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起草文件照搬照抄还出现多处错误 被行政事务警告

囫囵吞枣脱离实际

江西公开曝光4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

摘要:
11月28日,中央纪委公开集中曝光了六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虽然大家可能都已经看过了案例的具体情况,但单就中央纪委的这个举动来说,这可是首次。说个大事儿。11月28日,中央纪委公开集中曝光了六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虽然大家可能都已经看过了案例的具体情况,但单就中央纪委的这个举动来说,这可是首次。就在两个月前,中央纪委办公厅曾印发了一则工作意见,并宣布“全面启动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工作。”仅仅两个月后,中央纪委开始曝光!栽在了八个字上提到中央纪委,大家第一反应往往是“打大老虎”,但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先来看一下本次被曝光的人员名单。内蒙古自治区扶贫办原党组书记、主任刘忠诚福建省莆田市海洋与渔业局局长陈国华江西省抚州市人社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能华,市人社局原党组成员、医保局局长孔咏春湖北省黄石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原负责人谌宏辽宁省大连市发改委原主任顾强甘肃省财政厅农业二处原处长金中上述几人不是因为敛财被曝光的,而是因为这八个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以辽宁的顾强为例。划重点,“在市领导十几次批示提出要求后,市发展改革委仍未引起足够重视,没有及时积极采取措施阻止事态继续发展,取而代之的是反复请示报告”。中央纪委的通报中也表明了态度:这些受到处理的党员干部,有的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和上级要求照本宣科、生搬硬套,行动少落实差,甚至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有的对群众呼声麻木不仁,对解决群众实际困难和问题推诿扯皮、敷衍塞责;有的不尚实干、不求实效,不担当不作为不负责,作风拖沓,慵懒怠政,甚至弄虚作假;有的为发文而发文,文件照抄照转,检查考核搞形式、走过场、不求实效。据政知君观察,这是中央纪委首次这样大规模集中曝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但苗头早显。在中央纪委集中曝光前,青海、浙江、福建、重庆、山东、辽宁等省份已经陆续对当地的典型案例予以披露。今年以来,中央纪委针对扶贫领域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予以了曝光;就在本次集中曝光名单之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还连续推出《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画像》系列报道。中央部署背后这陆续披露典型案例的背后是一项中央的重大部署。今年9月,中央纪委办公厅曾印发《关于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工作意见》,全面启动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工作,重点整治四个方面12类突出问题。注意到没有,第一个要整治的就是“严重影响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影响中央政令畅通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突出问题”。集中整治的背后有现实背景。比如这几年打落的大老虎中就有不少人属于此类,如陕西省原副省长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消极应付、严重失职失责”;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在重大问题上发表违背中央精神的言论,不认真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官僚主义严重,庸懒无为”。不仅如此。大家还记得十九大后中央第一轮巡视之后么?针对那次巡视,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在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上提到,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保证全党统一意志、统一行动、步调一致前进。那次巡视的重点,就包括“检查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情况”,后来的巡视反馈显示,不少被巡视地区都存在一个问题——落实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到位,比如:福建“落实中央有关重大决策部署存在差距,对中央赋予的一些先行先试政策统筹谋划不够,推进落实不够到位”河南“执行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够到位,存在扶贫攻坚精准不够、作风不实等问题”四川“落实打好脱贫攻坚战、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等中央有关重大决策部署不够到位”贵州“落实打好脱贫攻坚战、守住生态底线等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够到位”辽宁“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辽宁工作重要指示精神不到位,思想不够解放,关键领域改革滞后;消除薄熙来、王珉恶劣影响不彻底”山西“推进转型综改进展缓慢,脱贫攻坚不够精准、不够扎实,防污治污工作存在短板,执行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有关制度不严格,扫黑除恶不够有力”自2018年10月至2020年12月在中央文件下发之后,各地的部署也在陆续展开。比如11月6日,天津市召开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部署推动会;11月21日,北京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研究关于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实施意见;11月28日,青海省也召开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工作动员部署会。针对中央的文件,各地也作了不少细化。政知君注意到,山西省纪委监委制定了《关于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实施方案》,提出要重点整治六方面26个问题,新增落实管党治党责任等方面,提出要重点整治当“好好先生”、党内政治生活原则性战斗性不强,肃清腐败流毒不彻底,政商关系不亲不清,“带病提拔”等突出问题。在官方报道中,并未提及本次中央纪委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时间。不过,天津方面把时间定在了“自2018年10月至2020年12月,在全市范围内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总之一句话,中央政令必须畅通

“红头文件”咋成了“空头文件”

为进一步正风肃纪,近日,江西省纪委对4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公开曝光,这4起典型问题分别是:

对中央精神只做面上轰轰烈烈的传达,口号式、机械式的传达,不加消化、囫囵吞枣的传达,上下一般粗的传达;在工作中空喊口号,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热衷于作秀造势;单纯以会议贯彻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做表面文章、过度留痕,缺乏实际行动和具体措施。

1.德安县人社局干部陈少峰起草文件照搬照抄问题。2017年5月,陈少峰在起草《德安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系统精准扶贫行动实施方案》时,绝大部分内容照搬照抄上级文件,未结合当地实际细化举措,且多处出现错误,影响工作落实,造成不良社会影响。2018年4月,陈少峰受到政务警告处分,负有领导责任的县人社局副局长陈丽华受到诫勉谈话处理。

——摘自中央纪委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
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工作意见》

2.丰城市城管局市政园林处主任邹井斌、市水利局防汛办主任王双平等人慵懒怠政慢作为问题。2017年6月,丰城市孙渡街道办事处向丰城市政府提交了《关于解决丰联社区聂家组民生问题的报告》,请求解决丰联社区聂家组区域内的雨污水排放问题。丰城市政府办及时将该问题批转市城管局、市水利局处理,但邹井斌、王双平工作拖拉,公文处理不及时;市城管局原局长朱海龙、分管副局长徐晓霞,市水利局局长周水华、分管副局长鄢忠清,丰东灌区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朱积军等人思想麻痹,跟踪问效不够,致使递交的报告流转时间长达7个多月,请求事项迟迟未能解决,在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2018年5月,邹井斌、王双平等7人均受到诫勉谈话处理,市城管局党委、市水利局党委分别向丰城市政府党组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并被通报批评。

空喊口号,能推行的政策被“截留”,能落实的举措被“挂起”;囫囵吞枣照抄上级方案,未结合当地具体情况,出现多处错误,层层签字背书,层层不负责任,多道程序却造出漏洞百出的扶贫文件……这样的怪事就发生在江西省德安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精准扶贫工作中。

3.新干县城管大队长孙宏博、副大队长张小刚以罚代管乱作为问题。2017年8月至11月,孙宏博、张小刚在处理金川镇违章建筑中,在明知对方没有取得规划、国土审批手续的情况下,违反规章制度和工作程序,简单地以罚款形式代替审批和监管;同时对违章建筑没有及时采取措施制止,造成违章建筑既成事实。2018年3月,孙宏博、张小刚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为落实中央和江西省、九江市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政策,2017年2月,九江市人社局在全市人社系统开展精准扶贫行动,提出了20项具体措施,要求各县结合实际,及时抓好贯彻落实。德安县人社局在单位领导签字传阅后,就把起草全县人社系统精准扶贫行动实施方案的任务交给了刚进入单位、不熟悉政策的人秘股干部陈少峰。

4.会昌县洞头乡党委委员、常务副乡长胡恩泰,县生态公益林场龙须岽分场场长范伟忠履职不力不作为问题。2018年3月,外来人员在洞头乡官丰村村民租赁的竹山内开办竹纤维加工厂(位于县生态公益林场龙须岽分场管护区域),在未办理任何审批手续且无任何污染防治设施的情况下开工生产。4月17日,该加工厂工人操作失误,导致浸泡池内危险化学品烧碱溶液泄漏,造成当地山坑小河严重水污染。在此期间,胡恩泰作为洞头乡驻官丰村领导、范伟忠作为生态公益林管护单位负责人,环保意识淡薄,履行监管职责不力,未组织对辖区内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和环境安全隐患情况定期巡查、检查,未督促排污单位落实环境污染防治措施,导致排污单位失去监管,发生严重水污染事件。2018年10月,胡恩泰、范伟忠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