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安徽黄山太平湖确定3处明清遗址 考古使用水下机器人

(原文标题:资兴东江湖库区启动侧扫声呐尝试水下考古调查 图文转自:湖南考古)

安徽黄山太平湖确定3处明清遗址 考古使用水下机器人
发布时间:2014-03-07文章出处:安徽商报作者:纪在学点击率:
“陷巢州”的传说,让很多人知道巢湖水下有一座古城遗址。然而鲜为人知的是,黄山太平湖水下也有明清古城遗址。
3月2~3日这两天,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国家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的科考队员,来到黄山市太平湖水域,展开神秘的水下考古工作。
记者昨从黄山市黄山区文物局获悉,经过3月2日至3日两天的探测,考古队员确定了太平湖水下有广阳城遗址、秧溪街遗址及老龙门乡遗址三处明清遗址。
为这次考古作业服务的太平湖镇工作人员项俊介绍,这次水下考古工作中,来自北京的专业水下考古人员携带专业的水下机器人、水下声呐等先进水下考古设备。作业过程中,考古队员将携带摄像头的水下机器人放入水下,然后通过船上的电脑显示器,可把水下的世界看得十分清楚,而水下声呐则通过声波将水下遗址的全貌扫描出来。两天时间内,考古队员收集了大量资料。
据当地县志文献记载,2200年历史的广阳古城一直是当地县治所在地,另外还有龙门古街和秧溪街遗址。上世纪70年代,因陈村水库建设蓄水需要,当地政府将广阳等地居民迁出,石板街、古祠堂及明清老屋等许多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随之淹没在水下。

湖南开展首次水下考古
发布时间:2014-09-26文章出处:湖南日报作者:李国斌点击率:
9月15日至24日,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常德津市文物局组织考古调查队,在津市开展了湖南首次水下考古调查。通过声呐扫描、潜水探摸,发现古码头、沉船等水下遗迹。
“这是湖南水下考古零的突破,拉开了湖南水下考古的序幕。”9月25日,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此次水下考古调查领队张涛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在澧水津市城区段“试水”
在海洋考古蓬勃发展的同时,我国内湖、内河的水下考古工作也逐渐开展起来,湖北、江西均于2013年完成了初次水下考古调查,受到广泛关注。
此前,湖南水下考古仍是空白。今年,在国家文物局支持下,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出“洞庭湖区域水下考古调查”的科研课题,目的是对洞庭湖区域的水下文化遗产进行摸底。
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选择在津市“试水”,与津市文物局联合,对澧水津市城区古码头一带进行湖南省第一次水下考古调查。
津市东临洞庭湖,由于优越的水陆交通条件,过往舟筏商旅傍津设市,津市由此得名。张涛介绍,津市素有“九澧门户”之称,在明清时期是澧水最繁华的码头。
在澧水津市城区段1.5公里的水域内,经过考古调查队10天的工作,发现古码头2处,及沉船一艘,沉船为小型平头船,长12.3米、宽3.9米。
专门租了一艘中国海事船
“相比陆地考古,水下考古要复杂得多。”张涛告诉记者,要在10多米甚至更深的水下进行调查,首先要租船、寻找潜水员,还必须借助诸多电子设备。
此次,考古调查队专门租了一艘中国海事船,并从云南租来全套设备,有水下摄影器材、水下机器人、声呐扫描仪器、水下照明灯、监控仪等。
全部准备就绪后,首先在调查区域内用船载声呐沿河道来回扫描河底,然后对声图进行判读、分析,如果发现有疑似古代遗迹或遗物如古码头、古建筑、沉船等,则用水下机器人遥控调查或人工潜水调查等方式进行确认。
张涛说,由于调查区域水质浑浊,机器人到水下两米就看不清了,所以后来没有用。
声呐扫描后,在河底发现一个类似船只的物体。为了一探究竟,张涛和3位潜水员潜入12.5米深的河底实地勘查。“水底能见度仅20厘米左右,通过探摸,大致弄清了船的形状。”张涛说,船体有大量螺蛳吸附,因船上覆盖了厚厚一层淤泥,无法确定船上有无文物。
明年将开展洞庭湖区域水下考古
张涛表示,这是湖南首次水下考古,收获很多,在河道声呐扫描、声图判读、潜水作业、资料收集等方面的实践,为将来我国河湖区域水下考古调查和发掘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同时,通过声呐扫描,摸清了澧水津市城区段河底的地形,对地理、水文等学科有重要参考价值。
据悉,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将编写此次水下考古调查的工作报告,报送国家文物局批准,再开展下一步工作。明年,计划在洞庭湖区域开展更大范围的水下考古调查,力争通过几次调查,摸清该区域水下文物的分布状况。
湖南河湖众多,航运发达,沿河有较多河港和码头,历代均有大量船舶沉没,此外还因兴建水库,不少沿河遗址、墓葬被水淹没,水下古遗址和遗物十分丰富。
然而,尚在起步阶段的水下考古,受到人才、设备等诸多制约。尤其是人才,目前湖南既懂考古专业知识又能潜水的,就只有张涛一个。水下考古,任重而道远。

  在做好前期走访的基础上,我们参阅了相关的方志、其他史籍,以及水文、移民等资料,以此确定了声呐船的具体走向和作业区域。经测试,该区域水深多在80—100米左右,将声呐放置在距水面30米深度,才能有效开展工作。本次收集到较多供以研判的声呐图,部分确定了镇区、民房、桥梁、水渠、道路、稻田的具体位置。但是,在使用水下机器人开展水下作业时,却遭遇到水下暗流的干扰,在4.4米处暗流直接掀翻机器人,且迅速将其冲向远端。在采取措施突破暗流层后,到达11米水深处,暗流更加湍急,身躯单薄的水下机器人终究未能突破暗流的肆虐,只能放弃拍摄。

  基于东江湖水体太深,且暗流涌动,不适宜开展正常的水下考古发掘工作,即使实施水下考古调查、勘探,也需要与水文部门等取得联系,明确相关水流层中暗流的来源、形成、强弱等,并对整个系统水资源作出进一步评价的基础上,才能合理地考虑具体实施对兴宁、滁口、东坪、厚玉、坪石等有水下文物遗存的区域进行调查、勘探工作。

图片 1

  资兴市因唐代旧县治位于资兴江畔(今东江湖)而得名,先秦时期属苍梧郡。西汉,先后隶属于长沙国、桂阳郡、荆州刺史部。东汉,永和元年(136)建县,称汉宁,县治设凤凰山前(属旧市乡,已被东江湖水库淹没)。唐代贞观元年(627)属江南西道;咸亨二年(671)改为资兴。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改县名为兴宁,治所设管子豪(今兴宁镇)。民国三年(1914),因与广东省兴宁县同名,复称资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