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多家银行密集输血地方经济:定向财政刺激时域信号分明

  据媒体报道,日前,中国农业银行向上海市政府提供2500亿元的信用贷款,引来业界“新一轮财政刺激”的解读。

前瞻性地看,专家认为要摆脱“经济增速下滑——微刺激——小幅反弹——再下滑”的循环圈,避免年年打“下限保卫战”,就需要改革宏观调控方式。

每经记者 金微 发自北京

  除农行之外,国开行最近也动作频频,在十几天时间里,先后与江苏、河北、青海等多省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以加大对这些省份的支持力度。

改革;刺激;中国经济;市场主体;政策措施

日前,中国农业银行向上海市政府提供2500亿元的信用贷款,引来业界“新一轮财政刺激”的解读。有消息称,这些贷款将用于迪士尼乐园项目以及支持实施上海自由贸易区所涉城市改造和升级工作。

  对此,相关专家认为,如果农行与上海的合作只是一次商业行为的话,国开行与江苏等地的合作,更多的可能侧重于政府层面,体现了财政刺激的属性。但是,与地方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是否就意味着是一种政策刺激手段呢?

上半年经济虽然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但是中国并没有采取强刺激措施。7月16日,中国的“经济中考”已经揭晓,上半年经济增长7.4%的成绩符合多数机构的预期,而二季度增速0.1个百分点的小幅回升,反映出经济缓中趋稳的态势。中国半年来出台的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各项政策效应正在显现,中国应对新常态阶段性特征的政策措施经受住了考验。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上述支持只是农行对上海六大领域金融扶持的一部分,双方在8月6日签订了协议。与此同时,国开行最近也动作频频,在十几天时间里,先后与江苏、河北、青海等多省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以加大对这些省份的支持力度。

  事实上,当经济局势严峻时,无论是否出台经济刺激政策,都不应当过于敏感。对当前中国经济来说,是否需要出台经济刺激政策,李克强总理已经在“区间论”中作了明确要求。也就是说,一旦经济增长突破了“下限”,就可以出台经济刺激政策。反之,如果突破了“上限”,就要采取紧缩政策。

图片 1

昨日,相关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说农业银行与上海的合作是商业行为,那以国开行为主的政策性银行向地方发放贷款,则更体现了财政刺激经济属性”。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继续任凭经济下滑,就可能突破“下限”。在这种情况下,依据经济发展实际及其趋势,出台一些有针对性的刺激政策和措施,是完全必要的。

深改革 用放权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有外媒引述消息人士称,农行向上海市发放的这笔巨额贷款相当于上海去年GDP的12.5%,即大约人民币2478.7亿元。昨日,农行有关人士向外表示,8月6日与上海市政府签订的是授信额度协议,并不是实际发放的贷款,并且这些授信额度也不是全部给迪士尼项目的。农行没有回应具体的授信额度,也没有回应2478.7亿元的数字是否准确。

  关键在于,只要谈到经济刺激,有些人就会立即与2008年的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挂钩,并提出质疑。必须承认,“4万亿”刺激政策的出台,在有效应对金融危机的同时,由于政策的力度、准度、尺度、角度等方面没有把握好,也确实产生了许多负面作用与影响。特别是货币超发和房价快速上涨,给此后经济政策的调整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和影响。但是,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当年“4万亿”刺激政策存在一些问题,此后就不能再出台经济刺激政策了。

过去半年,中国面对国内外风险交织的局面,保持定力,稳中有为,在改革与增长间力求平衡,多项重要改革和部署稳步推进,亮点频现,为“全面深化改革”奠定了良好开局。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商业银行之所以作出如此大量授信主要还是从商业角度考虑”。

  实际上,虽然经济形势一直比较严峻,经济数据也日益恶化,新一届政府成立以来,却显得十分稳重,既不盲目出台刺激政策,也不回避出台经济刺激政策,而是用“区间论”来进行衡量与把控。既然经济形势和经济数据都有可能突破“下限”,又为何不能未雨绸缪、及早防范,按照经济形势发展的实际与要求,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经济刺激措施呢?

中国政府一改对经济增长率的“刚性追求”,将全年增长目标设定为“7.5%左右”——“左右”两字,带给外界的不只是耳目一新之感,其背后更是经济结构性改革背景下宏观调控思路的转变。

事实上,除了农业银行与上海市政府签订合作协议,国家开发银行最近也是动作频频,在短短十几天时间里,就与多省政府密集签订合作备忘录。

  关键在于,所采取的经济刺激政策,一方面,要有利于实体经济的复苏;另一方面,经济刺激手段必须有利于市场化进程和改革步伐的加快,有利于释放改革红利。如果就刺激而刺激,而不从市场化和改革的角度出发,将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结合起来,经济刺激政策的负面作用与影响就会加大。

新一届政府始终始终强调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不断为市场经济“松绑”、创造有利于市场竞争的宏观环境。今年以来,一系列简政放权的改革举措,特别是行政审批“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的推行,进一步管住了政府“闲不住的手”和向企业“乱伸的手”,为市场主体松绑,让市场发力,各类企业发展所需要的公平竞争环境加速形成。

作为以发债为筹资主渠道的债券银行,国开行是仅次于财政部的第二大发债体,又有“第二财政部”之称。近期,除了密集与各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诸多地级市与国开行省分行也步入了“热恋期”。

  近一段时间以来,财税、金融“双箭齐发”,竞相出台了扶持小微企业的政策措施。应当说,这完全符合当前的实际情况。而鼓励保障房建设、棚户区改造以及加大中西部地区铁路建设等,也有利于国民经济整体复苏。需要注意的是,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和扶持,要适当扩大范围,并且确保各项政策能够不打折扣地落实到位。

李克强总理7月初在湖南考察期间指出,要继续下好简政放权的“先手棋”,深化商事制度改革,规范政府的权力清单,探索建立市场准入的负面清单。

银行对地方大规模的支持,或与中央政策的导向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