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三星堆考古发现兵器库?单体建筑基址仅次殷墟

发布时间: 2013/1/17 9:37:38 被阅览数: 次

发布时间: 2013/1/16 10:54:23 被阅览数: 次 大场面
发现三星堆时期夯土台基群1处及各时期墓葬41座、窑址13座、灰坑149座、文化层堆积27处
大意义
继1986年一、二号祭祀坑发现发掘以来,这是收获最大、取得突破最多的一次
大悬疑
新发现的遗址是否是三星堆当年的核心区域?它在历史上的作用又是什么?
此次的三星堆新一轮考古勘探,不仅发现了象牙和石璧,还发现三星堆时期夯土台基群1处及各时期墓葬41座、窑址13座、灰坑149座、文化层堆积27处。
这些新发现引起了国内考古界专家的高度关注。
“这里或许是宫殿、或许是祭祀地、或许府库,从规模来看,它是三星堆古城的核心区域之一。”
昨日上午,33位国内考古界权威专家学者对三星堆大型基址进行现场勘测和论证,下一步三星堆将听取专家意见,制定方案,启动“深度”考古发掘。“此次勘探和调查是继1986年一、二号祭祀坑发现、发掘以来,收获最大、取得突破最多的一次。”
发现 大雾中露出象牙石璧
昨日上午8点,浓雾还没散开,地面上还有一层厚厚的霜,在广汉市鸭子河畔,一群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走进一处被防护网包围的沙地里。这些人的出现吸引了当地老乡的注意。
“从2011起到2012年年底,每天都有人在这里考古,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来,难道有大发现?”两名村民一边嘀咕一边朝着一个防护网包围的一个大土堆走去。
“专家来考察了。”一名在现场昼夜值班的保安告诉村民原委,村民们想近距离看过究竟,因为担心破坏遗址被保安制止。
“这里是一处大型基址,这里还有象牙,这里还有石璧,这些都有待进一步发掘和保护。”一边走着,一名男子向来客介绍考古情况,他就是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专家雷雨。
据介绍,为配合国家文物局“三星堆遗址2011~2015年度考古工作规划”及“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实施,省考古院于2011至2012年在三星堆遗址展开大规模考古勘探及发掘工作。“我们在遗址外围进行了大范围考古调查,收获重大。”
1年多时间,省考古院在遗址北部和东南部3.2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进行考古勘探,文化遗存极为丰富,让参与勘探的专家惊喜无比,在这里共发现三星堆时期夯土台基群1处及各时期墓葬41座、窑址13座、灰坑149座、文化层堆积27处。
确认 护城河包围着城池
具有突破意义的是,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遗址北部初步确认了“仓包包城墙”和“北城墙”两道新的三星堆时期夯土城墙,并在城址范围内发现多条古水道。
雷雨介绍,“仓包包城墙”位于遗址东北部,现地表尚可见一条长400余米、宽20~30米、高约1米的土埂。
“北城墙”位于遗址北部,紧临鸭子河,地上部分已不存,残长210米、残宽约15米、厚1~1.5米,东端与月亮湾城墙北端呈直角相接。如将北城墙现存部分东西直线延伸,可与东城墙北端和西城墙北向延长线相接,故该段城墙有可能为三星堆时期城址的北墙。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介绍,在早期的东亚大陆,城址主要有三种类型:石头城、土城和水城。在长江流域,包括三星堆在内,往往多是水城。许宏介绍,“水城”的防备采取城壕并重、以壕为主的策略。而“壕”,俗称护城河。
三星堆古城核心区域 现南方最大商代建筑 神秘身世猜想 宗庙、宫殿 还是府库?
上世纪20年代末,农民燕道诚在陶沟时偶然发现的一坑玉石器,“泄露”了三星堆古城的秘密;上世纪60年代和80年代,大规模的发掘使得三星堆蜚声海内外,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
目前发现的这座新遗址,在三星堆中处于什么地位?
在三星堆遗址的制高点——高出周围地面3米以上的遗址西北部二级台地青关山上,考古人员发现一处大型建筑基址群。根据省考古院的勘探结果,建筑基址群均系人工夯筑而成,现存面积约16000平方米,其中第二级台地现存面积约8000平方米。
在基址群内,被考古专家编号为“F1”的一座大型红烧土建筑基址,无疑是此次考古的最令人关注的发现,面积超过800平方米,东西两侧似有门道。“F1”大约由6~8间正室组成,分为两排,沿中间廊道对称分布,正室面阔6~8米、进深约3米,中间廊道宽5米左右。
考古人员介绍,根据地层叠压关系、包含物及建筑形制判断,“F1”的使用年代大约为商代,是迄今为止发现的面积仅次于安阳洹北商城一号宫殿基址北正殿的商代单体建筑基址,也是中国南方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商代单体建筑基址。
勘探结果显示,在“F1”以北并与其同层位的青关山第二级台地上还分布着大面积的红烧土与夯土。“这些现象提醒我们,这里存在着三星堆各时期的高等级建筑,表明青关山台地很有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是三星堆古城的核心区域之一。”雷雨称。
昨日上午,着名考古学家李伯谦、孙华、雷兴山、徐天进,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院长张弛、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等33位国内考古界权威专家学者现场勘测和论证。
新发现 引爆四大争论 “F1”是作何用处?
神秘的“F1”有着怎样的身世?由于目前的发掘程度有限,建筑的性质尚存疑问。在论证会上,考古专家给出了三种观点:宗庙说、府库说和宫殿说。
“宗庙说”:宗庙,是古人供奉历代君王、举行祭祀的地方。曾经参与1986年三星堆考古发掘的四川大学教授林向推测,该建筑位于古城遗址的最高点,很可能是宗庙、神殿之类的建筑,不像是活人居住区。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张懋熔也认为,该建筑“估计是祭祀用的”。“它和祭祀有关联,发现象牙、玉璧,倾向于祭台更合适一点。”
“府库说”:府库,是收藏文书财务和兵器的地方。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刘绪教授认为,这个城池建筑跟豪华宫殿、普通建筑都不一样,建筑呈长条形,两头开门,两侧没有门。建筑中间是通道,两边有不少面积差不多的小房间,这种设计作为府库比较合适。
“宫殿说”:此外,还有人提出,该建筑可能是三星堆时期的宫殿。
特意烧制还是建筑垃圾?
雷雨介绍,在该建筑存留的墙基内外,各有一排密集分布的疑似“檐柱”遗迹,绝大多数为长方形,共计170多个。墙基和“檐柱”底部均由红烧土块垒砌,且呈锯齿状,之间夹杂大量卵石,红烧土块大多形似砖,似属异地预制。“红烧土比较坚硬,用它作为墙基,可以起到防潮的作用。”雷雨说。
这些红烧土是从哪里来的?雷雨介绍,在建筑基址附近,考古人员曾于1984年发现过红烧土倒塌痕迹,但迄今尚未发现陶窑。“这些红烧土有没有可能是来自其他建筑的建筑垃圾?”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徐天进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没有内柱房子如何撑起?
考古人员发现,虽然在“F1”的墙基内外各有一排密集分布的疑似“檐柱”遗迹,但目前并未发现用作承重支撑的“内柱”。
“如何解决支撑问题?这还是个谜。”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指出,一般建筑每隔4米之内就应该有内柱,该建筑南北跨度约15米,但内部没有明显柱洞。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雷兴山指出,可能是类似于望京楼夏商城墙遗址及殷墟所采用的先挖坑、再填土夯打的地基建造方法,以斜墙作为支撑墙。
何人如此“奢侈”?
雷雨指出,这些玉璧、石璧和象牙,可能是房屋修建过程中举行奠基仪式而埋下的。“这些物品多破碎的,很有可能是故意砸碎。”
多名专家均表示,虽然该建筑的性质尚未完全明确,但可以肯定是当时的高规格建筑,可能是最高统治者使用的地方。
专家说法 林向: 三星堆毁于洪水 于是有了金沙
昨日,曾主持参与1986年三星堆遗址发掘的四川省考古界泰斗级人物、四川大学教授林向也出现在专家论证会的现场。林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三星堆古城曾是长江上游文明的核心区域,代表古蜀文明权力中心。而在三星堆古城毁于洪水后,权力中心都邑才转移到成都市区,形成金沙遗址。
与多名与会专家的观点类似,林向认为,此次三星堆的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意味着三星堆考古工作进入到新的时代。“这里一定会有更惊人的发现!”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徐天进表示。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秋痕

一处仅次于殷墟的大型单体建筑基址出现在三星堆,伴随着象牙、玉璧和石璧的出现,考古人员震撼了、兴奋了。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起国内考古学界的聚焦。

新发现引爆四大争论


图片 1

“F1”作何用处?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出土的石璧。

神秘的“F1”有着怎样的身世?由于目前的发掘程度有限,建筑的性质尚存疑问。15日,来自全国的33位考古专家来到三星堆进行论证。在论证会上,考古专家给出了三种观点:宗庙说、府库说和宫殿说。

图片 3

“宗庙说”:宗庙,是古人供奉历代君王、举行祭祀的地方。曾经参与1986年三星堆考古发掘的四川大学教授林向推测,该建筑位于古城遗址的最高点,很可能是宗庙、神殿之类的建筑,不像是人居住区。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张懋熔也认为,“它和祭祀有关联,发现象牙、玉璧,倾向于祭台更合适一点。”

锯齿状的大型建筑基址。

“府库说”:府库,是收藏文书财务和兵器的地方。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刘绪教授认为,这个城池建筑跟豪华宫殿、普通建筑都不一样,建筑呈长条形,两头开门,两侧没有门。建筑中间是通道,两边有不少面积差不多的小房间,这种设计作为府库比较合适。他推测,这座建筑可能是三星堆古城的一座府库,即王室专用的仓库。

图片 4

“宫殿说”:此外,还有人提出,该建筑可能是古蜀王国的宫殿。

1月15日,青关山发掘出的大量象牙。摄影张磊

尽管F1的性质还未得到最终答案,但专家们一致认为,这座迄今为止发现的面积仅次于安阳洹北商城一号宫殿基址北正殿的商代单体建筑基址,是商代中国第二大单体建筑。无论它是祭祀、宫殿还是府库,都只能供当时的最高统治者使用。

@华西都市报:

特意烧制还是建筑垃圾?

“‘亚’字形建筑基址里有象牙,有玉璧,还有石璧,看起来有点像是宫殿。”近日,三星堆发现“古蜀宫殿”的消息传出,国内30多名考古专家齐聚三星堆。专家表示,“是不是宫殿不敢确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里是都城的一部分。”

据介绍,在该建筑存留的墙基内外,各有一排密集分布的疑似“檐柱”遗迹,绝大多数为长方形,共计170多个。墙基和“檐柱”底部均由红烧土块垒砌,且呈锯齿状,之间夹杂大量卵石,红烧土块大多形似砖,似属异地预制。“红烧土比较坚硬,用它作为墙基,可以起到防潮的作用。”雷雨说。

一处仅次于殷墟的大型单体建筑基址出现在三星堆,伴随着象牙、玉璧和石璧的出现,考古人员震撼了、兴奋了。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起国内考古学界的聚焦。

这些红烧土是从哪里来的?雷雨介绍,在建筑基址附近,考古人员曾于1984年发现过红烧土倒塌痕迹,但迄今尚未发现陶窑。“这些红烧土有没有可能是来自其他建筑的建筑垃圾?”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徐天进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昨日,“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著名考古学家李伯谦,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还有陕西和西藏的考古专家三十余人,齐聚三星堆,对这一发现进行“诊断”。

没有内柱 房子如何撑起?

{专家云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