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符号能力与等级分化

符号能力与等级分化 发布时间:2007-07-19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
宫进忠点击率: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原始社会末期,社会生产力有了很大的发展,逐渐产生了生产资料私有制,为阶级的产生提供了可能性。在氏族内部或部落之间的冲突中,氏族酋长、军事首领、祭祀等利用职权,将多余公共财产据为己有,成为富人,有些氏族成员由于某些原因逐渐丧失生产资料而沦为贫困者。就是说,由于所占有的社会财富不同,人们被归入不同的阶层或阶级,处于不同阶级的人将有着不同的思想观念。
法国乡村教士梅利叶认为,有些人利用强权、暴力、权术、阴谋和诡计,有些人强使别人尊敬自己,甚至崇拜自己,有些人变成世界上最富裕、最有权势和最可怕的人,这就是宗教、法律、仪式、职衔和封号的发端和起源。(北京大学哲学系《西方哲学原着选读》)
这只是看到了等级起源的一个侧面,并且是阴暗的一面。我们要问:是什么原因或属性使得人们形成了不同的等级?笔者认为,人的符号能力的差异也许是导致等级分化的最初的本质的根源。
可以用一则寓言来说明人的符号能力在阶级分化中的作用。
“太初的时候,神创造天地。地上全是水,无边无际,水面上空虚混沌,暗淡无光。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光就出现。第二天,神说:‘要有穹隆!’……”在神说这些话的时候,有的人用文字记录,有的人用图像表现,有的人用工具制作。神根据每一类人对人类的贡献,分别让他们成为僧侣、贵族和平民。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人站在一旁什么也不干,只是学着神的样子发号施令,神微笑着说;你就做我的儿子,当人间的王。
而巴比伦登天塔寓言则简略地说明了人类种族的起源。符号、符号能力和阶层分化符号是人类认识能力的凝固形式。按照从低级到高级的顺序,人类符号可分为实物工具、图形图像和语言文字,与三种符号相对应的人类功能分别是生存、交往和延智。不同的人对这三种符号的运用能力差别是非常巨大的,因而也常常决定了他们在人类社会群体中所处的等级地位。工具的出现,使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而刻划符号的出现,又导致手工艺人与普通劳动者分离开来。庙宇文字的出现,促使社会产生出僧侣阶层。韦尔斯在《世界史纲》中指出,文明的萌芽和庙宇的出现,在历史上是同时发生的,这两者是一回事。城市共同体是围绕着在播种季节杀人祭祀的祭坛而出现的。与庙宇有关联的,是一些男女僧侣和寺庙的奴仆。他们穿着与众不同的服装,构成城市居民的一个重要部分。他们是新的种姓和阶级,是从市民中有智慧的人中吸收进来的。除了祭祀和历法活动外,记录的符木也保持在古代庙宇里,文字是在庙宇里开始的,知识也是在庙宇里。早期的僧侣又是医生和巫师。世界上最早的文明是僧侣政体。苏美尔的早期统治者全是僧侣,而国王则是僧侣的首领。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早期历史中,神和僧侣的地位较高。从考古资料考察符号能力与等级分化前300万至前3000年人类文明发展年表时间
文化分期 文明形态 等级分化前300~200万年 坦桑尼亚奥尔多旺文化
粗糙地砸碎的石核与石块 采摘前50万年 周口店北京猿人 石器、骨器、用火
采摘、狩猎前20~5万年 尼安德特人 莫斯特式工具 日常用品随葬前5~2.5万年
克罗马农智人 骨器、石臼、骨器上的浮雕和刻线 戴驯鹿项链的骷髅前1.5万年
阿席林期文化 彩绘卵石 前1~0.5万年 新石器农耕时代
磨光石器、农耕、驯养家畜、陶器制作 原始贸易-5500~-3600年 埃及巴达里文化
铜石并用 原始公社逐渐解体-5000~-4000年 中国仰韶文化 彩陶纹饰
单人仰身直肢葬-4300~3500年 西亚埃尔•欧贝德时期 陶器、铜器
规模巨大的神庙-3500~-3100年 埃及涅伽达文化Ⅱ 王徽与王衔符号,象形文字
国家形成、阶级分化-3520~-3100年 西亚乌鲁克时期 图画文字
塔庙建筑-3100~-2700年 西亚捷姆迭特-那色时期 楔形文字
出现男女奴隶记录、国家形成-3100 中国龙山文化 陶轮制陶
父系氏族社会、台式城墙-2700~-2371年 西亚苏美尔时代 石板铭文
神庙、奴隶制城邦-2686~2181年 埃及古王国时期 金字塔
君主专制确立-2371~2191年 西亚阿木德时代 王室铭文
向君主专制过渡-2300~1750年 南亚哈拉巴文化 陶轮制陶、使用文字
城市文化、国家形成-2181~2040年 埃及第一中间期 碑记铭文
统一王国瓦解、第一次贫民、奴隶大起义-2113~-2006年 西亚乌尔第三王朝
青铜时代 乌尔纳法典、中央集权强化-2070~-1600年 中国夏王朝
铜器、陶器、玉器、骨器
中国最早的宫殿建筑基址群,面积达1万m2-1900~-1600年 希腊中期米诺斯文化
青铜时代、线形文字 王宫建筑-1792~-1750年 西亚汉诺拉比时期 制订法典
君主专制确立-1600~-1066年 中国商王朝 甲骨文、金文
25km2都城遗址从前300万年到前3000年人类文明的进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文明形态与等级分化之间的密切关系。尼安德特人把死者的武器和装饰品放置在死者的身旁。尸体常被置于远离生活区,可能是认为死亡具有传染力。在法国发现了克罗马侬人的骨骼,在其周围放着大量贝壳和穿孔的动物牙齿。在靠近施特拉斯堡的地方,一个戴着驯鹿牙齿项链的男性骷髅被发现。可能是最初的最原始的人类等级分化。农耕文明的出现,开始了原始贸易。铜石并用的埃及原始公社逐渐解体。象形文字的出现,对应着国家形成和阶级分化。韦尔斯指出,很显然,那些在早期狩猎人生活中相对说来无足轻重的分子,如巫医、神龛守护人、术士,随着庙宇和记事文字的出现,他们作为社会发展的一个部分,已成为极其重要的人物了。在中国商代,巫在政治上是一股重要的势力集团。所有的“民事”都要涂上“神事”的色彩,巫对一切军国政事都起着直接或间接的支配作用。以巫为首的祝、宗、卜、史等专职人员,组成庞大的巫职机构,支撑着参政议政功能。有许多卜人、贞人,专管占卜事宜。殷墟出土的大量卜辞,就是商代后期王室的占卜记录,它为后世的汉字发展奠定了基础,同时成为重要的历史文献资料。到西周时期,史官的地位有了很大提高。太史掌管天文历法的观测制订,文献典籍收藏整理和科技文教,熟悉国家政令典则,常在周王左右以备咨询。内史及小史和外史起草诏令,出纳王命,成为王室的近臣。(朱绍侯主编《中国古代史》)语言文字对于人类历史的重要作用语言是人类信息交流和传达情感的最好方式,所谓“歌之不足而舞之蹈之”。仓颉造字,始作书契,以代结绳,结束了中国无文字的历史,功莫大焉。中国有句古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半部《论语》治天下”;在西方,诗歌被认为是通过诗人说出的神的声音;海德格尔说“诗人自己站在诸神和人民之间。”猴子所能掌握的只是技能,不是技术,它们使用的工具也不能说话。当史前人拣起一把毛刷来表达他的群体成员将要表达的内容时,人类的进化就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当我们的祖先发明了一些语词用来表示建筑的阶梯时,人类的进化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文化是以使用符号为基础的现象体系,它包括行动、客体(工具及由工具制造的物品)、观念以及情感等,而语言则是人类符号能力的最重要的形态。欧洲语言哲学开山祖洪堡认为,“语言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而一个民族的精神就是他的语言。”语言在西方现代哲学中有着至高无上的甚至是本体论的地位。在哈贝马斯看来,语言是唯一使人类超出大自然的东西,人们最初的语言表达了普通的、非强迫的交往意向。人的行为分两个层次,一是目的—手段性的技术经济行为,服务于征服自然、提高劳动生产力;二是交往行为,这是主体间通过符合协调的作用,以语言为媒介,通过对话达到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一致的行为。
海德格尔在《形而上学导轮》中认为,要追问存在问题,就要把存在带入言词,语言干脆就是入乎言词的存在。此在以言词就存在者之存在为存在者命名。人之所以能使用工具而劳动,能脱却利害而游戏,都借助于语言。语言不仅仅是人的能力之一,也是人的天性。语言与每个人也与人的社会命运攸关。讲到存在,就离不开语言。“语言的命运奠基于一个民族对存在的当下牵连之中,存在问题将把我们最内在地牵引到语言问题中去。”在《致人道主义的信》中,“存在在思中形成语言,语言是存在的家。人栖居在语言所筑之家中。思想者与诗人是这一家宅的看守人。他们通过自己的言说使存在的开敞形乎语言并保持在语言中。”
伽达默尔在《科学时代的理性》中指出:“语言不是供我们使用的一种工具,一种作为手段的装置,而是我们赖以生存的要素,而且我们永远也不能把它客观化到使之不再围绕我们的程度。语言是先于一切经验而存在的。”
德里达在《播撒》中认为,柏拉图称“写”为Pharmakon,其价值源于一个只说不写的神,话语象征着太阳、生命、父亲和灵魂,写则被喻为死亡、儿子和肉体。文字的唯一用处是唤醒“理念”的记忆,但它在实现这一使命时,因其与言语的疏远,却起了两种相反作用。Pharmakon在希腊文中有“药”的意思,忠实的记录理念,便是良药,反之,则是毒药。苏格拉底是只说不写的哲学家。西方哲学史的延续性、直线性、同一性统一在所谓好的写,它使传统文化意义延绵不断,解构好的写无疑是使传统语言结构解体。”言语的声音转瞬即逝,记忆亦无法长期保存,文字似乎是唯一的希望。人类智力发展的进程
皮亚杰认为在思维发展进程中,人类会用愈来愈复杂的框架去组织各种信息以便去了解外部世界。从儿童智力发展的研究中,他看到了存在着四个各自分离的不同质的阶段。第一是感觉运动阶段,其智力要依赖于感觉和身体运动平衡;第二是前操作阶段,开始说话,发展其符号再现能力,符号与其对象之间难以区别;第三是具体操作阶段开始具有控制逻辑操作能力,把事物进行分类,涉及分类的等级观念;第四是形式操作阶段,不再以实际物质对象或事件作为唯一的思考对象。这对我们研究原始思维的特征提供了类比的可能性。
由于原始文化没有文字记录,对于当时人的思想状况,只能依据考古资料的推测的现存的原始部落的类比。
旧石器时代,人们开始使用石器和火,使得在严酷的自然条件下,自身的生存能力有所提高。周口店人在死者身旁撒上红色的铁粉,可能意示着对血液和生命的追问。较后期的尼安德特人按照一定仪式埋葬死者,并用工具和牛骨陪葬,表明具备了初步的支配观念。
新石器时代,弓箭等武器出现,哨笛等乐器发明出来,原始交易已经开始。但仍然是万物有灵论、互渗律和巫术论的世界,万物都是神的创造,人不过是服从其意志的奴仆。由于没有精确的语言,人还无法把他的思想和感情传达给别人,因而也就无法采取一致的联合行动。在这种生活里,还看不到产生任何神学、哲学甚至迷信或臆测的地盘,幻想的怪念和荒诞的想象都属于个人的和片刻的。
到了青铜器时代,随着语言的成熟和完善,人们之间的交流日益加强,逐渐形成文化共同体,组织社会成员进行协调行动的社会等级体系便应运而生,且不断强化和细化。
应当指出,本文所提出的观点在如今的社会现实中似乎根本看不出来,甚至完全相反,孰不知,“上帝已死,饿死诗人,”思想者被扔到历史的垃圾堆,影视明星成为家喻户晓、腰缠万贯的“大腕”,娱乐节目主持人成为“当代文化英雄”?但本人认为,从人类历史演化的角度来看,这很可能是一个短暂的“偶然事件”,其出现与“技术复制时代的传媒”即电视的发明不无关系。
2007.02.10.

图片 1古埃及文字
发源于尼罗河地区的古埃及不仅给我们留下了举世闻名的金字塔,更重要的是它灿烂辉煌的文明。古埃及存在了三千多年,采用君主专制政体,在文字、天文历法、建筑等方面都有建树。
古埃及文字是什么
古埃及文字创于前3500年,是一种称为圣书体的象形文字。这种文字是人类最古老的书写文字之一,多刻在古埃及人的墓穴中、纪念碑、庙宇的墙壁或石块上,所以被称为“圣书体”。
1799年,法军上尉皮耶-佛罕索瓦·札维耶·布夏贺(Pierre-François
Xavier
Bouchard)在尼罗河三角洲的港口城市罗塞塔(Rosetta,今日称为el-Rashid)发现了“罗塞塔石碑”。石上刻有三种文字,分别是圣书体、世俗体和古希腊文。历史学家一直不明白石刻上“圣书体”的意思,直至1822年,法国学者尚-佛罕索瓦·商博良第一个理解到,一直被认为是用形表义的埃及象形文,原来也是具有表音作用的,这重大发现之后成为解读所有埃及象形文的关键线索。
埃及文字由表意符号、表音符号和限定符号三部构成。
表意符号是用图形表示词语的意义,特点是图形和词义有密切关系。例如:表示水就画了条波形线≈,画一个五角星“★”表示“星”的概念。
表音符号是为了把词语的发音表示出来,取得了音值。例如:猫头鹰的图形用作音符时,读[m]音,已失掉“猫头鹰”的含义。表示门闩的图形符号,代表
音,而另一个表示小山坡的符号,则用来表示[k]音。
限定符号是在表音符号外加上一个新的纯属表意的图形符号,置于词尾,以表明这个词是属于哪个事物范畴的。限定符号本身不发音。例如:在象形文字中,“犁杖”和“朱鹫”这两词的音符完全相同,都有两个辅音组成,读音为hb.区别词义的方法是:在hb后分别加上表示“犁杖”和“朱鹫”的限定符号。把表意符号、表音符号和限定符号适当组合起来,便可构成完整的句子。
古代埃及文字的形体的演变可分为四个阶段:
1、象形文字:我们所知道的最早构成体系的古埃及文字材料,是象形文字,这种文字体系产生于公元前3000年。
2、祭祀体文字:为实用和方便起见,书吏又将象形文字的符号外形加以简化,创造了祭祀体文字。
3、世俗体文字:它是祭祀体文字的草写形式。与祭祀体文字对比,世俗体文字的连写形式更简单,已不具有图画特点,它的书写方向保留了祭祀体文字的传统。固定从右往左。
4、科普特文字:它是古埃及文字发展到最后一个阶段的文字,深受希腊文、圣经文学的影响。
古埃及象形文字怎么书写
为了使书写美观,古埃及文字的书写顺序都不一定,可以向上写也可以向下写,可以向右边写也可以向左边写,在每行开端都有一个人头或者是动物头,面部面向的方向就是释读的方向。碑铭体常出现于金字塔石碑和神庙墙壁上,有时为使文字具有对称之美,往往将字由两边写向中央,在发展过程中失去实用价值,成了装饰文字。僧侣体文字很像我国的草书,书写快捷,起初为僧侣使用,后来专用于书写宗教经典,外形与碑铭体很不相同,但内部结构完全一致。大众体又称书信体,到托勒密时期成为主要字体,是僧侣体的进一步简化,但内部结构没有改变,广泛用于书信、文学著作等日常文化活动。

《圣经》中记载的伊甸园的故事,一直是西方世界的一个著名神话。根据《旧约·创世纪》记载,上帝耶和华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类的祖先男人亚当,再用亚当的一个肋骨创造了女人夏娃,并安置第一对男女住在伊甸园中。上帝吩咐他们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们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们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死。”然而,夏娃受到蛇的诱惑,偷食了禁果。作为惩罚,上帝把亚当和夏娃赶出了伊甸园,并且让他们的后代“要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他归了土;从此需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到食物”。

这真的只是一个传说,还是人类文明起源的一种隐喻呢?

第一章 文明的起源:人为何为人?

万物皆有源起。人类究竟从何而来?大家都会说,人类的祖先是大猩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种类人猿。这当然也没错,但是这是生物学上的起源。人之所以为人,自然是与猩猩、猿猴有某种本质上的区别。这种区别是什么?这种区别是如何产生的?

1、走出非洲

关于人类的起源,众说纷纭。现代的分子人类学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人类起源于同一个在非洲的祖先。在大约13万年前,这个“祖先”的一群后裔离开了他们的家园非洲,向世界各地迁徙扩散,并逐渐取代了生活在当地的土著居民直立人的后裔早期智人,从此在世界各地定居下来,逐渐演化发展成现在的我们。这就是著名的现代人起源的“夏娃假说”。

然而最初的人类只能说是一种稍有“文化”的动物而已,他们不是生来学会“定居”,也根本不会“劳动”,称不上是一种成熟的文明。然而正是这种“文化”上的区别,让人类与其他猿类近亲、野兽猛禽产生了本质上的区别,也让人类具有了成为“万灵之长”的资格。所谓“文化”,我的理解就是人类社会创建并代代相传经验、知识的能力,这种能力并非是靠基因习得的天赋,而是后天学习的结果,这种能力让人类得以传承、进步,这种能力让人类得以点燃文明的火种。

神技能“文化”的获得,并不是靠人类的一蹴而就,而是通过漫长的演化过程。人类学家根据工具界定人类文化的阶段。

2、旧石器时代

公元前100万年,人类最早开始使用工具,一直到公元前1万年,这一段漫长的时期被称为“旧石器时代”。旧石器时代的人类以“狩猎-采集”为基本生存方式,并不生存食物。这种原始的生存方式,决定了人类的人口由自然环境所决定。就好比草原上狼的数量,由兔子的数量所决定一样,自然界的平衡如同一条铁律牢牢束缚人类的扩张。旧石器时代的人类,发明了取火、控火的能力,并且还产生了语言,并运用语言来传承知识。早期的宗教也在那个时期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