居民收入状况显著改善。但也出现了劳动报酬在国民收入初次分配中占比过低和收入分配差距过大等问题(郭飞、王飞,2010)。

  到了在“后半句”多下功夫的时候

我国多次对收入分配政策作出调整,其主导思路有过三次变化。第一次是党的十六大报告以前,我国主张“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十三大报告提出,“我们的分配政策,既要有利于善于经营的企业和诚实劳动的个人先富起来,合理拉开收入差距,又要防止贫富悬殊,坚持共同富裕的方向,在促进效率提高的前提下体现社会公平”。十四大报告提出,“兼顾效率与公平”。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中则明确提出,“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十五大报告提出,“把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结合起来,坚持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第二次是十六大报告提出,“初次分配注重效率,发挥市场的作用,鼓励一部分人通过诚实劳动、合法经营先富起来。再分配注重公平,加强政府对收入分配的调节职能,调节差距过大的收入”。第三次是十七大报告提出,“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十八大报告延续了十七大报告的理念。

  

在具体政策方面,近十年来,政府则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调整收入分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敢下这个决心,绝不是盲目的,而是建立在科学思考的基础上”

努力提高农民收入

  

2004-2013年间,中央一号文件都面向三农问题,涉及提高农民收入、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推进新农村建设、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水利改革、农产品供应等问题。尽管历年一号文件侧重点各不相同,但是其最终落脚点都在于提高农民收入。在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2004年以后,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迅速扩大的趋势基本得到遏制。到2009年之后,城乡收入差距开始有所下降,但是下降的幅度并不突出,城乡收入差距仍较为突出。而改革开放之初,城乡收入差距一度下降到1.86∶1的低位。这表明,城乡收入差距的缩小有赖于政府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措施。如表2显示,得益于国家对“三农”的支持,2008年以来,行业间收入差距也逐步缩小,但目前收入差距仍然较大,需要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缩小行业间收入差距。

  “不必等到发展的高级阶段,再去研究合理分配与共同富裕的问题。”《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探访重庆期间听到了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这一主张。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