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扫雷行动”助大学生远离互联网金融诈骗

《中国青年报》深度调查部主任刘万永以几个贷款人深受催贷困扰的案例,警示大学生,因一时的需求陷入不良贷款后,会承担怎样可怕的后果。

“我的朋友以前给我发过一个链接,告诉我可以免费领茶几,只需要交邮费,我相信了,然而交完邮费并没有收到茶几。”山东协和学院的崔同学曾遇到过两次“只需交邮费即可领免费产品”的情况,都没有收到产品,后来他再也不相信了。梁璇提醒同学们“不要贪图小便宜,别抱有侥幸心理,对‘圈子’和‘熟人’也要保持警惕”。

现在刘浩看清了晨读“社团”的实质:一步一步给你推销培训,课程费越来越贵。

“蚂蚁老师”周晨晨为同学们总结了8个“扫雷”妙招:“不要拿养老钱去投资;不要借钱投资和理财;不要看别人赚钱就盲目跟进;不要外借证件,不要乱签合同;电话、QQ、微信等不要轻信他人身份;不要透露密码、验证码,不乱点链接;不要‘拆东墙补西墙’,债滚债更还不起;不要投资自己都不懂的项目。”

“扫雷行动”由中国青年报社、支付宝和网商银行共同发起,将把金融知识送到全国100所学校。过去的近一个月,“扫雷行动”已经走进山东英才学院、山东协和学院、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山东交通职业学院、潍坊学院、潍坊医学院、日照职业技术学院、青岛职业技术学院、淄博职业学院、齐鲁师范学院、武汉华夏理工学院、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湖北工业大学工程技术学院、武汉交通职业学院、武汉生物工程学院、汉江师范学院、荆州职业技术学院等17所学校,互联网金融安全媒体讲师团成员与支付宝专业讲师周晨晨,通过案例分析和提供建议,希望帮助同学们远离互联网金融诈骗“雷区”。

目前,中国青年报社与蚂蚁金服正在联合举办“扫雷行动——金融消费者保护计划”,将在全国各地的100所学校举办互联网金融安全知识讲座。互联网金融安全媒体讲师团成员、《中国青年报》天津记者站记者胡春艳曾采访过天津数百名学生遭遇“培训贷”事件,她在讲座中指出,在这个案例中,大学生参加培训,用个人名义贷款交培训费,无法定性为培训机构诈骗,因为培训机构确实提供课程。由于资质问题,这些培训机构大多不是在教育监管部门注册,而是在工商部门注册,因此难以对课程质量的好坏进行认证。因此大学生在遇到课程质量低的问题时,想退款也非常困难。

“扫雷行动”期待“扫尽天下浊”

“扫雷行动”助大学生远离互联网金融诈骗

张超不想让这5888元“打水漂”,“如果实在不能退钱,我肯定还是会去上课,不然太浪费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毕若旭 来源:中国青年报

潍坊学院团委书记张晓静表示,“扫雷行动”与每一位大学生息息相关,“在互联网时代,大学生们应该掌握金融安全知识、提高风险意识、增强自我保护能力。这次活动可以帮同学们‘扫清’互联网金融诈骗‘雷区’,希望同学们理性消费、安全消费。”张晓静说。

实习生 刘俞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毕若旭 来源:中国青年报

王玉突然觉得手机里那个黄色图标的App格外扎眼,它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可能把她拖进深渊。

在“扫雷行动”湖北站,互联网金融安全媒体讲师团成员、中国青年报社河南记者站站长潘志贤向同学们揭秘了电信诈骗的四大“套路”,即冒充相关人员、假借网购退款、伪基站群发消息和发送“钓鱼网站”链接。同时,他也向同学们介绍了警方总结的常见电信诈骗术和应对方法,并且告诉同学们:“别抱侥幸心理、擦亮睁大眼睛、控制个人欲望、护好私人信息、保存相关证据。”

5年前的夏天,胡舟初到河南一所高校读书。一张传单上的宣传语吸引了他:初入大学校园的你是否对未来感到迷茫?来听一场讲座,聆听老师、学兄学姐的指导,打破迷茫。

讲师团一行和郑州工商学院团委老师朱卫琪一起查看了王玉下载的App,其中的兼职项目包括
“电话卡代销”“实体微商赚钱”“投票任务”“点评任务”“收徒任务”。App中没有开发者信息,客服一栏也没有联系电话。

互联网金融安全媒体讲师团成员、中国青年报社记者梁璇从自己采写的作品《被“猫腻”阴影笼罩的体育人》说起,讲述了一家互联网体育O2O公司集资诈骗事件。她介绍,这家公司旗下的一款App以健身行业私教O2O教学服务起家的模式,吸引了一些退役运动员、体育老师及高校学生成为平台“私教”,能“带课”又能“赚补贴”。后续他们响应公司“让数据漂亮”的号召,投入大量钱财“支持线下业务”“帮公司上市”……直到今年年中,他们等到的是课时费与平台补贴均无法提现的结果。她总结:“时髦的创业概念、受骗教师成为‘传声筒’、不知情媒体传播、有线下业务等‘四招’,使教师和学生‘入套’,借款‘投资’。如今,这些‘投资人’负债累累。”

剧情总是惊人的相似,胡舟参加的培训课程也没离开“成功学”。

“不贪占小便宜、别抱侥幸心理、擦亮睁大眼睛、控制个人欲望、护好私人信息、保存相关证据,记住这些,遇事多考虑。希望各位同学都能远离各种套路校园网贷和电信诈骗。”潘志贤说。

“金融风险随时都存在。对于还在学校的学生,可能参加培训就是一次金融风险;而对于毕业生来说,风险更是处处暗藏,比如租房、存款、买房、消费、创业……”互联网金融安全媒体讲师团成员、中国青年报社深度调查部记者卢义杰和在场的大学生一样是90后,为了让学生们意识到金融风险其实离自己不远,他从自己被骗的经历说起,以“过来人”的经验警示大学生要注意提防身边的“雷区”。他认为,几乎所有的风险,都来自信息不对称和让人改变原有思考方式的诱饵,比如“免费、便宜、利润”等让人放下戒心的“理由”。

一个“互相激励”的集体

互联网金融安全媒体讲师团成员都是亲身采访报道过“套路贷”、网络诈骗事件的资深媒体人,了解类似案件的案情经过。讲座上,《中国青年报》河南记者站站长潘志贤讲述的案例中,有的是借款利息极高,借款人到期后还不上款,放贷人就会推荐新的贷款人,每个放贷人都要扣掉利息,借款人只能借新贷还旧贷,身上的贷款越来越多;也有的是轻信了身边的熟人,把个人信息借给别人用于贷款,最后自己辛苦还债。

“为什么大学生更容易成为网络诈骗的对象呢?”不久前,互联网金融安全媒体讲师团成员、中国青年报社官微运营室负责人李丽在“扫雷行动——金融消费者保护计划”(以下简称“扫雷行动”)山东英才学院站向同学们发问。

培训和比赛之间,还穿插着培训班老师的个人演讲。每次一听这些演讲,刘浩就哭得像个泪人。“每位老师都很有故事,他们来自农村,从小生活艰苦。自从接触了培训课,人生就‘开了挂’。”配着煽情的音乐,老师讲述他们当初就像现在的学员一样,自己没有钱,家人也不同意自己花钱报名参加培训,他们就和朋友借钱,度过难关参加培训。

不久前,王玉在一个初中同学群里看到一条链接,一名同学推荐说,点进去下载App,就可以线上做兼职赚钱。她不仅下载并注册,还实名认证、上传了自己的身份证照片。这个原本在她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举动,突然让她产生警觉,是因为她参加了“扫雷行动——金融消费者保护计划”(以下简称“扫雷行动”)活动。

李丽从《中国青年报》全媒体平台发表的《“裸条借贷”衍生出色情产业链》《天津数百名大学生落入变相培训贷连环坑》《校园贷之后,“美容贷”又盯上了年轻人》等报道展开,总结出现在一些大学生消费心理不成熟、法律素养不高、金融常识缺失等现象,因而成为网络诈骗的主要对象。“一些大学生会相信高收益、低风险的理财,但‘天上可以掉馅饼’是不存在的。”李丽说。

一场优劣莫辨的培训

在7场活动中,互联网金融安全媒体讲师团与专家用触目惊心的真实事件,警示大学生远离互联网金融“雷区”。

互联网金融安全媒体讲师团成员、中国青年报社深度调查部主任刘万永,以《步步惊心,看你怎样“被贷款”》为主题进行讲座。他举了四川一位少年陷入“培训贷”后自杀的案例,触目惊心。“诈骗套路多,同学们一定要擦亮双眼,签署任何合同时,要反复阅读,一旦签署,则要保存证据。”刘万永说。

一些高校学生反映,有的营利机构以学校社团的名义,在高校中组织晨读活动的现象出现在多个不同省份。他们的真实目的各不相同,较为常见的是借晨读来推销培训班。这些机构首先会培养一批“种子”学生,以学兄学姐的“过来人”身份吸引新生,宣传集体晨读的好处,有些“种子”学生还以自己作为宣传范例;随后,在集体晨读活动中,培训的真实目的才会逐渐“暴露”。

图片 1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范雪 实习生 刘俞希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有些晨读“社团”里,不是每个人都想为培训花钱。这些同学会被晨读“社团”组织者一对一“谈心”。从家庭状况开始聊起,到学业、社交、生活,甚至性格,学长学姐的“话疗”就像人口普查,把每个人的家底都聊个透,再“对症下药”。胡舟记得,农村背景的学生是晨读“社园”的重点“约谈”对象。“你内向、不自信,他们就说,来了这里你就能更有勇气,能认识新朋友;你家庭条件不好,他们就说你要学习如何讲孝道报答父母……”

“扫雷行动”由中国青年报社与蚂蚁金服共同发起,旨在让金融安全教育覆盖更广泛的人群。近日,活动先后在郑州科技学院、洛阳理工学院、河南工程学院、郑州澍青医学高等专科学校、郑州工商学院、郑州成功财经学院、商丘师范学院举办,4000多名大学生现场聆听讲座,新浪微博话题#扫雷行动#阅读量达881.8万人次。

吴越的同学张超,在学兄学姐的“围攻”下“服了软”,“头脑一热”交了5888元的寒假班培训费,但第二天就后悔了。当他提出退课时,培训机构却以“名额已预定”为由拒绝退款。当时是8月,距离寒假班的开班时间还有近半年。

以前看到网上曝出大学生被骗取钱财的新闻,郑州澍青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李璇总是瞟一眼就过,觉得事不关己。听说一位学生干部借用同学信息贷款,事发后学生干部“消失”,同学只能自己偿还贷款的案例,她半开玩笑地指着旁边的班长说:“这就是我们班长,我以后都不敢跟她玩儿了。”

刘浩借遍了自己的朋友圈,只筹集到1000多元,他先把这些钱交给了培训班,但距离5000元的总费用还差得远。刘浩“实在没办法,最后借到家里去了”。但无论刘浩怎么跟父母阐述课程有多么好,他们都不信,还说刘浩被骗了,劝他不要再去参加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