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入口全毅:国际经济环境的演变趋势与我国经济转型

  • 1
  • 2
  • 3
  • 4
  • 全文;)

  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持续发酵,已经成为影响国际金融稳定和世界经济复苏的一个重要因素。欧盟主权债务危机,从2009
年年底希腊引爆到2010年扩散到爱尔兰,然后影响到西班牙、葡萄牙,继而蔓延到意大利。欧洲债务危机使欧盟国家的金融业遭到重创。伴随危机的不断深化,欧元区生存前景开始遭到质疑,欧盟内部成员国对经济货币联盟的改革方向意见分歧加剧(而法德内部要求回到本国货币的民意已经超过50%),欧洲一体化进程面临不进则退的重大抉择,这场危机对世界经济的潜在破坏性影响也进一步凸显。欧盟债务危机短期内无法解决,主要原因是欧盟目前解决债务危机的思路和方法存在严重问题,尤其是欧盟内部的利益没有得到有效平衡。2011年底欧盟达成财政联盟协定,德国试图将莱因模式推广到欧盟,恢复世界对欧元区的信心。但严格的财政纪律和紧缩政策会延缓欧元区经济的复苏进程,使衰退变得矿日持久。

  实际上,从确立“重返亚太”战略以来,美国对华政策已经开始调整。而美国方面最近的言论和举动,只是落实这一庞大战略的具体步骤。美国战略学界知华派的担忧,是对中美关系现状和未来趋势的真实反应。既然世界大势的风在动、美国利益的幡在动,知华派的心也自然随之在动。笔者与兰普顿和沈大伟先生相识,拜读过他们的著作,很尊重他们的学术素养,只是觉得智者千虑,难免一失:对中美关系这样一个充满复杂性的事物,实在不宜采用线性思维和做出点状式的判断。因为要正确认识中美关系的全局及其发展趋势,必须跳出中美双边的局限,从世界发展的大趋势来把握。

  
更为关键的是,在体系危机爆发后,美联储利用世界货币体系的美债本位制,推出QE政策,向全球货币市场注入更多的美元流动性。过去几年,全球金融市场经过四轮量化宽松——美、欧、英、瑞士等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膨胀了3倍。最近美联储决定减少QE,并非意味美国经济复苏;反而证明,继续使用宽松政策刺激经济的空间已经到了天花板,使用货币杠杆的成本已超过了收益。

  3. 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高位震荡

  明白了这一点,就找到了中美关系的症结:接受还是排斥世界的多极化趋势。美国只有承认多极世界,才会真正接受中国的复兴,中美才有了平等相处的基础。不然,就会冲突不断、渐行渐远。最近美国侦察机在南海的挑衅侦察和CNN对此事的报道,恰恰表明美国对中国崛起的焦虑感和霸主式的傲慢。美国越是施加军事压力,就越会增强中国抵御安全威胁的努力,加速中国乃至东亚地区从经济到政治、安全的“脱美化”。

    进入专题: 中国大战略
 

  

  对美国来说,从“一超独霸”向“两洋格局”发展还可以接受,但要真正实现多极化,承认世界其他国家的平等地位,确实是难以适应。长期拥有世界性的霸权容易产生对权力过度依恋的后遗症,美国显然还没有做好把其他国家作为平等伙伴的心理准备,因而容易把快速发展的中国当成是美国的主要威胁。中国崛起推进着世界多极化的进程,尽管中国发展并没有威胁美国本身,却撼动了美国所主导的全球秩序。因此,无论中国如何解释自身发展的无害,都难免被视为美国的竞争对手。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2013年12月发表一份报告,《全球趋势2030:变化的世界》。报告指出,从危机发生到退出杠杆的时间推测,此次危机还将持续至少10年。危机后的世界可能有四种前景:一是美欧转向国内,导致全球化熄火的大停滞世界;二是美中合作,推动新一轮全球化的大融合世界;三是分裂为经济严重不平等的大分化世界;四是出现非国家行为体主导的世界。在美国的政治精英看来,“‘单极时刻’已一去不复返,国际政治中始于1945年的‘美国治下的和平’即将结束”。这句话与一百年前“英国治下的和平”终结遥远呼应,可见,美国的战略家们已经感到,帝国衰落周期律的死神在敲门了。

  

  什么是世界发展大势?概括地说,就是世界正在走向多极化。在过去100年,美国是整个世界体系的主导力量,代表着一种先进的经济体系,有完整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拥有最大的经济规模、最强的军事力量、最多的盟友,还有强大的美元体系、科技创新能力,建构并维持了一套全球化的秩序,具有丰富的世界治理能力和经验。

  
从法理上讲,二战后根据雅尔塔协定等,中国的合法权益如台湾、钓鱼岛,包括南海,是国际法规定的。这是高于《旧金山合约》的法,规定中国有合法权益,美国也不承认。我的合法权益你非法占有,占到99%,那你说跟中国合作,这叫口惠而实不至,甚至是口惠而行恶。所以我认为,中美如果想合作,美国必须改变态度和行为。关键不在有没有合作的表示,而在于在一种平衡权利与义务的框架下,以分享利益的机制去稳定地推行合作。没有利益分享,就没有合作。

  1. 美国与欧盟主权债务危机继续延烧

  大势难违,中国要有战略定力,耐心等待美国适应世界多极化趋势的转变。对中国来说,也要克服快速发展产生的速度眩晕,不要高估了自身的能力,确定中国的目标只是当好多极化世界中的一员。就像兰普顿先生所期待的那样,美国要重新思考战后其在亚洲的主导地位,中国要重新校正其对力量的理解,那么美中在亚洲就可能达成长期的和谐。看来中美关系只能顺大势而为,这样做才能消除焦虑,减少对抗,保持淡定。▲(作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有人会说,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走完了,是不是轮到中国主导的全球化周期了?我觉得不是。首先,我们不能超越历史阶段,在全球化的退潮期,就憧憬着当弄潮儿。更何况,中国目前还没有主导新的全球化的力量。中国的目标,是推进多极化世界,因此不是一个与美国竞争全球权力的新兴大国。中国的任务,就是当好东亚区域的核心,把东亚发展成为能与欧洲、北美比肩的经济圈。只有当这三大经济圈或更多区域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才有可能再进行一体化的整合,进入新一轮的全球化。新一轮全球化将是一种什么方式、由谁来主导,现在还看不太清楚。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data/58884.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2.4

  应该承认,美国战略学者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至少美国今年以来已经逐步调整了在中国与周边国家主权争议中不持立场的做法,明确表明把钓鱼岛纳入《美日安保协议》的范围,并在行动上介入南海主权争端;一些美国官员还通过媒体,发布要在中国周边加强军事部署和派军舰飞机进入的消息;美国重要智库则发布报告,建议调整对华政策,要针对中国出台新的战略,核心是制衡中国影响力的上升,而不是继续助其崛起。这些事实都说明,美国方面的确在调整对华政策。

  
上述这个“天下三分”的趋势可以概括为,从一超到两洋,再到三圈。以前是美国一超独大,经过一个过渡期,变为两洋战略,现在正在向三圈过渡:北美一个圈,欧洲一个圈,东亚一个圈。“三生万物”,世界将走向多极化。

  美国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也是世界第一的债务大国。美国长期以来拥有严重的“双胞胎赤字”,雄辩地说明美国经济的虚弱体制。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引发金融海啸以来,为刺激经济复苏,美国政府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同时动用财政刺激措施,财政赤字不断突破国会允许的上限。2011
年5月后,美国参众两院就提高国债上限( 14. 29 亿美元)
争论不休,几乎引发债务危机。虽然2011 年8
月2日两党达成增持国债上限的协议,暂时避免了债务危机的爆发,但美国标准普尔将美国政府债务信用评级下调为AA
+
,从而引起美国股市大跌。2011年美国政府债务自二战以来首次超过GDP总值,负债率突破100%。债务上限还可能被突破,虽然不至于发生债务危机,但美国主权债务评级被降低,使得美国的融资成本上升。美国依靠财政刺激经济复苏的步伐受到限制。因此,美国经济复苏的前景仍然不容乐观。为推行再工业化政策,美国国内贸易保护主义兴起,这必将影响美国对外经济政策。与此同时,美元的贬值将对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作为债权国的东亚地区造成巨大损失。

  从世界发展的大趋势来正确认识中美关系

    

    进入专题: 经济环境
  经济转型
 

  在“一超独霸”的格局难以坚持的情况下,美国的战略设计是“两洋战略”。就是以北美自贸区为中心,以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TTIP和跨太平洋的TPP作为两翼,分别主导大西洋和太平洋。美国设想搞所谓高水平的经济合作小圈子,排斥了主要新兴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这也意味着传统全球体系的失效和多极化的加速。

  
随着美式全球化终结,全球化将进入一个退潮期。在老霸主开始退隐,新体系尚未建立的过渡阶段,世界缺少一个能够再次推动全球化的中心地带,所以出现全球化退潮。所谓退潮,是指世界将从倡导和推进全球经济分工,全球产业链,全球价值链,全球贸易体系,全球货币体系,全球政治协商与协作,全球安全框架,全球科技、文化的交流与交融的趋势中转向,各国及各地区在经济、政治与安全事务中,更多地依赖自身,而不是依赖全球合作。具体到这一次的全球化退潮,是指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体系失去了维持运行下去的力量,将会出现“去中心化”或多中心的世界。

  

  王湘穗

  
目前美国对未来世界秩序的设计,是希望巩固并维持以它为核心的“两洋格局”。也就是,以北美自贸区为核心,一边是跨大西洋的TTIP,把欧洲整合起来;一边是跨太平洋的TPP,把西太、东亚整合起来。从世界地图上俯视,有点像一只巨大的蝴蝶:北美那个长带为蝴蝶的中间部分,左边一个翅膀,右边一个翅膀,形成两洋格局。这两洋不是平均布局,据美国的判断,亚太这边分量更大、更重要——这就是希拉里说,要缔造美国的太平洋世纪的原因。一百年前美国偏重于大西洋,侧重于太平洋。美国希望一肩挑两洋:左右逢源,亚欧通吃。

全毅  

  中美关系已至临界点?自美国著名的知华派学者兰普顿今年5月提出这个问题后,在美国战略学界引起广泛关注,许多人都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他们普遍认为,中美关系自2010年开始发生急剧变化。尽管美中关系的根基还没有坍塌,但是美国的主要政策精英日益倾向于把中国看成是美国在全球主导权的一个威胁,而在中国一些精英派别与民众也把美国看作是中国获得应有国际地位的一个障碍。美中关系的一些积极因素受到侵蚀,导致美中可能发生正面冲突的临界点正在接近。

  
可以确定的是,未来世界的大趋势是全球力量格局的多极化和世界体系发展的多元化。不只是地缘政治意义上的多极化,也包括发展路径和模式上的多样化。沃勒斯坦在最近一次访谈中预言,资本主义制度可能很快会崩溃。对这一预言可以继续观察,但至少说明资本主义不会成为唯一的模式,还会有社会主义模式或其他模式成长的空间。人类文明将进入一个百花齐放的阶段,不光是欧美的西方文明,还包括中华文明、欧亚文明、伊斯兰文明,等等。这些文明不会总处于边缘地带,而将成为世界体系中平等的一元。从一超独霸到两洋格局,再到三大经济圈,这是世界大势,中国应该顺势而为,积极推进多极化,而不是幻想自己去当老大。这一点极其重要。谁争当老大,结局定是全球共击之。也就是曹操说的,是自己用火烤自己的蠢举。

  2. 全球过于宽松的货币环境将带来高通胀

  基于以上判断,美国战略学者对中美关系发展表现出强烈焦虑,这是中美关系中出现的新变化。知华派学者人数虽然不多,他们的看法却值得重视。因为与其他人相比,他们的意见更易被决策层所重视。当然,这其中少不了媒体的渲染,比如沈大伟就澄清说他那篇“中国即将崩溃”文章的标题,就是《华尔街日报》所起。

新葡京官网入口 1

  其次是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势力抬头。每当国际经济出现危机或增长放缓时,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趋势都是非常显著的。据世界银行统计,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20国集团中17
国推出或拟推出的保护主义措施大约有78项,其中47项已付诸实施。这些贸易保护措施主要包括提高关税、实施贸易禁令、出口补贴、滥用贸易救济措施以及多种形式的非关税贸易壁垒。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措施基本上都采取补贴等较隐蔽的方式,而发展中国家则更多采取提高关税、贸易禁令等传统做法。特别是贸易救济措施被越来越频繁的使用。因此,美国和欧洲推出新的所谓公平竞争政策,把它叫做竞争中性,并力图将其推荐为国际的准则。2010年9
月美国国会通过了汇率改革法案,美国可以依法制裁汇率操纵国。研究发现,如果美国动用这项法律,未来几年,中国将失去1224万人的就业机会,而美国也会失去181
万人的就业。这是两败具伤的游戏。这些趋势无疑会使中国面临的国际经济摩擦增加。

  中美关系的症结:美国接受还是排斥世界的多极化趋势

王湘穗  

  这是我们非常担心的。

  进入21世纪,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已进入老态初显的退行期,不再是二战后那个雄冠天下的美国,也不是苏联解体后一超独霸的美国了。如今的美国是形还在、势已衰、力未竭的老老虎。美国勉力支撑着唯一霸权国的地位,却要面对一个日趋多极化的世界。多极化世界的行为准则是分担责任和分享权力。显然,美国对此还不习惯。