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上合组织安全合作重要成果:成功制止数百起恐怖袭击

廖进荣表示,面对四大威胁和挑战,上合组织正在制定相应措施,认真加以应对。

他指出,首先,上合组织自成立伊始就把打击“三股势力”作为主要目标,持续不断开展系列协调打击行动,有力地遏制了“三股势力”在本地区发展、蔓延,同时根据本地区安全形势新的变化调整充实扩展合作,把打击跨国犯罪、维护信息安全等作为合作目标。

图片 1

中国公安部:上合组织正制定措施应对域内四大安全挑战

中新社青岛6月8日电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以下称:上合青岛峰会)新闻中心首场新闻发布会8日在青岛举行。中国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向中外记者介绍近年来上合组织国家安全合作成果,并就上合组织安全领域合作成就、上合组织扩员后安全合作重点、青岛峰会安全合作方面的重点和预期成果等问题一一作答。

6月8日下午,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在上合青岛峰会新闻中心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上合组织国家安全合作成果。记者任旭摄
“上合组织成立伊始,就把打击‘三股势力’作为安全合作的首要目标,持续不断地开展了一系列协调打击行动,有力地遏制了‘三股势力’在本地区的发展和蔓延。”8日下午,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新闻中心举行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表示,经过多年的努力,上合组织各成员国间的安全合作取得了重要成果,在国际安全局势纷繁复杂的情况下,保证了本地区安全形势的总体平稳。
成功制止数百起恐怖袭击
廖进荣表示,2001年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后就将安全合作作为重要任务。多年来,上合组织各成员国通过加强合作,制止了数百起恐怖袭击案件,抓捕了大批国际恐怖组织成员,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爆炸物,摧毁了很多本地区内的武装分子培训基地。
据介绍,根据地区安全形势的不断变化,上合组织成员国近年来不断建立健全合作机制,推动形成完备的执法安全合作法律基础,安全合作成果显着。
目前,上合组织成员国在执法安全领域已建立起安全会议秘书会议、公安内务部长会议、地区反恐怖机构理事会等一系列会晤机制,分别协调解决不同领域的执法安全问题。同时,在打击“三股势力”、禁毒、边防等执法安全领域签署一系列法律文件,详细规定了执法安全合作的任务、措施、原则、程序和实施规则,为各方开展务实合作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
此外,为提高各成员国的联合行动能力,上合组织近年来还开展了多场联合演习,如“天山”系列反恐联合演习以及网络反恐联合演习等。
地区安全形势面临四大挑战
当前,地区安全形势总体平稳,但也面临着一些挑战和威胁。廖进荣表示,这些挑战和威胁主要来自四个方面:恐怖主义威胁、毒品犯罪、跨国有组织犯罪、信息安全。
据介绍,恐怖主义是当前本地区面临的最突出的安全威胁。特别是国际恐怖组织犯罪出现了很多新的特点,比过去更难预防,恐怖主义回流现象更加突出,周边恐怖形势比以往更加严峻,恐怖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全球范围内蔓延也影响本地区安全。
“反恐合作是本地区合作的重中之重。”廖进荣说,“面对四大威胁和挑战,上合组织正在制定相应的措施,认真加以应对,保证本地区安全稳定。”
谈到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将对上合组织开展安全合作带来怎样的影响,廖进荣表示,印度和巴基斯坦在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后,积极参与到本组织各领域、各层级安全合作机制中,与各方协同、配合良好,上合组织安全合作潜力正在不断增加,安全合作水平达到新的高度。
青岛峰会将制定维护地区安全的新举措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9日将拉开帷幕。本次峰会将聚焦哪些安全问题,达成哪些共识?在回答这一提问时,廖进荣说,制定维护上合组织成员国和地区安全的新举措将是此次青岛峰会的主要议题之一。峰会期间,上合组织各成员国领导人将深入分析国际及地区安全形势,研究应对风险挑战的努力方向,探讨提升安全合作水平、拓展安全合作领域、丰富安全合作实践的具体举措。
“下一步,我们将会同各国执法安全部门,继续秉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推行综合施策、标本兼治等安全治理模式,推动上合组织安全合作迈上新台阶。”廖进荣说。

廖进荣认为,上合组织扩员后的安全合作将承载更大责任。巴基斯坦和印度作为地区重要国家,在维护安全、打击犯罪方面有丰富经验,也令上合组织在安全领域有更大的发展潜力和合作空间。

第二,上合组织强化机制建设,在执法安全领域已建立起安全会议秘书会议、公安内务部长会议、地区反恐怖机构理事会等一系列会晤机制,分别协调解决不同领域的执法安全问题。

廖进荣指出,目前挑战主要来自四方面。恐怖主义是本地区最突出的安全威胁,现在国际恐怖主义出现新特点,回流更突出,周边形势比以往更加严峻,恐怖主义思想在全球范围内蔓延也影响本地区安全。此外,在毒品犯罪、跨国有组织犯罪、信息安全领域也面临新挑战。

第三,上合组织在安全领域注重夯实法律基础,在打击“三股势力”、禁毒、边防等执法安全领域签署一系列法律文件,详细规定了执法安全合作的任务、措施、原则、程序和实施规则,为各方开展务实合作奠定了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